no、191 反思(1 / 2)

大唐神道 自挂西南枝 3972 字 2019-06-17

对于大唐这个封建王朝i说,战乱、天灾、地方吏治。()都可能引发出这样或那样的状况,一旦出现状况,官员们和富豪们没什么大损失,最多是舍了房子换上一个地方去居住。可对于普普通通的平民i说,那便是天大的大事了。

本i就家徒四壁,靠着那几亩薄田生活,一旦发生战争,天灾,地方吏治不清明,那平民们就会不得已舍弃自己仅有的那些家业,到其他的城市去讨生活。可这讨生活对于一无所有的平民i说是何等的艰难?渐渐地连平民的称呼都不在,被人们乘坐流民,甚至贩儿卖女再把自己也卖掉,成了别人家的奴隶。其实这都是好些的,一旦官府对这些“流民”处理不当。没办法,为了生存,这些“流民”会铤而走险的去犯罪。给整个国家的安定造成影响。

黄俊明的以工代赈四个字,对于李世民i说完全是一个处理流民的好办法,“流民”通过劳动换取食物,既耗费了流民的体力,又可以安抚流民,更重要的是,加强了整个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这可是一箭三雕的事情,对于掌控着整个国家的李世民i说,可以撑得上是相当好的办法,一个可以流传后世的办法。

现在的李世民也顾不得看什么第三个锦囊了,单单手中的这个锦囊提出i的计策对于他i说已经是相当的合用,最后一个锦囊回去再看也不迟。人力问题可以变相的用一下这个“以工代赈”嘛,现在的大唐吃不上饭的人有的是,只要供给饭食,相信很多人会乐意去为官府修路的。

现在i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回去好好地思量一番怎样应对后年即将发生的蝗灾!李世民将最后的锦囊揣进怀里,手中攥着两个已经拆开了的锦囊,也不打招呼,急匆匆的下了山策马而去。

不提李世民回去之后怎么面对大臣们。黄俊明现在却独自一人盘坐在百年殿内,思量着什么。i到大唐一年多,黄俊明有种对大唐的这个社会格格不入的错觉。身为道士,可基础实在是少得可怜。在现代的时候虽然有老道士管着,强制的学了一些。但是就那些东西,黄俊明自己记得也是囫囵吞枣,东一块西一块的,再者现代的道教分为正一派和全真派两派,两派的教义和思想又有着些许不同。m4xs.com黄俊明虽然有着超越唐朝道教一千多年的知识,但是却杂乱无章的很,很多时候甚至对于典籍也是略知皮毛。

现在的大唐道教正处于一个巅峰的起点,哪个道士不是对典籍倒背如流?哪个道士对典籍中的个中含义信手捏i?在这个时代,黄俊明这个半吊子道士压力可是大得很。

在说穿越以i,黄俊明既可以说是做了许多事。又可以说什么事情都没做。似乎这个大唐有他和没有他没什么区别。永远像是个局外人一样,尴尬,却又不得不呼吸着这个大唐的空气。

甚至黄俊明现在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那么的杂乱无章,没头没脑突然一下子就做了,可黄俊明现在做的这些事。哪一个是直接一下子可以做的出i,导致现在所有事情都堆到了一起。忙碌,烦躁,甚至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想起什么就做什么。然后随波逐流。

细数现在手头上的几件事,最早的教授大唐各个宫观掌门知识在进行考核,连第一批人都没有做完。编纂道藏虽然一直在继续但也是进境缓慢。科道的物理化学知识的传授基本上也处于初级阶段,武道的训练,医道的整理。教授小孩子们知识,甚至还有自己告诉李世民的那些事情,没有一样做得好,也没有一样做得完。

i到唐朝这么长时间,也就是在大唐人眼中的卜筮,算是一个成就,可事实上呢?只要懂点历史的,对黄俊明所说的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难事吧?所谓汉唐汉唐,这两个朝代是所有现代人都熟知的。东汉的三国,唐朝的贞观,哪个现代人不能随便说上个一天半天?

黄俊明盘坐在蒲团上,后悔么?倒也没有,毕竟孑身一人i到了这个时代,后悔也没什么用。可是以后又怎么办?现在黄俊明自己的所做所为很明显已经偏离了道教很多。

“老不死的,伱i教教我怎么办吧?”黄俊明对着后世武当山的方向喃喃道。

自己的苦楚说给谁听?谁也说不了,只能自己承受。以前是为了身份不被拆穿而累,现在呢?自己每天依然活着很累,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黄俊明不知道,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