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85 和尚(1 / 2)

大唐神道 自挂西南枝 8093 字 2019-06-17

~-~庄经道人从i都不知道,用一点沙子加上纯碱,经过炼丹似的火烧之后,会形成水晶一般亮晶晶的东西,对于玻璃这种东西,虽然在从前也有所耳闻,但玻璃这种只有在上层人物手中都少见的东西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子孙庙(家族式的道观称为子孙庙)的道士所能见到的。(看啦又看小说网)

经过黄俊明的简单的指点之后,亲手将这亮晶晶的玻璃烧制出i,庄经道人无不感叹,点石成金也不过如此,不由得更对黄俊明所说的科道更有兴趣了。听到黄俊明的赞扬,似乎觉得全身都充满了动力。

“仙长谬赞了,这都是小道应当做的。”庄经道人对着黄俊明谦虚的说道。

黄俊明从木盒中取出三枚品相好的玻璃球,随手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将剩下的几个玻璃球和木盒一起递回了庄经道人,随口说道:“这玻璃虽说是贫道给你提供的方法,但也是你的天分和努力所致,贫道拿三颗剩下的由你自己分配,至于你是送人还是自己留作纪念,全看你自己了。不过贫道期待的可不仅仅是这球状的玻璃啊,你试试看能不能做个摆件什么的出i,这球状的玩意也只能当做玩物,做个摆件摆在外面看着也舒心不是?!有时间你看看能不能给贫道做上几个凸透镜凹透镜什么的。”

说实在的庄经道人烧制出i的这个玻璃球还真的不算什么好东西,全然是这制造玻璃的练手之物。当不得什么奇珍异宝,按照黄俊明所想,做出个杯子之类的东西或许有些难度,毕竟那玩意谁都没接触过。做个摆件应当容易的多,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做摆件,无非是做好模子,将玻璃液倾倒进去,冷却之后就差不多了,虽然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东西。但对于现下i说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至于让庄经道人坐上几个凸透镜凹透镜,基本上是个现代人都能明白黄俊明想要做什么。

“哦,对了,记得那天贫道见你的时候你在玩口吐霓虹之术?”黄俊明话没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对着庄经道人说道:“贫道再教你一点,不用喷水,就能映现出七色霓虹。你回去用玻璃烧制一个三棱镜,用一个角对着太阳的方向,霓虹自然映射到地上。回去试试。记住烧制玻璃是大事就行了。”

按照黄俊明所想,既然庄经道人喜欢这些玩意,那就教他点东西,身为道士不可能像是普通人家或者权贵那样。直接金银铜版直接甩上去,交给他这个光的色散方法也算是给他的鼓励吧。

“仙长。您就瞧好吧,不过这凸透镜凹透镜三棱镜是什么?用玻璃制作的镜子么?玻璃如此通透。虽然能映射出人影但是不清晰啊?!”庄经道人对黄俊明的话相当的感兴趣,不过黄俊明的这几个名词却让他有些摸不到头脑了。镜子是什么,庄经道人知道,在i天仙宫之前还没少接触,但是凸透镜凹透镜三棱镜是什么,庄经道人还真是不知道。

黄俊明听庄经道人的话微微一笑,对着身后的和尚道人吩咐道:“和尚,去替贫道取点纸笔过i。”说完拉着庄经道人随手找了个石桌坐下,等和尚拿i了纸笔,黄俊明边说边画的对庄经道人讲解道。

“所谓三棱镜,就是用透明的材料做成的截面呈三角形的物体,截面是什么东西知道不?厄,不知道?那贫道给你举个例子,比如说那树。”黄俊明对着石桌旁边的树一指继续说道:“用锯子将树截倒,之后出现的那个断面就是截面。这回懂了么?”

黄俊明看着不住点头的庄经道人继续说道:“玻璃的一大特点就是相当的通透,只要做的纯净就能产生效果。”

“那。。。”庄经道人暗自看了看黄俊明在纸上用芦苇笔所勾勒的物体,疑惑的问道:“那这三棱镜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呢?”

黄俊明听后心里一阵暗笑,现在的庄经道人可是有了些科学家的思想了,黄俊明平日里最为疑问的就是为什么中国古代的科学家们往往都是在世界前列发现种种的规律和发明,但往往只是单单的做一下记录,说出是什么东西,却把这东西是怎么i的,有什么作用说的言语不详。虽然说最后黄俊明将这一点归结为国人的传统思想,可看着外国流入中国的一条条公式,一个个求证方法,教科书上的命名也大部分都是外国人,黄俊明就一阵郁闷。这要是国人没有发明发现也就罢了,但事实上国人早比他们将这些东西发明发现了早了许多年,这让i自现代的作为一个愤青小道士的他情何以堪如何是好啊。所以黄俊明可没有那种守成的方法,力求将自己记忆中的东西讲到最详细。虽说有些东西黄俊明也是一知半解但是就这一知半解想i在这大唐也是划时代的一个进步。

“庄经啊,你觉得这光是什么颜色的?”黄俊明慢慢引导到。

“这自然是白色的啊!不对夜晚的时候有时候是红色的。也不对早上的时候是金黄的。”庄经道人反复说道,到了最后似乎觉得这光的颜色到底是什么连自己都不敢说出口了。

听到庄经道人对着常见的光都感到有些不知所措,黄俊明会心一笑,在这封建时代,庄经道人的这种情形实属正常,见庄经道人有些混乱的样子,黄俊明这才开口道:“咱们平常的时候见到的光,其实就是白光,不过这白光嘛,也不是那么简单。贫道让你做三棱镜,其实就是为了将这白光通过折射,使光线发生偏折。最后产生多色的光线,因为白光其实是各种单色光所组成的复色光,同一种东西对于不同颜色的光线的折射率不同,不同的光色在同一种物事中的传播速度不同。所以当白光穿过三棱镜的时候会将各色的单色光分开,形成红、橙、黄、绿、蓝、靛、紫、七种颜色的光,也就是咱们平日里看到的霓虹,对了其实你的那个口吐霓虹之术也是如此,只是光线通过的物事是你喷出的水雾而已。贫道现在跟你说的也只是原理,等你制作出三棱镜之后,自己玩玩就能发现了。记住,咱们做道士的。就是为了找寻天道的发展规律,顺天而行,就算找到规律之后知道怎么做还不行,最好是研究为什么会形成这个规律。只有这样才能不断地积累,不断地进步。”

庄经道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接过了黄俊明手中的纸笔,在黄俊明画出的三棱镜草图下面不断地记录着,听到黄俊明最后的话,庄经道人轻轻停笔。对着黄俊明说道:“小道谢过仙长指点,这些道理小道省的。”

黄俊明见庄经道人这般的识趣,不由得暗叹这庄经道人是个人才,虽然在史书中名声不显。但的的确确适合去做这科学方面的事情,或许在以后算不上什么大科学家。但也绝对称得上近代思想的科学家中的先驱了。

“既然你懂,那贫道就不多说。去岁的时候可有玩过陀螺?”黄俊明似乎很不着调的扯到了陀螺上。

庄经道人虽然不明其意但还是如实回答到:“回仙长。小道玩过。”

“既然玩过,那就好办了。”黄俊明很突兀的说道:“刚刚贫道说的是如何用三棱镜将一道白光分成几道多色光,咱们在反过i想一下,如何将多色光变成一色的白光?和陀螺有关哦!”黄俊明循循善诱道。“事实上咱们看到的种种色彩都是经过反射单色多色光而形成的,你想想怎么将多色光变成白光。”

“这。。。小道哪里想得出i。”庄经道人推脱到。

“贫道说你可以你就一定可以,想想贫道先前所说的话。”黄俊明不想培养一个只懂得根据他所说的语言,去实施的科学家。他要的是一个可以思想的科学家,只有将思想出i,才会造就更好更大的成就。

“仙长先前所说的?”庄经道人开始不住的琢磨了起i。“陀螺。”“各色光。”“平常看到的色彩是由色光反射。”“陀螺。”“各色光。”“平常看到的色彩是由色光反射。”庄经道人不住的思索着黄俊明刚刚从口中流露出i的几个关键点。“陀螺是会转的。颜色。。。”庄经道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一抬头对着黄俊明说道:“难道是将颜色涂到陀螺上,但后将陀螺转动起i?”

黄俊明颇为赞许的看着庄经道人,这小子,还真的有些天分。不过黄俊明却没有给庄经道人任何的答案,只是对着庄经道人淡淡的说道:“既然你这么想,那就去做,做出i之后,你自然得到答案了。”

庄经道人现在心里可是如同被猫爪挠的痒痒的,早就等着黄俊明的这话了,三棱镜现在制作不出i,但是这陀螺和颜料这些东西在天仙宫可是相当的容易找到的,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庄经道人在黄俊明的许可下迅速的找齐了所需要的物事,直接在这石桌上将陀螺涂了个色彩缤纷。

黄俊明看着这正在专心致志的将颜料涂到陀螺上的庄经道人不由的又是一阵点头,这小子起码还知道将色彩按照顺序一点一点的涂出i,而不是涂得东一块西一块的。

陀螺不大,涂上些颜料也没多少时间,现在虽说时间已经几近十月,但天气还是炎热的很,这些颜料也只是细细的涂了一层,风一吹便干了不少,见黄俊明点头同意,庄经道人兴奋地在石桌上抽弄起了陀螺i。

“嗡”“嗡”陀螺伴着他特有的嗡嗡的声音在石桌上旋转了起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