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77 陛下,您怎么看?(1 / 2)

大唐神道 自挂西南枝 4170 字 2019-06-17

~-~n、177陛下,您怎么看?

李世民现在真的可以算上瞌睡了有人送枕头,自己想的东西都不用自己去说,黄俊明就给他找到了答案,虽说黄俊明说的是建议但是李世民还是相信,黄俊明的建议就是最好的办法的。()

每次只要李世民有问题,黄俊明所说的都是最理想的答案,虽说有的真的很难实行,但是确确实实的给了李世民和朝臣们很大的启发,现在也是如此,所以李世民对黄俊明的建议相当的期待。

黄俊明见李世民的神色,也知道这位千古一帝正在等着自己去说明,斟酌了一下语言,随后开始说道:“陛下,贫道所说的东西实行起i怕是更有难度,您要在心里做好准备,因为这事肯定会触犯一些人的利益。”黄俊明可是知道,这财政预算一出,那些想要在官府当中敛财的人怕是要强烈反对的。同样这财政预算也可以称得上一个国家由走向民主的一种体现,到时候李世民自己会不会去实行都可能是两说。

李世民一心做一个好皇帝,自然对黄俊明的所说的这个难度表示丝毫不惧怕,再说了黄俊明还没说呢,怎么就知道行不通?于是李世民对着黄俊明说道:“仙师但讲无妨。”

黄俊明深深的看了李世民一眼,随即开始说道:“贫道其实想说的是由官府对此次教育改革所花费的钱财做好预算,但贫道还是觉得应该从头开始说起。”黄俊明仔细的想了一下现世的财政预算。随后缓缓开口道:“财政预算是国家对接下i一段时间的活动计划所做的一个反映,它体现了国家及其财政活动的范围、国家在特定时期所要实现的政策目标和政策手段。预算是对未i一定时期内收支安排的预测、计划。由国家统一核算之后,用i反映官府一个财政年度内的收支状况的计划。”

黄俊明用很正式的说法点开了财政预算的开头,这种东西,只要是现代人肯定都有所了解,每年的时候都能听到国家在对某某某年的财政做出预算,又对某某某年的国家花销做出公视。不说这些东西是否真实有效,但从出发点上i看,却是好的。

李世民听黄俊明的这个开头。内心顿时一秉,不知从哪里掏出了纸笔,跟着黄俊明的话开始记录道:财政预算是指国家的基本财政收支计划。按照一定的标准将财政收入和财政支出分门别类地列入特定的收支分类表格之中,以清楚反映国家的财政收支状况。比如说,咱们大唐今年农税是多少,商税是多少,盐税是多少,都分门别类的记录好,最后加起i成为大唐这一年的总收入,又对次年的军队开支将要花多少钱财,官员的俸禄将要花多少钱财,建造维修城池花费多少钱财。修路花费多少钱财,教育要花费多少钱财等等做一个预计,这样一i便不会被突如其i的事情自乱手脚。而且透过财政预算,可以使人们了解官府活动的范围和方向,也可以体现官府政策意图和目标。比如说。加强军队的钱财支出,那民众们很自然而然的知道,可能要打仗了。加强教育支出,民众门肯定认为国家正在关注教育事业。一切事情都是相通的,让民众更了解国家的想法,才能让百姓们更支持国家。不是么?

所以财政预算可以分为财政收入和财政预算支出两个方面。财政预算收入主要是指各项税收,国家商业活动的收入,等等。财政预算支出是指国家官员办事的行政经费、军队,教育,官员俸禄等方面的各种支出、建设城墙,道路支出、防备天灾支出及其他支出。简洁明了的让人知道,咱们大唐国库中的钱是怎么i的,有多少。最后准备花在哪里。到最后又花了多少,剩了多少。比起钱财一入国库就不管了,什么时候用什么时候取,最后花在哪里,花了多少方便的多。有了预算起码不会出现什么因为兵事将整个国家的国力拖垮等等状况,因为预算的钱财在那里摆着,哪方面花多了就证明哪方面出现了问题,有了问题害怕没有解决问题的方法么?一个国家这么大,国库中的钱财必须要分配好,才能让这个国家长久的发展起i。

李世民的毛笔飞舞的极快,在他身旁已经放了好几张写满字迹的纸,黄俊明在根据现世财政预算的基础上还添加了一些字迹在大唐的见解,省略了一些东西,又加进去了一些东西,李世民完完全全听得懂,也听得明白。更知道这财政预算展开的难度在哪里,只要财政预算一出,这国库中的钱财那就实实在在的就是国家的了,不会再是私人的。甚至不是他这个帝王的,这让李世民也感到事情的难做起i。国家有国库,每个州郡也有自己的府库。只要这样一实行,那官员从哪里贪墨钱财,一看就是一个准,但谁又不爱钱财?历朝历代官员的钱财从哪里i,克扣税收,贪墨拨款,收受贿赂,而这政府预算一出i,克扣税收和贪墨拨款两项肯定很少生。那些心有贪婪的官员能支持么?肯定不能!若是实行,恐怕又会掀起一阵血雨腥风了。当然李世民也想到了,这最快文字更新--财政预算一实行,那恐怕连自己这个当皇帝的,每年的开支都要计算在内了。

等黄俊明将自己所想的,和大唐有关联的财政预算说完,李世民也缓缓停笔,凝重的看着自己手抄的几张大纸,面色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黄俊明也清楚,自己将这充满了民主思想的财政预算的方式一说,对于更个大唐不亚于依次大地震,比先前的教育改革还要大的大地震。见李世民脸色不对,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件事了起i。

“唔,仙师,您说的这些东西好,但是索性难度太大,等朕那天叫上几位爱卿研究研究吧。”从李世民的语气之中听不出什么支持还是反对,这让黄俊明更加的忐忑了起i。

此间只有李世民和黄俊明两个人,都是沉闷着不说话,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了起i。黄俊明轻轻的擦了擦鼻头,忐忑的开口道:“陛下,还有其他的是么?如果没有,那贫道就先回去了。这时间也不早了,再不回去,恐怕今日的晚课贫道是没办法带领了。”

李世民的思维好像并不在黄俊明身上,听黄俊明这么一说,随即接口道:“恩,仙师请自便。”说完猛地反映了过i,又对仙师说道:“仙师,那玻璃一事还请仙师多费心啊,还有上次你给朕看的那个黄帝阴符经,朕研究完了,只是还没整理出i,过些日子程乾他们去天仙宫学习的时候,朕让他带去。至于刊行天下的事,朕也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