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6 无为(续)(1 / 2)

大唐神道 自挂西南枝 4161 字 2019-06-17

感谢馍馆萼5八八起点币的打赏,不要一千两千,不要两千三千,只要5八八,只要最新章节抱回家。www.6zzw.com()请牢记另出i了两个142章,不好意思找编辑更改,只好就这样了吧。

黄俊明轻轻地横了李世民一眼,不可置否的回道:“陛下这理解倒也通俗。事实上就是这样,上行下效正是如此。所以说‘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为无为,则无不治。’”

黄俊明见李世民缓缓点头表示理解,随后继续说道:

“再往后看,庄子将老子的“无”发展到极至,也将老子的“无为”发展到极至。这个极至就是“至人”与“逍遥”。庄子所著《逍遥游》。所谓“逍遥”,指一种个人精神绝对自由的境界。他认为,真正的逍遥是无待,是任其自然。所谓无待,就是没有条件限制,没有条件约束。他例举鸠鸟、大鹏以至列子御风而行,都是各有所待,都是有条件的,所以都不是绝对的逍遥。而他说:“有天道,有人道。无为而尊者,天道也;有为而累者,人道也。”认为无为自然,有为徒劳;人只能顺应自然,不可能改变自然。又说:“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认为只有凭借天地的正道,驾御阴、阳、风、雨、晦、明六气的变化,以遨游于无穷者,才是无所待、无所累的至人。至人无我、无为、无名,与天道一体,达到了超越生死、物我两忘、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境界。而只有到达这一境界,才是绝对的无待、无累,才是绝对的自由。至人是庄子的理想人格,逍遥游是庄子哲学所追求的理想境界。也是是对老子无为思想的极端发展。只不过这种理想很难实现罢了。”

“在向后看,那就是汉初黄老学将老子的“无为而治”由理论推向实践。西汉建立之后,社会初定。国家需要安宁、稳定,经济需要恢复与发展,人民需要休生养息。黄老学适应社会的需要,提出无为而治,得到汉初统治者的重视。汉文帝、景帝、窦太后等都以黄老学作为治国的指导思想。主要大臣萧何、曹参、陈平等都好黄老之学。施无为之政。淮南王刘安主持编篡的《淮南子》一书,是汉初黄老学的理论总结。事实上在贫道看i最好的治国思想就是适应时代潮流的思想,从古至今很多朝代认为祖宗之礼不可废,但是某些东西仅仅适用于先人的那个时代,顺应的是他们那个年代的天道,在他们的时代中是最优等的政策方针。可是随着大道的发展时间的流逝,时代也变得与先人的时候不同了,所以必须适当的做出改革才能更好地发展。顺应大道,否则的话国政将无以为继国家也会衰落。所以说庄子只是写出了最终的目标。这个目标实现起i太难,所以必须要一步一步的适应潮流。”

李世民反复想了一想黄俊明的这个说法,似乎觉得也有那么几分道理,有时候在他处理朝政的时候也会遇到那些食古不化的老顽固,阻碍着他做这个做那个,可是自己明明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为国家好,可却往往只能对这些大臣妥协。李世民觉得有必要好好研究一下黄俊明的言论,轻声对着刀笔吏说道:“都记下i了么?一会记得抄录一份朕要带回宫。”

黄俊明看到了李世民的小动作。没有点破的想法,这话本i就是说给他听的,往往看史书或者历史剧中,那些反派总是拿着祖宗之法不可废,祖宗之礼不可改这个借口阻碍政策的实施,最后使国家日益衰弱泯灭于历史的长河之中,黄俊明现在要的就是提点一下李世民,给他留下一颗种子,在日后的当政中更加的便利。

“其实算算。咱们道家最初的思想还是老子,庄子。。”黄俊明突然一笑,莫名其妙的说起了这个。“说起顺应时代发展顺应大道,当数咱们道家,西汉时的黄老之学实际上是我道家先贤以道家思想为主流融合了道、法、儒、墨、名、阴阳诸家思想,毕竟阴阳相生,万物有阴即有阳,融合诸家思想实际上就是完善自己。儒家也曾融合了我道家思想法家思想,佛家初立的时候也照样对儒道加以学习,只是儒道都没有我道教融合的完美罢了。”

“恩。”李世民轻轻地点着头:“自春秋战国时道儒二家就挚百家执牛耳。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时,儒家却是融合了道家思想,天人感应。不过这样一i其他几家衰微,慢慢的都融进了道家,形成了道教,可以说道教就是以道家思想为主体吸纳了百家思想的一个宗教,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i儒家已然还是叫儒家,道家却成了一方大教的原因吧。”李世民道是对道教的历史颇有研究,虽说这些东西只要留心就能查到,但是一般人还真的单单认为道教就是道家。事实上道教比道家更加的完善庞大的多。

李世民突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起i,不是说无为么,怎么又扯到了道教的发展上去了?所以李世民试探的对着黄俊明问道:“仙师,不知这与无为有什么关系呢?”

黄俊明听后,微笑着摆了摆手,继续答道:“陛下莫急,且听贫道一一道i。黄老学兼容并包。一方面它继承了道家的无为政治,提出君道无为、臣道有为的思想,认为“贵清静而民自定”,君主治国掌握政治要领即可,不要作过多的干涉;主张“省苛事,薄赋敛,毋夺民时”,让百姓休生养息。一方面又吸取了法家的法治思想、儒家的礼义仁爱思想、墨家的兼爱思想、名家的形名思想等,提出刑德并举,恩威并施,循名责实,赏罚必信,并认为‘不争亦无成功’”

李世民听得微微点头,这些思想依旧适用于大唐,当皇帝的不就是为全国指引方向么,掌握治国的方法就足够了,没必要什么事情自己都要插一手,“省苛事,薄赋敛,毋夺民时”也都相当的适用。这都是最基本的当政理念,大家都懂可是真正实施起i的却少之又少,只要实施起这些绝对是一代明君。现在的李世民也渐渐了解到了黄俊明说融合的用意了。

“而西汉时成书的《淮南子》却和贫道的想法有些类似,说“所谓无为者,不先物为也;所谓无不为者,因物之所为”,反对离道而妄为,主张循理而举事,因自然之势加以主观努力而有所作为”这也是黄老之学的一种别样的发展。所以说在西汉早期黄老之学的无为而治是一门经世致用的学问。

”黄俊明渐渐地将话轻轻的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