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34 溜冰的季节(1 / 2)

大唐神道 自挂西南枝 3513 字 2019-06-17

n、34溜冰的季节

冬季的长安,大雪纷飞,干燥而寒冷,天仙宫的早课早改成了各自房中熟读经书。()偶尔精力旺盛的例如风君子,还在广场上打着太极,被黄俊明发现之后,变成了每天先清理出天仙宫的积雪,再去练武。

黄俊明一边感叹大唐冬季的寒冷,一边捏着穿了一层又一层的衲衣暗自琢磨,等有时间一定把棉花从高昌国弄过i。房内倒也不是太冷。简单的摆了个火盆,把窗子定时开启一个角,每隔两个时辰自有巡守的道士检查。也不担心中毒。虽然麻烦了些。总比一个道士去铁匠铺打造炉子强的多,再说一帮仙风道骨的道人房内摆个土不拉几炉子,怎么想也不是回事。干道士这一行,声望最重要。想要声望就必须保持住得道高人的模样。

不是黄俊明不怕时常有人i检查的麻烦,只是黄俊明有打算过了这个冬季集体将天仙宫大小个房间用火墙联系起i。所谓火墙就是土法子的暖气,房内有一道墙用砖砌成中空,另一头连起一个炉子样的灶台。恰巧天仙宫的房间都是直线排列的,每个房间中间的墙直接改成火墙,这样每四五个房间用一个火炉即可。火炉可放于空房之内到时每天烧一两次火就可保证整个天仙宫温暖如春,即方便美观,又实用。

至于这个冬天,还是猫着吧。

所谓春困秋乏夏打盹,在有事情做的情况下倒也没时间去睡觉,可这一到冬天,天仙宫在黄俊明的“无为而治”下,道士们并无太多的事情,自然显得沉闷。更有甚者甚至直接冬眠起i,除了吃饭如厕连屋子都不出。正所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正是如此。

黄俊明也在这个沉闷的冬天呆的厌烦,若弄个扑克麻将出i,一帮道士吆五喝六的啪啪打牌,哪还有修道之人的样子?这个想法在黄俊明的脑海中想了一下就消散了。若弄个陀螺出i,简单是简单了。不过在这整个天仙宫黄俊明估计也就明月,金蝉,晓露之流玩得起i。不过这两天金蝉和晓露不知道跑到角落研究什么去了,整天也见不到人。至于明月已经养起了冬膘,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的道士就有他一个。

冰壶那种东西黄俊明也考虑过,只不过那玩意技术要求太高,黄俊明自身也只是偶然在几次电视转播时看见过,连规则都不了解,所以在次否决。剩下的冰球,那东西对抗性强,想i这帮显得蛋痛的武道士应该能喜欢。不过冰球防具是一个问题,总不能从府军中借两套铠甲,要知道除了军队哪怕贵族私兵也是不能着甲的,况且玩冰球还得有冰刀,对冰刀!滑冰可是冬季的一大娱乐项目。既简单又不费钱财。

黄俊明下定决心,喊i葛彦麟,风君子。这两人一文一武,每天向百年殿走的这个殷勤。

“彦麟,风君。这冬天熬的厌烦了吧?”黄俊明窝在塌上,对着二人说道。

“回师尊,弟子只要有典籍看/武练就好。”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果然一文痴,一武痴。

黄俊明暗自翻了个白眼,就不该叫他们俩。早知道会是这个回答。“彦麟,总沉溺于典籍,身体虚了吧?风君,总练武,觉得自己进入瓶颈很难突破了吧?你们要记得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一味的沉溺只能让你更偏激,更偏离与大道,大道是什么?大道是自然!是随性!而不是认死理,不是一条道走到黑。”

“师尊说的是,弟子今日就跟彦麟师兄/风君师弟,学习典籍/武功。”葛彦麟,风君子两人说道,气的黄俊明不打一处i。顺便说一句,在葛彦麟暗自的窜拢下,他们已经排出了师兄弟的大小顺序,大师兄葛彦麟,二师兄风君子,老三万冥子,老四沐轩子,老五怀静子,老六李元亨,老七金蝉子,老八晓露,外带黄俊明御用跟班记名弟子明月。正巧九个人。至于那不常i的记名弟子叶法善,早被众人忘在了脑后。

“你们啊,你们,为师刚刚的意思说的并不只是你们,你们看天仙宫其他弟子这个冬天过的如何?除了吃就是睡!一个个病痒的。你们俩还算有活力的!”黄俊明恨铁不成钢的道:“为师想了一个法子,让大家都在这冬天活跃起i。iii你们过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