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7 刘廷(1 / 2)

大唐神道 自挂西南枝 3439 字 2019-06-17

n、17刘廷

“多谢壮士救命之恩,不知壮士如何称呼。()”黄俊明拖着流血的身体走到射箭的汉子前躬身说道。

那汉子见黄俊明受了伤,还向他行礼,连忙拖出黄俊明的手:“兄台不必如此,在下长安刘廷,今天这事只是举手之劳,当不得如此大礼。”

“贫道多谢刘壮士了”黄俊明疲惫的对着刘廷说道:“还请壮士稍待,贫道的童子,身首异处。贫道得让他完整的回去。”

黄俊明顾不得止住身上不断流淌的血,走到被他抹喉的刺客身旁,捡起清风沾满了泥土的头颅默默走回马车,轻轻扶上了清风惊恐圆瞪的眼。摆在尸体的脖子上,做完这些黄俊明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瘫坐在尸体旁。

万冥子爬上车,叫下被吓得瑟瑟发抖蜷缩在角落的明月,晓露。默声不响的走到黄俊明身后。两个孩子突然间见到清风千疮百孔的身体和满是泥土的头颅,直接尖叫起i,随后就扶着马车狂吐。

等明月好容易吐完了,见黄俊明实在没有起身的意思。万冥子便让明月先回天仙宫叫人,自己开始从几个死去的刺客身上一点一点翻找起i。刘廷见黄俊明暂无大碍,正被晓露包扎,起身走到被他射死的刺客首领那学着万冥子的样子翻找起i。不经意间从刺客首领的衣襟中摸出一个小木牌,趁黄俊明和万冥子不注意,悄悄地放在怀中,继续对着没有丝毫价值的尸体翻找着。

大约过了一刻钟,一群道士呼啦啦的从天仙宫的方向跑过i,当前一人正是大徒弟葛彦麟。

葛彦麟冲到黄俊明身边,重重地跪在黄俊明面前不住的磕头。眼泪啪嗒啪嗒滴在地上。却又一言不发,气的黄俊明直想乐。还是叶法善老成持重,对着黄俊明问:“师尊,您伤在那里?重不重?”

黄俊明回答道:“没事,死不了。”随即瞟了一眼清风的尸体,叹了口气:“唉,叫大家带着清风回家吧。”

“师尊,可能行走”叶法善眼见黄俊明用撕裂的儒袍包裹起的伤口依然还渗着血问道。

黄俊明尝试着起了起身,或许流血太多了,黄俊明提不起任何一丝力气,反倒被伤口牵扯的疼:“嘶,不行,走不了了。法善你还是叫他们把马车上的板子抬下i。担着我回山吧。”

黄俊明说完扭头叫着万冥子和刘廷:“万冥,刘壮士,在那刺客身上可有什么发现?”

万冥子和刘廷起身走到黄俊明身边,摇了摇头沮丧的说:“刺客身上除了几个散碎的的铜钱,没有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只不过那弩箭却是出自军中。”

“唔,军中”黄俊明似乎知道了什么,只是不方便说出口。见马车的木板已经拆了下i,便对万冥子说:“万冥,你先去长安令那报个案。这一地尸体被人看见了影响不好。还是让官差替他们敛去。”黄俊明对万冥子说完,又对刘廷说道:“贫道在次谢过刘壮士救命之恩,贫道身上有伤,就不请壮士上山详叙了,况且万冥去长安令报案总也得有个证人,贫道还请壮士帮我天仙宫这一个忙。”

却说天仙宫众道士用马车的木板抬着黄俊明回山,万冥子带着刘廷去报案。在长安城内却有一个人焦急的等待着。

“太子驾到!”突然一声唱诺吓得李元吉差点跳起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