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起单身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1 / 2)

贫道了春 三八住持 7792 字 2019-06-04

在各方协力之下,黄建国总算是买到了一个展位,紧接着就是签证和安排展出行程,这些事情他基本上是含着泪做完的,毕竟金元宝张张嘴,他们这些领工资的就得跑断腿。(手机阅读请访问)

最要命的是这个展位真的是花了大价钱才买到的,而且还不是什么好的位置,能不能起到预料之中效果还很难说。

“毕竟事出从急……只能指望那些人能慧眼识车吧……”

黄经理安慰着下面的人,不过这个情况他也没通报金元宝,因为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家老板这次就是去旅游的,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这帮子人来处理。

用金元宝的意思就是:我们财神金风公司要力争做到蓝星第一,这个过程必然是充满坎坷和阻碍,不是所有困难我们都能预料到的,所以大家要学会随机应变。

呵呵……

我看是你负责随机,我们负责应变吧。

终于在半个月后所有事情安排妥当,黄经理及其团队先行一步去安排展出的事情,在飞机上黄经理不断祈祷:“千万别出岔子,只要展出正常结束我就满足了。”

……

金元宝等人在随后乘坐自家的私人飞机前往m国,下飞机的时候一帮子死党早就准备好了接机。

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金元宝的死党自然也和他是一个德行,毕竟男人的四大友谊,这帮人一起通过窗,也一起……咳咳……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猴子,侯冠宁;这是默克,这是李嘉图……”

一番拥抱之后,金元宝挨个介绍自家死党,一共六个人,人不多,但各个背后家世不俗。

“可以啊元宝,我们都还在玩车呢,你都已经开始造车了,还来参加车展,厉害!来拿着。”

侯冠宁脸上露出阴恻恻的笑容,递上来一叠纸:“这是车模的资料,到时候你看上了哪个直接我说,反正到了我的地盘,绝对让你玩开心!”

此话一出,王雪眉宇之间黑云弥漫,为了避免狂风骤雨金元宝直接摆手:“侯老弟,我来m国是为了办正事的啊。”

“这不就是我们的正事么?拿着啊,跟我还客气个啥。”

侯冠宁一边说着一边还把资料往金元宝的怀里塞,其他人也起哄:“元宝啊,你这样就生份了哈,出来办正事还带个这么漂亮的秘书?”

“额……这是我妻子……”

“不就是妻子么,我……”

侯冠宁脸上轻佻的笑容逐渐凝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卧槽?你结婚了?”

“嗯……是啊,因为事发突然,没有通知你们……最关键的是都不知道怎么给你们解释……”

金元宝脸色十分尴尬,本来和王雪结婚就是突然的决定,最关键的是和这帮兄弟当年就没干什么好事,某次喝高了直接放声高歌,不仅来了一场正儿八经的结拜,还立下誓言定要尝遍花花世界。

现在呢?金元宝直接把婚都结了……

“叛徒!”

这一帮亲友团捶足顿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了一起手拉手,谁先动情谁是谁是狗,你tm一声不响连婚都结了,不行,我们不同意这门亲事!”

“没事,他们就这样,过会就好了。”

金元宝拉着脸都黑了的王雪,生怕老婆一个不高兴直接动手,这可不是他能拉的住的。

这帮家伙严格来说也算是狐朋狗友,不过大家关系确实铁,而且聚到一起的时候就像打开了某个开关一样不自觉地开始脱线,不是化身脱缰的野马,就是变成脱绳的泰迪。

等到他们嚎够了,侯冠宁才站直了身板,走到王雪面前:“那个……嫂子,我是侯冠宁,第一次见面请多指教,你们几个也别嚎了,麻溜地过来。”

“嫂子好。”

“你们好。”

王雪脸色稍微舒展,出于女人的直觉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金元宝的这帮朋友性格也太撒欢了,明显和刘宇不同,那金元宝和刘宇是怎么变成兄弟的?她有点想不通,也不想去想通透。

为了给金元宝一行人接风洗尘,侯冠宁特意包下了世界树酒店的一个餐厅。

世界树在神话中承托着九个世界,不仅有人类所居住的世界,还囊括了神和亡者的世界,而世界树酒店就是采用了这个设计,除了本身的主干建筑,还像树一样在中间延伸出九个圆盘,分别是九个不同的主题餐厅。

包一个主题餐厅给金元宝接风洗尘,那不得不说是还是非常大的手笔。

一路上侯冠宁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将原本安排的那些莺莺燕燕给取消了,所以整个接风宴目的变得极为单纯,就一个字,吃。

灵玄坐在小皇子身边,这次出门,保护小皇子安全的事情自然是落在了他和师父杨东梁的肩膀上,而且小皇子也是用的假身份,毕竟只是跟着师兄们出来逛逛,自然没必要大张旗鼓。

“师侄小哥哥。”夏云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的牛排,又看着灵玄:“我不喜欢吃牛排,我用它换你的龙虾好不好。”

灵玄愣了一下,将自己的澳龙掰开,细心地用灵力将里面肉掏出来放到夏云的盘子里。

侯冠宁看着萌萌哒夏云:“金兄啊,你结婚多久了?怎么连孩子都有了?”

“噗!”

正在喝酒的金元宝直接一口喷出来,这话可不能乱说啊!皇帝陛下的儿子要和我有关系那可是要杀头的!

赶紧解释:“不,那是我的……小师弟。”

“师弟?”

“我拜了一个高人为师,现在嘛,也算半个修炼者。”

说到自己师父,金元宝化身脑残粉,把李辉辉描述成一个不世出的绝代高人,有指着杨东梁:“看到这位了么?他是我师弟杨东梁,那可不是一般的厉害,别的不说,就说他的徒弟,我的师侄灵玄,那也是在我们大夏国古武界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存在。”

“这么牛?元宝啊,我可是也接触过古武世家的,你别想哄我。”

侯冠宁明显不信,金元宝也不废话:“灵玄,露两手给你师公长长脸。”

我看是给你长脸吧。

灵玄白了他一眼,摸了摸自己面前的高脚酒杯,然后仅仅握住下面的玻璃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