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庆功宴(1 / 2)

贫道了春 三八住持 7767 字 2019-05-30

演习最终结果自然是大夏国以一种王者姿态,轻松碾压了伊万国这个黑铁勇士。(手机阅读)

皇帝眼看着屏幕内的最后一辆伊万国主战坦克,被自家的主战坦克怀中抱妹杀之后,这才愉悦的摘下耳机,站起身拍着不敢置信的康斯坦丁的肩膀,呵呵笑道。

“老伙计,承让,承让。看样子是我大夏国略胜了一筹,明年对我大夏国的石油供应可要加量又减价哦~”

康斯坦丁此刻心中像吃了苍蝇般腻歪,听听,这是人说的话么?自己的主坦克毫发无损的全歼了人家含辛茹苦养成的秘密武器之后,还跑过来虚伪的拍着你的肩膀,说自己只是小胜一筹?你家的小胜这么傲娇的吗?

“呼!”

康斯坦丁不愧是凭借铁腕手段闻名于世的真男人,一个字形容,那就是硬!能承受得住各种打击。

于是,他深呼吸了一口,将心中的槽涌活生生的咽了下去,随后故作开怀的大笑道。

“哈哈哈,真是大开眼界啊,你们大夏国有句俗语叫做,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今天我算是领教到了你们新型主战坦克的厉害!你放心,我伊万国还是输得起的!”

“听伙计你这么一说,我开始对明年,后年,再后一年的军事演习期待起来了啊!”

康坦斯丁的脸皮抽搐了一下,合着听你的意思,这往后打算每年都要同我对赌一次?石油价格一年便宜百分之一,一百年之后,我就白送你了呗?

他不是傻子,在听到大夏国皇帝这句话的同时,脑子里疯狂的盘算开来,如此沉吟了三秒之后,脸上忽而露出一丝意味难明的微笑。

“我亲爱的朋友,咱们两国是兄弟国对吧?既然是兄弟国,那就一定要相互护持。这样吧,我现在就可以拍板决定,以后我伊万国出口给大夏国的石油价格,将永久便宜百分之五!”

皇帝陛下内心警铃大作。天下没有白捡的便宜,对方突然扔出这么大一个馅饼出来,你要说里面没有三斤砒霜,打死都不信。

“看样子你是想和我谈一笔交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我这边需要为你提供坦克动力系统的技术支持吧?”

“诶~”康坦斯丁当即摆出孔乙己的态度。“咱们是兄弟,兄弟之间,你拿我个梨,我拿你根蕉,怎么能算交易呢?顶多勉强算个礼尚往来。”

“嗯。”皇帝陛下竟然赞同的点点头,引得他身边的内侍干着急,心想陛下不会脑子发昏,就这么同意了?

他刚想不顾场合的开口提醒皇帝,便听到自家皇帝突然一本正经的说道。

“可是,我不喜欢吃梨。”

康坦斯丁欲哭无泪,你不喜欢吃梨,但我想含蕉啊!

身为一个真男人,字典里自然没有‘放弃’这两个字。重新在心中组织好语言的康坦斯丁刚想接着忽悠,便看见皇帝陛下摆摆手笑道。

“老伙计,庆功宴已经准备好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不如一起参加?”

康坦斯丁内心复杂万千,你胜利方邀请失败反参加你的庆功宴会,这不是往伤口上撒盐么?要不是我俩的交情摆在这里,我都想操起身边的步枪先对着你来上一梭子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可以有更多的机会来套取动力系统的情报,康坦斯丁只好装出欣然应允的样子,轻强颜欢笑道。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邀请了,那我也不客气,走起!”

。。

庆功宴会举办地点是军演基地的大食堂,既然是庆功宴会,自然是参与本次军演的所有将士全都来临,将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的食堂给占满。

按照惯例,皇帝陛下自然要先上台讲一段话,内容无非是标准的官方文本,但场下众将士听的是专心致志,还有好多人眼中甚至饱含着热泪。若大夏国现在正处于生死危机之际的话,李辉辉毫不怀疑这些人会在自己身上绑满炸药包,朝着敌人扑过去!

但李辉辉等人可就没那么多心潮来澎湃了,坐在皇帝陛下亲自为他们安排的位置上,看着面前精致的菜品不停的流口水。

对受够了行军粮口味的李辉辉等人来说,这看着面前的山珍海味却不能动筷子,简直就是世上最大的折磨!

也不知道是不是官当的越大,这种官方客套话就越多?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咽下半斤口水的李辉辉,终于从皇帝陛下口中听到了‘开动’这两个字!

这两个字一出,就好比是裁判员扣动了手中的那把发令枪,李辉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操起身边的筷子便朝着早就眼馋了很久的一个红烧猪蹄冲锋而去。却是与另外一双筷子同时落在了猪蹄上面。

李辉辉眼睛都快红了,猛地抬起头朝着另一双筷子来临的方向看去,想看看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在虎口面前夺食!

然后,他便与一个年纪大概七八岁的孩童来了个四目相对。

那个孩童长的眉清目秀,脸上还带着一点婴儿肥,浑然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

“小朋友,猪蹄吃多了长不高你知不知道?”李辉辉先是英雄所见略同的看了对方一眼,随后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

“哼,尊老爱幼知不知道?我还小,需要多吃点肉长身体!你一个大人,和我这个小孩抢肉吃,丢不丢人!”

那个小孩自然是不信李辉辉的鬼话,撇撇嘴,站在道德至高点上对李辉辉进行鄙视。

“切!”

李辉辉向来不知道视节操为何物,“你有没有听说过,天大地大,肚子最大!尤其是在红烧猪蹄面前,要不择手段,是没有男女老幼之分的!”

那小孩毕竟年幼,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伟光正的那种,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能把这种歪门邪道说的大义凛然。闻言,只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猛烈的抨击,浑身震了震,挣扎着说道。

“可是,父皇不是这么说的,他告诉我,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懂得鲜廉寡耻,做人一定要有君子之风,不吃嗟来之食,不挣不义之财,不抢非己之利!”

“那都是骗小孩......等等!你说什么?父皇?”

“是啊,我父皇,也就是大夏国的皇帝!”

李辉辉那个汗啊,本以为这个小屁孩不过是哪个将士带来和自己一样蹭吃蹭喝的,没想到他居然有个皇帝爹!

“哎呀呀,原来是小皇子,贫道眼拙,一时间竟然没有认出来。来来来,先啃个猪蹄补补身体!”

“可是,你不是说在猪蹄面前,没有男女老幼之分么?”

“本来是没有,可当我知道你有个皇帝爹之后,我突然觉得‘尊老爱幼’简直就是这世上最美的四个字,所以,我一定要把这四个字贯彻到底!”

“......”

再说另一边,咱们的皇帝陛下此刻正陷入无尽的郁闷之中。

原因说来也简单,归根结底全都怪他自己,好死不死的干嘛非要邀请这康坦斯丁来参加庆功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