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皇帝的新招(1 / 2)

贫道了春 三八住持 8229 字 2019-05-30

“徒弟啊,为师想用这招在你身上试一试,看有没有因果拳的效果。(看啦又看♀手机版)”

李辉辉脸上挂着阴恻恻的笑意,惨痛的过往一下子浮现在杨东梁的脑海中,吓得他一哆嗦,浑身汗毛倒竖,

“不要!先不说你这电的威力我能不能扛得住,如果真有因果拳的效果,我那口子还不得生吞活剥了我?”

李辉辉翻了翻白眼,“刚夸你懂事,怎么这么快就怂了?你好歹是个金木双灵根的修炼者,再说了,真中了因果拳的debuff,师父我还不是分分钟就给你解了?这样吧,如果你答应为师做这只‘小白鼠’,我就把这招传授给你怎么样?”

这最后一句话成功地把杨东梁给打动了,他本身就嗜武如命,能得到新功法简直就比娶到新媳妇还激动,当下不再犹豫,直接来到李辉辉面前运功护体,闭着眼睛挺起胸膛活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李辉辉内心一阵愧疚,“傻徒弟不知道这招只有我这种变异体质才能用,唉,以后真的得对他好点了!”

不过愧疚归愧疚,他下手可是丝毫不留情面,只听他大喝一声,“看好了!”

一道犀利的雷电瞬间从他手里喷出,射向了青青手里的茶壶,青青吓了一跳,赶紧甩开了手,然后茶壶裹着噼里啪啦的雷电直接快速飞向了杨东梁。

‘砰’的一声,茶壶应声而碎,掉在地上碎裂成渣,而杨东梁却屁事没有,简直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他听见声响,睁开眼茫然道:“完了?”

青青则秀眉倒竖,怒吼道:“陪我茶壶!”

李辉辉尴尬一笑,先是对青青软语宽慰道:“一会我陪你个纯金的!”

然后他又转向杨东梁赞叹道:“哎哟不错哦,皮糙肉厚挺耐揍,晚上给你加个鸡腿!”

杨东梁担忧道:“然后呢?”

李辉辉坐在茶桌旁好整以暇地品起茶来,“等着呗,看你媳妇找不找你麻烦。”

“好吧。”杨东梁一脸生无可恋。

随后整整过去了十分钟,一点反应都没有,李辉辉满脸失望,而杨东梁却长舒了一口气。

不料正在这时,‘叮铃铃’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瞬间将杨东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他满脸土色,战战兢兢地拿起电话,“喂,媳妇,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亲爱的,晚上回家不?人家专门买了一套情趣内衣......”

杨东梁老脸一红,赶紧挂了电话,然后对着李辉辉说道:“师父,看来这个雷电御物术不能起到因果拳的效果!”

李辉辉叹了口气,“知道啦,刚才你电话没关免提,我们都听到情什么内什么了......”

看着杨东梁一脸尴尬,神庙里又充满了欢快的气息。

只是李辉辉心里满满的挫败感,本来他还想着用这一招让自己的打架能力来个质的飞跃,没曾想打不出因果拳的效果,还是得靠近身肉搏才行。

那么问题来了,以后如果对上练气期或者再往上的修士,谁会给你机会让你近身施展‘因果拳’?

所以起码目前看来,这‘雷电御物术’碰上真正的高手完全是形同鸡肋,唬一唬像金元宝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人还差不多,再或者就表演个杂技,没事给汽车充充电什么的......

不过就在李辉辉失望郁闷的时候,远在帝都的大夏国皇帝却是兴奋不已。

之前军部部部长就对李辉辉改装过的新型车辆诸多赞叹,给皇帝陛下汇报的时候那叫一个口若悬河语无伦次,堂堂一个从军多年的部长激动得像个六七十岁的孩子。

皇帝当时一句话就给怼了回去,“看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传出去丢大夏帝国的脸!”

军部部长被训的满脸通红,为了表达自己所言非虚,直接就安排了一次小型军演。

等到皇帝陛下亲自看到新型车辆的性能跟功效之后,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直接大吼了一句。

“卧槽!”

旁边的部长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提醒道:“陛下,请注意影响,边上那么多人看着呢......”

皇帝陛下兀自不为所动,看着身后扬着沙尘飞驰而过的新型装甲车,嘴里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卧槽!卧槽!卧槽!”

军部部长一脸黑线,赶紧吩咐军事记者:“这段掐了别播......”

记者们点了点头,极有默契地关上了摄像头,不料被皇帝眼角扫到了,又是一通训斥。

“这是彰显国力的大好机会,你们还不赶紧给我好好录下?我们大夏帝国之前一直被别国看不起,我身为一国之君也被他们扣上了‘无能皇帝’的帽子,现在老天开眼,我们大夏帝国终于要扬眉吐气了......给我录!一分一秒都不许放过!那个谁谁谁,让装甲车再跑几圈!”

好吧,‘老大’发话了,记者们哪敢不从?纷纷挑选了个合适的角度拍摄,不过让她们茫然不知所措的是,改装过的新型车辆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几次下来拍摄结果都不理想。

最后没有办法,她们赶紧打电话求助,从总部调来了一套高性能变速摄影机,这才算跟上改装车辆的速度。

年轻的皇帝在看台上足足看了二十几分钟,双眼散发着从来没有过的亮光,只不过却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一旁的军部部长看着他握紧的拳头跟颤抖的肩膀,心里面跟打翻了酱油铺一样五味杂陈。

因为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位年轻的皇帝自上任以来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俗话说弱国无外交,已经数不清楚有多少次了,他堂堂一国之君特地飞往外国建交,居然连他们元首的面都见不到!

而其他国家来访的使臣,区区一个小部长都敢对他傲慢无礼......

这是何等样的凄凉?这是何等样的悲哀?

更别提他的‘背锅皇帝’外号了,虽然说每次提及此事他都付诸一笑,但是他那无声的愤懑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军部部长的眼角湿润了,以至于他内心对这个从未蒙面的‘了春大师’充满了无限的感激,大夏帝国有此人物,真是万民之福!

正在这时,皇帝突然转过头来,“这种改装过后的车辆具体的特性是什么样的?你给我好好讲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