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爱情属于危险品(1 / 2)

贫道了春 三八住持 5673 字 2019-05-12

金元宝再度被挟持上车,车子朝着第二对李辉辉口中的相濡以沫的cp跑去。www.luanhen.com(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很快,车子便停在另一个小区外。这个小区看起来比之前那对老年夫妇所居住的小区还要老旧,灰暗的建筑墙身上彻底沦为了小广告肆虐的地盘,大有广场舞大妈抢占篮球场的气势。要不是贴这玩意儿的人不够高的话,指不定能顺着墙身一路粘贴到房顶上去。

一行四人下了车,躲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静静看着不远处的小区门口,那里有一对年轻男女。

男的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丑不帅,属于铁打的普通人,流水的路人甲,丢进人海里翻不起半点浪花的存在。

女的倒还长的颇有姿色,只是那张不施粉黛的俏脸有两分苍白,整个人看起来也柔柔弱弱的样子,好似纤细的柳梢,经不起半点微风的肆虐。

此刻,这个女的正在替男的整理领结,一边整理的同时,口中还在柔柔的说着什么。

由于距离有些远,听不清她究竟在说什么,李辉辉只好向众人解说起来,重点是对着金少。

“这是一对新婚夫妇,男的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妻子由于身体不好,男的便不让妻子外出工作。为了能让妻子过上好的生活,他一个人打三份工,独自挑起家庭的重担。可是都市生活大不易,尽管他已经足够努力,两人目前也只能住在阴暗的地下室!”

金元宝沉默两许,突然开口问道。

“大师?一个人打三份工会不会肾亏?”

李辉辉愣了一下,随后反手一巴掌拍到金元宝后脑勺上。

“我说的重点是这个么?我说人家一个人打三份工,你问会不会肾亏?你说会不会肾亏!啊!?”

金元宝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表情很委屈。

“我就是好奇嘛......你说他都打三份工了,回来那里还有精力那啥......”

天呐!

李辉辉被气的抚额摇头不止,这家伙已经彻底没救,赶紧来个雷将他劈死算球!

就在李辉辉仰天长叹之际,那对年轻夫妇相互拥抱了一下,随后男的出了小区门,坐上公交汽车上班去了。

那女的默默站在原地良久,直到目送自己的丈夫离去之后,这才返身回去。大概过了十多分钟的样子,她又走了出来,换了身装扮,脸上还画着淡妆。

出门之后,她看了一眼自己丈夫离去的方向,确认丈夫真的离开了之后,悄悄朝着小区后门走去。

众人一看事情好像又有了新的变化,一个个站在原地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人家发现,从而变成无瓜可吃。

金元宝更是像吃了亢奋剂一样,整张脸因激动而变得通红,在花花世界游荡多年的经验在告诉他,这个女的在搞事情!

他迫不及待的拉了拉李辉辉的手,“还愣着干嘛,走,跟上去,我告诉你们,绝对有好戏看!”

说完,也不等众人的回应,一个人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神情猥琐的像只偷鸡的黄鼠狼。

李辉辉不敢相信自己通过姻缘簿找的第二对cp又会出什么幺蛾子,咬咬牙,带着叶青青和王雪随之跟了上去。

那女的出了小区后门之后,径直上了一辆大奔,随后大奔一骑绝尘,喷出的尾气像一个巴掌,狠狠打在李辉辉脸上。

金元宝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眼中得意之色愈浓,指着早已跑的只能看见尾灯的大奔,对着三人道。

“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爱情在金钱面前算个屁!什么相濡以沫,表面迎合一下,背地里还不是上了别人的车!”

李辉辉的脸黑的像锅底,不过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任何辩解的话都是苍白的,最后干脆放弃了以德服人,直接采取强硬手段,挟持着金元宝朝着最后一对cp走去。

最后一对cp是在一个工地工棚中,一行四人到达时,农民工兄弟们正在吃饭。

金元宝经历了前两次事件,此刻变得自信无比,都不需要李辉辉开口,独自拽着八字步在工地里面闲逛起来,很快便发现一个皮肤晒得黝黑的汉子,正蹲在水泥柱头旁就着咸菜啃着馒头。

金元宝此刻得瑟的神情同领导下乡体察民情没什么两样,和颜悦色的上前询问起来。

“大哥,你吃的怎么如此寒酸,一个月多少收入?”

那位大哥闻言抬起头,看见金元宝白白净净,身上穿的也是一尘不染,还以为是电视台来的记者呢。有些不好意思的摆摆手,老实的回答道。

“一万五到两万不等!”

金元宝一听这话,倒吸一口冷气,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在吹牛x,想来也是,咸菜就馒头是你一个工资水平一万五到两万的人有资格吃的么?滚去吃你的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