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送礼的学问(1 / 2)

贫道了春 三八住持 5555 字 2019-05-12

金氏集团大厦位于市中心黄金地段,整栋建筑显得气势恢宏,高大巍峨,就差没把‘有钱’两个字印在上面。m4xs.com(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大厦内装修的更是富丽堂皇,说是办公楼,倒不如说是高贵典雅的酒店,明亮的窗户直通地面,光洁的地板上可以倒射出人影。

时间是中午十二点,若是在往常,大厦内呈现的是一片忙碌的景象,西装革履的职员们脸上无不露出迷之自信的笑容,似乎一旦进入金氏集团,你的一只脚便已经跨进了成功人士的圈子。

只是这两天,这股谜之自信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惴惴不安。

这样的转变自然是有原因的,原因就是今天上午,高层突然宣布免除金少的总经理职位,取而代之的是金少的哥哥金大少。

说起金少同父异母的这个哥哥,其实也蛮悲催的。

虽然在五岁时丧母,从小缺乏母爱,但一想到家里有钱可以随便造,再加上自己是金家唯一继承人的身份,极剧膨胀的傲娇将母爱空缺的那一块,填补的满满当当。

具体有多膨胀呢?我可以为大家举个列子。

在他读小学的时候,竟然请!人!帮!他!写!作!业!

哦上帝,这是何等丧心病狂,嚣张跋扈,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行为!像小学作业这种神圣的东西,那个人小时侯不是靠自己一笔一画写上去的?就算总是在寒暑假的最后一天开始动笔,但总归是凭自己的实力被老师喊去站办公室的好吗!!

知微见著,大家心里应该清楚这金大少是何等的嚣张了吧?

可惜,他的好日子没过两年,金老爷子便把一对母子接回了金家,并指着那个还在牙牙学语的小屁孩对金大少说:这是你的亲弟弟,以后金家继承人将从你们两人中挑选。

那个小屁孩,正是金少。

从那一刻起,金大少察觉到了威胁,一个足矣将他从混世祖金字塔顶尖的位置上挤下来的威胁。在他的眼中,那个还在牙牙学语的小屁孩才不是自己的亲弟弟,而是一头对着自己露出残忍微笑的饿狼!

于是,他变了。他不再请人帮他写作业,不再逃课,为了自己能成为家族的继承人,他开始奋发图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可惜,事情总是事与愿违,成功是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和百分之一的灵感,百分之一的灵感在某些时候,比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还重要!金大少属于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而金少则是那百分之一的灵感!

在金少的智商碾压下,金大少觉得自己过的实在是憋屈,尤其是当老爷子宣布金少为总经理的一刻。

那一晚,他喝醉了拉着爹的手,胡乱的说话,只顾着心中压抑的想法狂乱地表达~

由以上总总,大家可以猜想出当金少被免除总经理职位,由他上位时,金大手是何等的欣喜若狂,听说当晚,总经理办公室里‘无敌是多么寂寞’的音乐声响了一宿,还伴随着皮鞋摩擦地板的吱吱声……

可他这一上位,却让底下的员工们惴惴不安了。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以前金少是总经理的时候,一周能来一次公司都算勤勉了,深受其惫懒性子的影响,底下的人自然也‘萧规曹随’,能用三分力完成工作任务的,绝不出五分。可这换了总经理,谁知道这金大少会不会为了立威,将旧账翻出来,把自己给开了?

就在众人都在胡思乱想之际,一阵急促的‘哒哒’高跟鞋声传来,却是总经理秘书王雪,一脸悲愤的朝着总经理办公室走来。

她当然有理由悲愤,就在不久前,金少竟然兴高采烈的对自己说,他终于被免去了总经理职位,可以出去肆无忌惮的花天酒地了!

看金少离开时那轻松的步伐,似乎还带着点想要迫不及待的远离自己的味道?

不对,金少肯定是被打击到了,开始自暴自弃,自甘堕落了!

这叫她如何能忍?

好吧,若是换个普通人,或许还真的只有忍了,你一个小秘书,凭啥决定人家公司总经理的去留?但问题是咱们的王秘书不是普通人啊!

她可是王家这个传承了不知多少年的古武世家的掌上明珠,从小就被家族长辈兄长溺爱,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哪个人看见她不是对她百依百顺的?

但就是这么一只金丝雀,却被金少那桀骜不驯的性格所吸引。用文雅点的说法,这叫王小姐慧眼识珠,一眼就从颜色不一样的烟火中,相中了金少这根窜天猴。用通俗点的说法,这就叫犯贱......

所以,当她得知金少当了金家总经理的时候,屁颠屁颠的就从家族中跑过来,一脚便把金少的原秘书踹走了,心安理得的顶替了这个能二十四小时盯着金少的好位置。

金少不只一次在私底下埋怨,这特么那里是秘书,简直就是请了一个姑奶奶回来!

因此,金少同王雪告别的时候,说实话,还真有那么点迫不及待......

王雪来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外后,没有丝毫犹豫,一脚便踹开了办公室大门,随后像只骄傲的孔雀,仰着头便踏了进去。她身后的众职员是目瞪口呆,对王雪的敬佩宛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同时心中也在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好好努力,争取混到能随意踹开总经理办公室大门的位置!

正坐在办公室里洋洋得意的金大少被这一声巨响吓得差点没从办公椅上摔下来,正准备发怒时,却看见了王雪那张冷若冰霜的俏脸,心中的怒火顿时烟消云散,反而陪着笑脸道。

“这不是我们的王大小姐么?是那个不张眼的家伙惹你生气了?跟哥说,哥去打折他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