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天下乌鸦一般黑(1 / 2)

贫道了春 三八住持 5669 字 2019-05-12

李辉辉愤愤的拔下工资卡,嘴上念叨着‘羊毛出在羊身上’,打定主意要把所有亏损从刘宇身上薅回来之后,回到房间蒙头便睡。(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躺在破床上睡得正香时,庙外突然传来一阵三轮摩托车的声音。

这声音很沉闷,想来这三轮摩托车后面还拖着沉重的东西。

李辉辉才刚睡下不久,被这嘈杂的声音吵醒,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是那个王八蛋大半夜的扰人清静!”

他从床上翻身而起,顺手薅起一旁的扫帚,趿拉着拖鞋便怒气冲冲的跑了出去。

踏出破庙大门,只见外面月光皎洁,云淡风轻,一辆破三轮摩托拖着一大坨模糊不清的东西,打着一闪一闪的远光灯,像头苟延残喘的老牛,挣扎到了李辉辉的面前。

随后,从驾驶位上跳下一个老道,身上的道服破破烂烂,像布条般挂在身上,须发皆白,长得倒是慈眉善目。

他跳下车后,冲着呆滞在破庙门口的李辉辉展颜一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道友,过来搭把手!”

李辉辉瞪大了眼睛,手底下偷偷掐了自己一把,确认这不是在做梦之后,顿时双眼一横,口中质问道。

“你谁啊?我们很熟吗?半夜三更的来这里折腾,还要不要人睡觉了!我警告你,我的起床气很大,发起疯来连自己都咬,你赶紧麻溜的滚!”

老道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脸上反倒露出悲苦的表情,再加上他那身破烂的道袍,将惨绝人寰这四个字表达的淋漓尽致。

“道友,我也没法啊。我的财神庙被人家给拆了,现在是无家可归,只好拖着我的财神像来你这里,希望你能让我借宿一晚,只借宿一晚,第二天我就走!”

李辉辉不为所动,伸手指了指头上‘月神庙’三个大字。

“识字么?这是月神庙!我管你的庙拆没拆,我的庙太小,容不下两尊神!”

听闻此言,老道的表情更加凄苦,眼里甚至隐隐有泪花在闪动。

“道友,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你真的这么狠心,见死不救么?就算咱们不是同道,你难道忍心看我这个可怜的矜寡老人,大半夜还在荒郊野外风餐露宿,连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住所都找不到?”

“再说,我这可是财神,在你这放上一晚,同财神结个善缘对你而言没有半点坏处,何乐而不为呢?”

李辉辉就算再硬的心肠,听了老道这番男默女泪的话,也不由得生出恻隐之心。m4xs.com又想到自己刚刚才在刘宇身上投资失败,如今与财神结个善缘也好,于是点点头。

“行吧,不过丑话先说在前头,只让你住一晚,第二天你必须走!”

老道顿时变得眉开眼笑。“一定,一定!”

两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破摩托三轮上的财神像搬了下来,等抬进月神庙时,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一起瘫坐在地,连动一下手指头的心思都没有了。

休息了半晌,老道突然发问道。

“道友,我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会来这个破庙里上班?”

他不问还好,一问之下,李辉辉瞬间觉得悲从心来,无奈的叹了口气,解释道。

“你以为我想么?我一个神学研究专业毕业的学生,毕业就意味着失业,走投无路之下,被一则小广告骗来这里。”

“这也就罢了,更可恨的是,这破庙前住持了秋那个糟老头子坏得很,强行让我签了卖身契,所以才干了这一行!”

“罢了,罢了,这些我都能接受,不就是工作环境差了点么?但最不能接受的是,每个月工资只给我二百五!这是何等的丧心病狂才能干的出来的事?你评评理,二百五十块能干吗?做一次马杀鸡都不够!!”

岂料,李辉辉身边的老道一听这话,顿时从地上跳了起来,脸上因为义愤填膺而涨的通红,指着庙外朦胧的夜就是一阵唾骂。

“太不要脸了,实在是太不要脸了!没想到在这朗朗乾坤之下,还有了秋这样的败类存在!真是气煞我也!小友,你放心,若我有机会见到了秋那个死老头,我一定暴揍他一顿为你出气。打死了算我的!”

知己啊,这是遇到了一个野生知己啊!

李辉辉觉得自己瞬间拉近了和老头之间的距离,激动的站起来,拉住老道的手,眼里饱含着热泪。

“老友,有你这番话我就满足了!是你这番话让我在人情淡薄的社会看到了一丝温暖的曙光。你放心,等我见到了秋那个死老头子,我一定让你有机会暴打他一顿!”

两人因为了秋站在了统一战线之上,话题也就慢慢聊开了。

李辉辉开始与老头纵论上下五千年,横谈英美德法俄,每每从老头口中闻得妙论,惊为神人,连连感叹真是荒野有遗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