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影傀(1 / 2)

贫道了春 三八住持 7428 字 2019-05-12

刘宇的脸顿时变得通红,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低垂着头,不敢去看夏雪的眼睛。(看啦又看小说网)

李辉辉在一旁看的干着急。

卧槽,这种时候正是一个男人展示他强硬一面的时候,一定要迎难而上,寸步不让,先打对面一个措手不及,然后再得寸进尺,步步紧逼,将其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时,一个‘壁咚’让其心理防线全面崩溃!

于是,他秉承着‘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的高尚原则,偷偷伸出手,往刘宇的大腿上狠狠一掐。

一阵剧疼让刘宇从羞赫中惊醒,大师往日的教诲如潮水般伴随着这阵痛觉涌入脑海,恍惚间,大师对着自己咆哮的场景似乎重新浮现在眼前:男人,一定要自信!

于是,他抬起了头,一扫之前的懦弱,平静的眼光中带着坚定,看着柳飘飘一字一顿道。

“柳小姐,我想你会错意了,我对你没有丝毫感觉。至于夏小姐….”说到这,他回过头看着夏雪认真的说,“像夏小姐这样善良动人的姑娘,我喜欢她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他这话,深情款款,恬不要脸,听的李辉辉连连点头。

真是名师出高徒啊~

这下换成夏雪有点不好意思了,慌忙转移了视线,盯着自己那双无处安放的手,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刘宇!”金少忍不住开口,“你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兄弟我的感受?”

“嘶!”不知情的吃瓜群众李辉辉到吸口凉气,顿时觉得嘴里的菜变得索然无味,干脆停下筷子专心吃起瓜来。

今天的人物关系好像不止想象中这么简单,看不出来这刘宇虽然长相平平,但竟然荤素不忌,男女通吃?

想到这,他狠狠打了个冷颤,心中有些小庆幸。

还好当初在‘月亮湾’酒店,没被这小子骗到床上去!

“对!你这样做,对得起金少么?”

柳飘飘有金少做底气,顿时变得更加张扬跋扈。

“你凭什么看不上老娘?这个穷学生有什么好?整天抛头露面的,一看就不是正经女人!”

她越说越起劲,最后干脆站起身来到夏雪身边,指着夏雪便是一阵恶嘲。

“像你这样的人我看多了,不就是看上刘宇的钱了么?装出一副清纯的样子,实际上谁知道你背地里是什么样子?开个价吧!你要多少才肯离开刘宇的身边?”

这句话一出,刘宇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双手攥紧了拳头,看样子就快忍不住一拳打爆对方身上的假体。

而李辉辉则看的大呼过瘾,暗叹不虚此行,国产电视剧里面的开局狗血三板斧,除开婆媳斗争之外,三角恋、甩钱叫某某某离开某某某的情节全占了,或许还要加上兄柜的剧情?

夏雪脾气再好,如今被人家指着鼻子骂,也坐不住了。

她站起身来,平视着柳飘飘的眼睛,语气冷淡的说道。

“柳小姐是吧?我本想着你空长了我几岁,按道理来说是我的长辈,应该称呼你一句柳阿姨才是。出于对你的尊敬,我之前全把你说的话当成了空气。不过,现在看来,柳阿姨似乎不领情啊?”

都说女人的年龄是世界七大未解之谜之最,更有研究表明,与女**流时,若死抓着年龄这个点不放,命丧街头的概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剩余占百分之零点零一的女性,是你妈!

写到这里,估摸着有人会问,剩余的世界六大未解之谜是什么?

‘女朋友为什么又生气了?’算一个,至于其他的么,容我编造出来……呸,容我卖个关子,后续再提。

所以,当柳飘飘听到夏雪说这话时,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想都没想,伸手过去直接推了夏雪一把,口中厉喝道。

“死三八,你说什么!?”

夏雪毕竟还是个学生,温驯的像只小绵羊,更想不到和谐社会竟然真的有人不和谐,没有防备之下,直接被柳飘飘推倒在地。

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让包间里的氛围一下子掉到了冻点以下,站在门口随时等待客人招呼的服务员,打开房门默默退了出去,生怕等下包间里打起来,血溅在自己身上。

刘宇连忙将夏雪从地上搀扶起来,本就不英俊的脸此刻变成了武大郎捉奸在床的猪肝色,指着柳飘飘怒吼。

“你疯了?!”

随后又满是失望的看向金少。

“金少,我一直把你当兄弟看待,没想到你今天带这个疯子来尽情讽刺挖苦我不说,甚至还动了手!”

金少也被这出乎预料的情况搞得一愣,闻言有些讪讪。

“刘宇,我……没有这个意思。”

同样吃瓜的叶青青在一旁看的是怒火中烧,自己之所以来,完全是为了工作,看看有没有机会来挽回刘宇这个客户,结果没想到相识多年的柳飘飘,私底下竟然如此嚣张跋扈!

她身为一个旁观者,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刚想拍桌子站起来帮助刘宇打击一下柳飘飘的气焰,结果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付之于行动,却听见身旁传来‘砰’的一声!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却见李辉辉满脸的义愤填膺,猛拍桌子站起身来,两步走到刘宇身边,用看垃圾般的眼神看的柳飘飘遍体发寒,差点以为李辉辉见色起意,要把自己就地正法。

“刘宇,我们走,有婊子在这我吃不下饭,何必继续在这搭理垃圾来恶心自己?!”

他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忘记了自己刚刚吃的多么开心......

李辉辉这一行为,顿时让一旁的叶青青对他刮目相看起来。

“没想到,这无赖子还是蛮有正义感的嘛,简直说到我心坎里去了。”

她内心第一次觉得李辉辉同常人比起来,似乎有点不一般,具体不一般在何处,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不过,如果她知道李辉辉内心真实想法的话,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其实李辉辉心里想的是:卧槽,会不会吵架?骂人就好好骂,扯什么三八?这特么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啊!我三八住持能忍?

刘宇点点头,低头温柔的对着身旁的夏雪道:“夏姑娘,我送你回去吧?”

夏雪点了点头,两人朝着包间的大门走去,走到门口,却听见身后金少的声音。

“兄弟,我......”

刘宇转过身,静静的看了金少半晌。”金少,什么都不用说了,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