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金少(1 / 2)

贫道了春 三八住持 7709 字 2019-05-12

在李辉辉走出刘宇的公司大楼同时。m4xs.com(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商业街的某个咖啡馆内,柳飘飘正满脸不耐烦的坐在某个靠窗的卡座上。

她身穿一袭大红丝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极深的事业线。裙摆下修长的大腿若隐若现,脚下的那双红色高跟鞋,与她的腿形完美贴合在一起。脸上精致的妆容表明她对这次见面是多么的重视。

像这样一个美女,自然引来咖啡馆里众多男人的视线,不过慑于柳飘飘身边的那个银白色限量版lv包以及俏脸上冷若冰霜的表情,偌大的咖啡馆,竟无一个勇士敢上前。

待到桌子上的咖啡已经变冷被服务员替换了两次之后,一辆车驶入她的视野。

那是一辆纯黑色的越野车,车身线条刚硬有形,给人一种很有力度的感觉。

车子拉出一条黑色弧线,停在了咖啡店外,旋即驾驶位的门被打开,一个身穿休闲装,脸上带着墨镜的年轻人下了车。

他略微抬了抬头,确认了一遍咖啡馆的名字之后,拽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了进来。

踏进咖啡馆的大门之后,他摘下墨镜,扫视了一眼,径直朝着柳飘飘的方向走去。

“哟,抱歉抱歉,来晚了。柳大美女,等久了吧?”

他大摇大摆的在柳飘飘的对面坐下,将十几万的墨镜随手往桌子上一扔。虽然嘴上说着抱歉,但脸上却找不到一点内疚的表情,反而勾勒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嘲意。

“没有,人家也是刚来~”

柳飘飘脸上不耐烦的神色,早就在对面这个男人踏进咖啡馆之前便烟消云散了,此刻她眉间轻挑,眼内带笑,那样子,恨不得能当场扑进对面那男子的怀里。

“那就好,要是惹得柳小姐生气,回去之后,路姨恐怕又要说我了。”

男子调笑了一句,伸手招来服务员,要了一杯白水。

他的身份可不简单,乃是顶尖豪门金家的二少爷,属于那种‘从家里的卧室走到客厅都能达到健身效果’的存在。别人都称呼他为金少,至于他的本名嘛~只知道知晓他名字的人,下场都比较凄惨……

“金少不喜欢喝咖啡?”

“穷人才喝那玩意儿!”

柳飘飘面色一僵,但很快便恢复了自然。“呵呵,也是,就凭金少的身份,这些东西自然是看不上眼的。”

金少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听我路姨说,柳小姐的学历是博士?”

“也不算什么,前两年刚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

“厉害厉害,我可是听说博士现在的平均收入水平,都快赶上我家的清洁工了!”

柳飘飘再度呆滞在原地。

“哈哈,开个玩笑,柳小姐应该不是那种开不起玩笑的人吧?”

金少拿起桌上的白水喝了一口,挑了挑剑眉,这白水的味道显然不合他意。

“自然不是。swisen.com”

尽管心里对这金少早已是咬牙切齿,但柳飘飘表面上不露分毫,继续露出甜美的笑容,转移了一个话题。

“金少如此年轻有为,想来身边美女如云,怎么还会来相亲?”

“还不是被路姨逼的,她毕竟是我的长辈,怎么着表面上也要迎合一下不是?”

柳飘飘眼角一阵抽搐,这要是换个其他人在她面前,早就端起桌上穷人才喝的热咖啡,泼到对方脸上去了。

“你呢?柳小姐这么年轻漂亮,学历又好,怎么会找不到事业有成,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的如意郎君?”

惹不起,惹不起!柳飘飘,你要忍住,生气你就输了!

柳飘飘一边自己给自己打着气,一边装出一副泫然若涕,楚楚可怜的样子。

“不瞒金少,我是被人给甩了。”

“哦?”这下金少终于提起了一点兴趣,“像柳小姐这样漂亮的人,也会被甩?”

“唉~说来那就话长了。我同他是在朋友的安排下见的面,我们一见钟情,相谈甚欢,后来甚至都达到了准备领结婚证的地步。可是,前两天,他突然喜欢上了一个穷学生,然后便把我给甩了!”

“是那个混蛋瞎了眼?”

他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实则还在内心补充了一句:真是太特么合我胃口了,这哥们儿是谁?本少真想同他秉烛夜谈一次,大发慈悲的将《甩妞三十六计》传授给他。

柳飘飘以为自己成功激起了金少的同情心,手底下狠狠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眼里的泪水直接便淌了出来。

“这个人正是金少的朋友,刘宇!”

金少听到这个名字,先是愣了一下,旋即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调整了一下坐姿,以一种极度欠打的姿势,斜靠在沙发上。

“哦,那就太正常了,在本少的悉心教导之下,他早已达到了视女人为浮云的境界,要是没把你甩了,那才叫奇怪呢~”

“.…..”柳飘飘一阵的无语,心中急切之下忽然想起路经理那天打电话过来说过的话。

“你一定要对金少表明,那刘宇是何等的喜欢那个姑娘,说的越浮夸越好!这样才能说动他帮你。”

想着路经理意味深长的指示,柳飘飘恍如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连忙接着道。

“可是,我看刘宇的样子不像是和那个穷学生随便玩玩,而是动了真感情!为了那个穷学生,他现在连公司都无心打理,整天只想着怎么把她追到手,甚至掏出一笔巨款要将那个穷学生捧成大明星!还说以前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大半辈子,如今遇见她,方才明白人生的真正含义!”

“砰!”的一声巨响,却见金少拍桌而起,脸上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桌子上的咖啡和白水因为他这一拍,撒了一桌,更是将咖啡馆里众人的视线统统吸引了过来。

“你们瞅啥?没见过有钱人发火?”

金少是何等人物,丝毫不觉得自己这一‘啪啪啪’的行为在公共场合是欠妥的,反倒先开了个群嘲。

随后,他又对着柳飘飘问道。

“他真是这么说的?觉得以前过的浑浑噩噩?现在一定要同那个穷学生共渡余生?”

柳飘飘眉间带喜。“嗯呐!”

“好啊,刘宇。我把你当志同道合的兄弟对待,这么多年一直在教导你‘女人就是衣服’的大道理,没想到你终究还是踏上了堕落的道路。不行,身为兄弟,我绝不愿看见你继续错下去,我一定要把你的三观给纠正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