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迷雾红花谷(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3025 字 2019-04-29

吴浊流道:“圣母吩咐我毒物门去往西域,打着六大魔头的旗号,先将甘肃崆峒派掌门人杜青烛的表弟司马一招杀死。(Www.K6uk.Com)然后我们出玉门关,杀了神魔教的四大长老及教主汤若金的爱妾,但但在偷袭昆仑派之时,却失了手。师兄不幸被‘昆仑三老’之一的二老昆仑螳螂手谢赖一掌打死了。”

红衣女子道:“既然你也没办妥,解药你也得不到。吴浊流,你既视我为再生父母,我就开一面,你要将功赎罪,知道么?”吴浊流领着毒物门众弟子齐齐跪拜泣谢。

红衣女子又问白鹭帮帮主白青田、黑狮堂堂主师不惑、天煞教教主韩千首、七道连环会舵主陈竹空,道:“我叫你们四人联手对付中原武林各派,办妥了么?”

四人跪在地上,手腿顿时剧烈发抖,道:“我四人将大十三个门派灭门,可攻打太行山太极峰顶的太极派却受阻了”红衣女子道:“难道你们四个帮派联手,打不过一个太极派?”

天煞教教主韩千首是个精瘦的汉子,说道:“可可太极派掌门清决道长,是当今中原武林盟主,八卦神功冠绝天下,门下弟子千余人,各个武艺精湛,属下实在拿拿太极派毫无办法。”红衣女子哼了一声,不屑道:“武林盟主又能如何,不也是人?你们办事不利,解药也没了。”她又问快乐帮帮主常开心,道:“你办妥了没?”常开心道:“属下总共将岭南武林大二十一个门派灭门。现下岭南武林联合起来,说挖地三尺,找遍天下,也要将萧十三找出了,扒了他的皮,喝了他的血。”

红衣女子露出难得的浅浅微笑,道:“很好。”将三枚拇指肚大的紫色丹丸弹到常开心的右掌掌心中,道:“分给你们快乐帮的帮众服下,下次再接再厉。”

常开心双眼放光,如获救命稻草,大声谢恩,将一粒紫丸狼吞虎咽的吞下。又将另外两粒丹丸掰成数十下,分给快乐帮帮众服下。快乐帮众人抢着服下,纷纷谢恩。

其时烟雾蒙蒙,细雨沙沙,正是江南好时节,空地上的数十个门派中,唯独快乐帮帮众面露微笑。其余诸派全都脸色难看,如遭大难。

红衣女子突然眼露杀气,冷冷道:“铁剑门佟不一实在该杀!”毒物门吴浊流问道:“圣母,他为什么该杀?”吴浊流恍然醒悟,连忙答道:“佟佟掌门胆敢得罪圣母,实在该杀!”

红衣女子道:“哼!你休假装知道!我抓了佟不一一家老一百多口人,关在红花谷中,叫他杀光赤眉派,他是照做了,但却将我‘红衣谷主’的名号泄露给了萧十三,早知我该给他喂‘逆骨尝魂丹’,我实在大意了。”

众人纷纷叫嚷“杀了佟不一”喊声震天,在桃花林深处久久回荡。

花丛中的萧、燕二人大吃一惊:“她抓了铁剑派上山下下一百多口人,她她果然是红衣谷主。”红衣谷主道:“现下江南武林,岭南武林,西域武林,中原武林都对萧十三恨得咬牙切齿,挖地三尺也要找他出来。哼,本来他就臭名昭著,人人嗤之以鼻的大魔头。如今他将天下武林得罪了,人人得而诛之,就算隐居世外也无济于事。此事告一段落,十天之后,你们再到此地见我,我另有吩咐。”说完飘然而去,红影消失在红花掩映中。

萧、燕二人轻声跳出花丛,一路上远远的尾随着红衣谷主。越过数道丘陵,翻过几座山头,顺着山涧下行,蜿蜒曲折,数次辗转,来到了一个山谷。谷外遍是红花红叶,燕朝庸见识广远,见这些红花红叶,大部分竟是西域的珍奇品种,禁不住啧啧称奇。他低声道:“红衣谷主为何不远外里,将这些罕见的西域奇花、奇木移栽到江南?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隐情?”

萧十三点了点头,低声道:“二弟,这女子想必定与西域渊源颇深。”

红花红木不时发出幽幽之香,闻之浑身莫名舒畅,似有推拿放松之功效。通谷之路崎岖蜿蜒,寻常之人难以寻得,宛似一处世外桃源。

萧、燕二人躲在红叶丛里,四下里观望,山谷边也无标示谷名的石雕碑刻。燕朝庸低声道:“她既叫红衣谷主,又遍植红花、红木,山谷之名定与‘红’字有关。”

两人暗中跟着红衣谷主走了数十米,来到了山谷的谷口。只见谷口外是一片长宽均数百丈的的大片沼泽,纵是轻功卓绝之人也难以轻而易举越过。想进入山谷,可及时困难。他二人越发感到奇怪。

忽听红衣谷主撮唇轻啸,片刻之后,沼泽之中隐隐涌动,竟浮出几百头张着血盆大口的鳄鱼。红衣女子轻身一提,跃入沼泽。她脚尖跃上最近的鳄鱼头,微一借力,向前飞落,另一只脚尖轻而易举的踩上第二条鳄鱼的头,再一借力,又踩上来第三头鳄鱼的头。如法炮制,红衣谷主轻熟简练的踩着鳄鱼,愈来愈远。待到红衣女子跃上对岸,飘身入谷时,鳄鱼不约而同的沉入沼底。

燕朝庸道:“大哥,红衣谷主果然城府极深。归气门、毒物门、天煞教等诸帮派受制于‘逆骨尝魂丹’,虽恨不得将这红衣谷主碎尸万段,也不得不对她毕恭毕敬。但积怨愈深,红衣谷主武功再高,毕竟双拳难敌数腿,难保诸帮派不会狗急跳墙,和红衣谷主鱼死破,来一个同归于尽。红衣谷主居在这山谷中,一来这山谷极难寻找;二来就算寻到了,谷口前有数百头鳄鱼看护,闻到人的气味,定会张开血口,是以非绝顶高手难以逾越,柯术昭、韩千首等人更是望尘莫及。她口中轻啸,定是唤叫鳄鱼的诀窍。”

萧十三道:“言之有理。”燕朝庸聪明绝伦,依样画葫芦,学着红衣谷主的样子,撮唇轻啸,像极了红衣谷主的声音,竟以假乱真。泽中鳄鱼误以为是红衣谷主召唤,又重新浮出水面。

两人大喜,纵身一提,踩着鳄鱼,跃向对岸。行至湖心,发现沼泽中映出三个大字:红花谷。仰头一看,发现谷间极险峻的一块峭壁上用楷书刻着‘红花谷’三个深红的大字,笔画入石数寸,显是用高深内力刻上。两人心想这女子心如蛇蝎,暴殄天物,手段极为残忍,却有如此闲情雅致。将‘红花谷’三字映在湖心,实是独运匠心。

到得对岸,鳄鱼随即沉入湖底。其时细雨早停,已是太阳西沉,余晖洒在谷口,别有一番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