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229章 盟主令群豪,一曲众雄倒.十三来助阵,斗乐看谁高?(2 / 2)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11759 字 2019-04-29

方知高手过招,双方势均力敌、比后才定输赢,才可体会武学之乐;倘若一个武学宗师与一个无名辈较量,双方未战,胜负已定,哪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琵琶王子运起诡异的波斯神功,内劲更增,真气之刀从弦中呼啸而出。清决足下不缓,掌心过顶,向上大力推去,八股神功的内劲喷薄冲天。

不料这次真气之刀诡狠更甚,穿破向上扑来的掌气,嗤嗤数声,刺入肩胛。清决火辣辣的难受,又见更多的真气之刀射来,向上数掌连推,阻挡真气之刀,怎奈对方居高临下,真气之刀诡异凌厉,阻挡不住,又中了几刀。

危急之中,清决灵机生变,太极重剑举过头顶,重剑又宽又大,正好遮住,无数的真气之刀打在重剑上,弹向四面八方,散于无形。

琵琶王子更是惊讶,自东来中土,便自高自大的认定中原高手无出其右,但现在洪都城外见识饮中八仙的其利断金,又领教了萧十三的登峰造极,已大为惊讶,今日又遇如此威猛无铸的老道,赞叹中土武林卧虎藏龙,不敢再有一点马虎,指尖更加风驰电掣飞动,真气之刀呼啸射出。

清决仰仗头顶的太极重剑,颇自有恃无恐,飞奔如流,不一刻,已离桅杆顶端不远。但令其大惊失色的是,愈近桅顶,诡异的曲子愈加尖锐,耳中轰鸣难受,备受煎熬。清决运功抵御,强自忍住,大喝一声,跃到了桅杆顶端,手中劲势不消,重剑猛的斩去。

琵琶王子纵身向上一跃,翩然避过。清决暗惊:“好诡异的身手!”但听琵琶弦音尖如急雨,眼前恍惚,站立不稳,在桅杆之上摇摇晃晃,几欲摔落。

底下甲板上的无眉神色大变,大声喊道:“师兄心!”清决从诡异曲调的漩涡中猛的惊醒,苦苦皱眉,双掌大力握住重剑,一脸怒容,纵身一跃,砍向琵琶王子脑袋。

琵琶王子灿然诡笑,从容不迫,真气之刀‘嗖嗖嗖’的射出,撞在太极重剑的剑刃上,炸成一片激的头晕目眩的清决不住倒退。

不等站定,人影一闪,琵琶王子已到眼前,身手之诡之快,令人咋舌。清决暗叫不好,恍恍惚惚间,不及应变,连挨三掌,噗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整个身子坠向甲板。

桅杆顶端距甲板愈百米,摔下来必定粉身碎骨。清决身受重伤,无力自救,但听耳旁呼啸,急速下坠。

无眉惊的脸色煞白,懵在当下,前去救援,已然来不及,正在慌忙失措之际,一个人影从自己身旁一掠而过,冲天而起,在清决撞击甲板的一刹那,抓住他背心,轻轻落在甲板上。无眉惊喜交集道:“多谢多谢萧大侠救我师兄!”,那人影正是萧十三。

原来六大魔头率两千士兵,乘破破烂烂的战船顺流而下,只因人生地不熟,误走错路,今日才来到鄱阳湖里,凝目遥见中原群雄受弦音所致,任人宰割。

萧十三对五大魔头道:“你们去保护各大派群雄,我来对付琵琶王子。”

又向风如玉道:“三妹,我要你找的古筝呢?”风如玉从船舱内取出古筝,递给萧十三。萧十三身背逍遥剑、长恨剑、古筝,当即把所乘战船上的舟踢落水中,急速驶去。恰在清决中了琵琶王子三掌,跌了下来时,船已在巨舰之下,不及遐想,飞上巨舰,于清决坠落甲板的一刹那,提其背心,救其性命。五大魔头也攀登上巨舰,和白莲教众高手力战起来。

清决颤声道:“多谢、多谢萧大侠。”眼前一黑,昏了过去。萧十三一个起落,来到无眉身旁,把清决轻轻放在甲板上,道:“好好照料你的师兄。”转身便走,跃上桅杆,冲天上行。

无眉轻轻摇晃清决,在他耳边唤道:“师兄,师兄你醒醒,师兄,你醒醒。”清决兀自昏迷不醒,显然受伤颇重。无眉见状,手掌抵在清决背心,一股阳刚真气缓缓注入他体内。

过了一会儿,清决缓缓醒了过来,脸色惨白,问道:“他们怎么样了?”他们自然指的是中原群雄。

无眉喜极而泣,说道:“萧大侠和他五位弟弟妹妹来助我们了,师兄你放心。”大弟子长松率领太极派众弟子兀自耳鸣眼花、头昏脑涨,跌跌撞撞,手持长剑,围成一圈,护住师父。

萧十三已飞身上到了高愈百米的桅杆顶上,和琵琶王子大战起来。六大魔头早有防备,堵塞耳朵,断绝弦音。萧十三笑道:“琵琶王子,洪都刚别,我们又见面了!”

琵琶王子神色愠怒,手指拨的更急,真气之刀飞速射出。萧十三轻蔑一笑,施展‘逍遥十三剑式’,在桅杆上下左右来回穿插,剑气肆扬,一一化解真气之刀。

萧十三狂啸一声,使一招‘神人无功式’,突然刺向琵琶王子的腹。琵琶王子仓促之际,用琵琶一格,叮的一声,断了一根弦,乐声戛然而止,他登时恼羞成怒,飞脚踢向萧十三右肩。萧十三向后一撤,笑道:“断了一根弦,你还能翻什么浪不成!”

琵琶王子看了看断弦琵琶,怒火中烧,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盯着萧十三,心念电转,思索应敌之策。他威力全凭弦音发出,曲项琵琶四根弦断了一根,犹如常人突失一足,如何为继?

正自彷徨无计,忽的眼前一亮,来中土之前,在波斯刚刚练会一曲名叫《狂蛇共舞》的琵琶曲。曲子一出,听者恍惚,生出错觉,不由的手舞足蹈,周身似有无数条花花绿绿的大蛇与之共舞。曲子不止,闻者狂舞不停,直到筋疲力尽、筋脉尽断、七窍流血而亡方止,可谓万分歹毒。

但此曲极难,弹奏者稍有疏忽,便会招致筋脉断裂,自食苦果,是以琵琶王子纵处万般艰境,也从不冒险弹奏。如今断了一弦,如失一足,已到生死存亡之际,不得已而必须为之。琵琶王子明白其中利害,全神贯注,神情肃穆,不敢有一丝分神,手指一动,《狂蛇共舞》的神秘曲调发了出来。

霎时之间,萧十三蓦的恍惚,生出错觉,放眼四望,无数条花花绿绿的大蛇从四面八方蜿蜒蠕动,围向自己。每一条大蛇喷出毒雾,吐着信子,发出‘嗞嗞嗞’的毛骨悚然之声。

萧十三心里明白自己受了蛊惑,使劲摇晃脑袋,运起神功抵御,意图清醒。突然之间,大叫一声,面容扭曲,只觉得无数条大蛇缠住自己身子,噬咬自己的肌肤。

甲板上残余的中原群雄亦生错觉,只觉得被无数大蛇缠绕撕咬,惨叫大嚎,不一刻,忍受不了,纷纷倒在甲板上。

五大魔头和白莲教十大金刚和众高手固然堵塞双耳,也受之不了这等神秘悚然的乐曲,均东倒西歪,无法再战。

萧十三强迫自己保持清醒,心想:“这如此厉害的曲子,琵琶王子从未弹过,想来是他的制胜法宝了,如何才是应对之策。”

忍受不了,双指堵住双耳,无数条大蛇‘嗞嗞嗞嗞’的声音萦绕耳端,不容有丝毫躲避,无数条花花绿绿的大蛇仍旧缠绕噬咬着自己,实觉痛不欲生。

正在恍惚间,琵琶王子身形一晃,到了眼前,重重的连拍三掌,萧十三支撑不住,从桅杆上急速下坠。

风如玉跌跌撞撞,左摇右晃,见大哥从百米之上跌落下来,大惊失色,高声疾呼:“大哥心了!”

萧十三神志恍惚,听到三妹呼喊,猛的惊醒,但曲音蛊惑下,手脚不听使唤,耳边呼呼急啸,任由自己下坠。

正想着自己必死无疑,不知从何处传来一个清脆俏美的声音:“十三哥哥,你快醒来啊。”萧十三神志模糊,左右难分,却将这句“十三哥哥,你快醒来啊”听得一清二楚,霎时间热血翻涌,全身大振,叫道:“凤阳,是凤阳。凤阳,你在哪里?”向下一望,惊出一身冷汗,距甲板已不足数米,幸他应变奇速,使出一招‘翼若垂天式’,剑尖在甲板上一荡,止住了下坠之势。不等双足落地,又是一招‘背负青天式’,猿上桅杆,往上疾攀,冲天又起。

琵琶王子惊得瞠目结舌,本以为萧十三必定粉身碎骨,没成想竟安然无恙,战局重起。他脸色阴沉,怒火满腹,弹奏的更加风驰电掣。这样一来,他心念一动,脸皮被弦声冲的狰狞扭曲。

萧十三大喝一声,纵身一跃,重又踏在桅杆顶端,耳中不断回荡着凤阳那悦耳温暖的少女声音,暗想:“萧十三啊萧十三,你不是说,一定要完好无损的回去见凤阳么?打不过琵琶王子,又怎能全身而退?”

沉下心来,眼前浮现博大精深的自然法则,刹那间,自己仿佛置身一片万物空灵的幽静之地,自己气定神闲的坐在巨石之上闭目养神,耳畔飞鸟,鼻间花香,悠扬寥廓,心驰神飞,一颗心若风轻,若云淡,若止水。

《狂蛇共舞》的曲子依旧诡异尖锐,萧十三却闻如不闻,听如不听,丝毫不再入耳,向琵琶王子轻蔑一笑。

琵琶王子大吃一惊,上一次在洪都城外,萧十三夜袭汉军大营,化解自己的弦声,已然不可思议;此刻又故伎重演,再次化解自己在西域刚学会的、无人可破的琵琶曲《狂蛇共舞》,武学造诣俨然已经超凡脱俗,惊天动地。

萧十三自心知肚明,是自然法则的字里行间所蕴含的那份顺其自然、淡若止水的意境,助己一臂之力。琵琶王子自是不知情,怎能不万分惊讶?

萧十三当即用起精明剑招,与之激战起来。剑光如骤,迫使琵琶王子连连后退。琵琶王子恼羞成怒,运气波斯神功,无数真气之刀狂泻而出。

萧十三不甘示弱,剑光如电,嗤嗤嗤数声,攻去三剑,前两剑落空,但听叮的一声,第三剑又斩断了一根弦。琵琶王子大骇,面色发紫,丹田真气全部灌入周身经脉,以琵琶当做利器,用同归于尽的法子和萧十三大斗起来,弦声仍旧不歇。萧十三霎时被他压制住了。

应战之余,萧十三往下一看,中原群雄已死伤惨重,仍在遭受弦声煎熬,现下无法一击制胜,苦于无策,也无可奈何。突然眼前一亮,心想:“怎把自己后背上的古筝忘了。”

言念及此,大踏步直冲而下,不多会儿,落在了甲板上。琵琶王子以为神功奏效,萧十三落荒而逃,忍住不诡异的得意大笑,口中叽里咕噜说了一阵波斯语。波斯圣母苏喀拉回了几句,琵琶王子更加得意忘形,开怀大笑,显是苏喀拉对琵琶王子溜须拍马,大肆吹捧。

甫一落定,萧十三解下背上的古筝,盘膝而坐,古筝置于腿上,脸现狂色,奏起一曲《十面埋伏》。他贯内劲于指尖,随乐曲直冲桅杆顶端。古筝之音和琵琶之音相遇,其间内劲冲撞,萧十三的内力浑厚,略占上风,琵琶王子忽觉身子一震,开始摇摇晃晃。他立刻定住,复又弹奏《狂蛇共舞》。

这样一个在甲板之上,一个在桅杆顶端,两人凭借所奏乐曲,互拼内功。

萧十三在洪都城外,与琵琶王子数次交手,都未将其击败,回来翻来覆去的想,恍然大悟,那琵琶王子如此厉害,全靠一把琵琶。自己与其打斗,一来不易靠近,二也极难将其琵琶夺下抑或损坏,三来弟弟妹妹、群雄等不堪其扰。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叫三妹风如玉替自己找一把古筝,风如玉见两人正在以乐器比拼,方始明白。

十面埋伏与狂蛇共舞交织在一起,互相抵消,中原群雄的痛苦消了大半,但仍受其扰。琵琶王子料想不到萧十三竟用古筝对抗自己的琵琶,比拼之下,知他内力深不可测,绝不在自己之下,不禁骇然失色。

双方从底层内力往上逐层递加,内力越加深,两人的指尖疼的愈加厉害。比到最后两人已经坐立、站立不住:萧十三快要倒在甲板之上,琵琶王子也仿佛要从百米的顶端摔下来。两人强自支撑,均已筋疲力尽。

比到最后,琵琶王子已达最精深的内力,萧十三内力虽快要枯竭,仍竭尽全力,强自忍住,狂奏《十面埋伏》。

忽听得‘叮叮叮’三声清脆的响声,停在湖面的飞鸟被惊得四散而飞。琵琶王子低头一看,剩余的三根弦尽数被萧十三的内力震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