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229章 盟主令群豪,一曲众雄倒.十三来助阵,斗乐看谁高?(1 / 2)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11759 字 2019-04-29

七色护法在船里四下摆开阵型,足下贯力,与清决道长的足下的力道冲撞抵消,船渐渐缓慢下来。(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清决怒喝:“快快闪开,别挡了我的路!”太极重剑嗡嗡作响,四下里扫了一圈。太极重剑三四百斤沉,又大又重,贯上八卦神功的内劲,可谓是雷霆万钧,七色护法莫有敢当,避其锋芒,纷纷跃出舟。

清决双脚踏定舟,足下贯力,船从七人七人缝隙疾驶而出。七色护法岂是泛泛之辈,七人踏着湖面,若飞鸟掠水,复又跃上清决的船。

不等清决用剑,七只手掌拍了过去。清决大喝一声,右手纵剑,左手使出八卦烈焰掌,化开七掌,连刺七剑。

七色护法严阵以待,组成阵法,避过七剑,同进同退,施展出西洋神功,一齐攻向清决:有使拳者、有使掌者、有使指者、有使腿者。

但听耳旁呼啸,眼前手臂翻飞,清决鼓足内劲,凝在太极重剑上,与七色护法大战起来。双方时而在船中激烈搏斗,时而在波光嶙峋的湖面上大开大合,来回拉锯,端的都是以命相抵,各出杀招。

清决忧心朱元璋安危,欲速则不达,难以全神贯注,太极重剑使得太过威猛,带有些许杂乱无章。七色护法已然瞧出,互相使了使眼色,有条不紊的出招,双方一时僵持住了。

与此同时,张定边所率的三艘巨舰势如破竹,无船能挡,直奔朱元璋的旗舰而来。朱元璋见势不妙,连忙命令水手开动旗舰,掉头撤退。水手见对方巨舰来势凶猛,心中恐慌,转舵太快,旗舰竟然搁浅。

朱元璋的部下全都吓傻了眼,心想完了,主帅一旦被擒,二十万大军群龙无首,便会全军崩溃。

三艘巨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迫近朱元璋的旗舰,张定边粗声大笑,满是狂妄道:“朱元璋,你还能往哪里跑!”

饶是朱元璋处变不惊,也慌了手脚,四下里无处可退,眼睁睁的束手待毙。中原武林各大高手正分乘十几艘船,奔向旗舰,前去支援,无奈相距甚远,为时已晚。

其时常遇春正站在自己战船的船头,亦距旗舰甚远,眼见中军旗舰危在旦夕,火冒三丈,心急火燎的奔到瞭望士兵面前,道:“你给我看一下,哪个是张定边?”瞭望军士指着前方舰首一人,回禀道:“将军,那人就是!”

常遇春想也不想,拉起巨弓,射向张定边,大叫道:“着!”射出之箭箭力道千钧,威猛无铸,张定边胸口中箭,应声而倒,一头栽在甲板上,四下里朱元璋的众士兵登时大声欢呼起来。

张定边中箭受伤,被手下士兵扶进舱内,无力再指挥巨舰,只得下令撤回。朱元璋的舰队刚才被打的落花流水,被打懵了。三艘巨舰大摇大摆的退出朱元璋的水军大营,竟无人再敢上前阻拦。

清决正与七色护法斗得不可开交,劲力波及之处,四周溅起数丈高的巨浪,显然已经斗到了酣处。中原群雄本欲前去营救朱元璋,见其脱险,十几艘船均调转船头,前去助阵盟主清决。无眉忧心忡忡,和数名太极派弟子疾速扳动木浆,划向清决,远远的便高声叫道:“休得伤我师兄。”

七色护法见中原各大高手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也不恋战,跃回所乘舟,跟着张定边的三艘巨舰,回到己方水军大营去了。

无眉不等船靠近,跃入清决的船中,忙道:“师兄,你没事吧?”清决道:“我没事,元帅如何了?”

无眉道:“元帅脱离险境,师兄放心。”清决长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道:“如此,再好不过了。”乘船,率各大高手回去了。

其时飞鸟翱翔,游鱼欢跳,一片宁静,浑不见刚才的惊心动魄。朱元璋受惊不浅,厉令前锋舰队严加防守。

当天夜里,明月高悬,湖面一片寂静。朱元璋在中军旗舰的船舱内召开军事会议,商讨破敌之策。众将领义愤填膺,均欲冲锋陷阵,大败陈友谅水军。

朱元璋点了点头,以示赞许,转过头去,向清决道:“不知清决道长有何高明之策?”清决道:“元帅,明日贫道愿率中原群雄,会一会陈友谅的无敌战舰,不知可否?”

朱元璋大为高兴,说道:“那好,大战在即,我方固然处于下势,但士气饱满、斗志昂扬、军心统一,是极大利好。只要我们抱定必胜决心,必能打败陈友谅。武林军武功超群,我看可以当这个先锋军。道长既然陈情,我朱元璋岂有不允之理?”

清决道:“既然元帅答应,老道率群雄回去布置了。”拜别朱元璋的旗舰,回到群雄所在的战船。清决召集各大高手,在甲板上一番慷慨陈词。众群雄跃跃欲试,迫不及待的想和陈友谅的巨舰一决雌雄。

是夜群雄安然睡下,到得半夜,舱外风急浪高,一副大战在即的模样。第二日,中原群雄乘坐三艘战船,来到鄱阳湖湖心,擂起战鼓,意思是下了战帖。

陈友谅得到讯息,知是中原群雄前来叫嚣挑战,怒火噌的冒起:“这些中原蛮夫不识好歹,与我为敌,坏我大事,我已厌烦够了。传朕的命令,十大金刚和白莲教众高手前去应战,务必给我一打尽,杀他个片甲不留。”

白莲教高手接令,战鼓擂起,乘坐一艘巨舰驶到湖心,和中原群雄赫然对峙。

清决见是白莲教众高手前来应战,声色俱厉,大声喝道:“陈友谅卑鄙无耻,心狠手辣,民心大失。你们白莲教投靠这等奸贼,滥杀英雄好汉,实为助纣为虐,今日我中原群雄就在这潘阳湖上与你们一绝死战,以正正义!”

他内功深湛,声若奔雷,传出老远。

声音一歇,三艘战船突然猛的冲向白莲教高手所乘的巨舰。www.6zzw.com巨舰万料不到对方三条战船竟要和自己同归于尽,大惊之余,慌忙向三艘战船开炮。无奈事发突然,猝不及防,只听得砰砰砰的三声,三艘战船猛烈撞上了巨舰。

霹雳二老向来胆如鼠,这次不仅未见慌张,反倒得意道:“大家莫慌,区区三艘战船,奈何不了我们的庞然巨舰。他来撞我们,只是以卵击石,定会船体散架,粉身碎骨,自寻死路。”

原来霹雳二老之所以底气十足,只因巨舰周身包裹铁皮,坚硬无比。相比之下,三艘战船又又矮,这番冲撞,顶多能撞击到巨舰的腰腹,不妨大局。

果不其然,巨舰岿然而定,纹丝不动。白莲教众高手正自得意洋洋之际,巨舰突然猛的晃动倾斜,众高手险些摔倒,无不惊呼失色。

原来朱元璋早有预谋,在三艘战船船底安装了又粗又长又坚硬锋利的铁钻。三艘包裹着铁皮的战船固然撞上了巨舰,但一冲之下,威力巨大,三个大铁钻刺破巨舰包裹的铁皮,将巨舰撞开三个大窟窿,湖水汹涌的往里猛灌。

白莲教高手怎会料到如此大变?正自惊慌呼叫,无数根钩绳搭在巨舰上,中原群雄攀援上了巨舰。

双方登时大战起来。清决与无眉合力对付七色护法、不问大师勇战霹雳二老,其他群雄一部与白莲教各大高手交战,一部与波斯圣母交上手来。

但凡两方交战,士气尤为重要。古之以少胜多之战,一来战术精妙,二来便是士气高昂,方起以一敌百之效。巨舰猝然倾斜,着实惊了白莲教高手,气势上先输一筹,又被中原群雄一番冲击,登时溃不成军,任其宰割。

清决大喜,向群雄高声大叫:“白莲教贼虐不堪一击,大家伙一鼓作气,杀他们个一败涂地。”说话之间,嗡嗡震响,太极重剑雷霆万钧的砍向七色护法。

白莲教高手死伤一片,血染甲板,中原群雄腾出手来,合力围攻十大金刚。十大金刚暗暗叫苦,但见甲板之上横尸遍地,中原群雄威猛强悍,势不可挡,落败之势已无可挽回。

正在双方于甲板奋力拼杀、针锋相对之时,头顶上忽的响起神秘诡异的乐曲。清决抬头一望,桅杆的最顶端立着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子,双目紧闭,悠闲无比,揽着一把琵琶,指疾若飞,曲调飞扬。其时巨舰已倾斜甚大,高愈百米的桅杆自不可幸免,已是歪歪斜斜。但那男子却似钉在上面,站定如松,纹丝不动,正是波斯摩尼教少教主琵琶王子。

清决不知他为何方人物,为何弹奏如此诡异的曲子,正在诧异,耳中翁的一下,眼前一晕,险些扑倒。他大吃一惊,顿时恍悟,这诡异的曲子里蕴含无比强大的内劲,当即运起内功抵御。

身旁的师弟无眉只觉得头晕脑胀、痛苦恶心,强自运力抵抗,哪知越运力越难受,整个人似要瘫软在地上。七色护法正节节败退,登时喜出望外,把清决、无眉师兄弟二人围了起来。

清决见无眉痛苦难受,急道:“师弟,琵琶曲声中蕴含着诡异的内力,不要去听。”无眉内力毕竟薄浅,越是故意不听,响的反而更加清晰刺耳,手中招式渐渐不成形了。

中原群雄耳边嗡嗡作响,诡异曲声尖锐刺耳。大部分群雄抵抗不住,双手捂耳,左摇右晃,痛苦难忍。一些内功低微者伤及脏腑,已然倒在甲板之上气绝身亡。

清决大惊,叫道:“不要去听这诡异无比的曲子!”但琵琶王子的内功当世独步,已到深不可测、登峰造极的地步。除去清决道长、不问大师、点仓二宗等高手勉强支撑外,其余诸雄内力无一胜过琵琶王子。

常言道,水往低处流,内力强大之人借乐曲给内力低微之人,强行灌输内劲,即有千般阻挠,万般不愿,也只能任由内力深厚之人为所欲为。

于是乎,中原群雄或倒地而亡、或在甲板上捂住双耳左摇右晃、或一脸狰狞痛苦、或不堪其痛跳湖溺亡。

白莲教各大高手早有防备,正常无异,霎时一斩颓败,各挺兵刃,轻而易举的击杀中原群雄,片刻间,甲板上中原群雄尸陈无数。

清决大怒,心想:“不杀了这金发碧眼的男子,曲音不消,用不得多时,中原群雄非得全军覆没不可。”右手太极重剑猛的一震,四下横扫,提着无眉跃出了包围圈。

七色护法慑于重剑威猛,不敢抢行阻拦。清决远远掷开师弟无眉,令其脱离险境,提剑拔地而起,跃上桅杆,攀援疾上。

其时大风乍起,桅帆凛凛作响,一团人影呼呼向上窜去。七色护法互使眼色,攀上桅杆,从后追击。

清决察觉到底下有七条人影,知是七色护法,哼了一声,上行之势丝毫不缓,反手握剑,向下一扫,顿生飞沙走石之力,七色护法连忙侧身躲避,抬头一望,已被清决远远甩开了。

琵琶王子左耳一动,已知足下桅杆上有异动,微微睁眼,正下方一团人影飞速冲来,嘴角微微诡笑,足下钉住,面朝甲板,曲音一变,指尖快似闪电,无数真气之刀射向清决。

清决左掌向上一推,八卦神功的内劲向上疾喷,真气之刀登时化为乌有,琵琶王子暗暗赞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