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206章 清决三生幸,归气为鬼雄.凤阳同生死,营救大都中.(1 / 2)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11254 字 2019-04-29

清决见若要全部突出重围,已是绝无可能,向萧十三道:“萧大侠,今日我们不可能一起杀出重围,我清决率一部分人,护送你与另一部人杀出去。www.6zzw.com(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萧十三道:“不行!你是武林盟主,大家伙的主心骨,还是我萧十三掩护道长杀出重围。我萧某人怎会让道长孤军奋战,而自己苟且偷生!”两人都不想独自逃生,争执不下。清决勇猛刚烈,萧十三谦恭中带着狂放不羁,性子不同,但惺惺相惜,冰释前嫌之后,都视对方为顶天立地的豪雄。

清决见群雄倒下的更多,急道:“萧大侠不要再三推辞,我清决身为中原武林盟主,于情于理,都应与各位好汉共存亡,如今我们遭叛徒杜青烛、吴真子出卖,深陷埋伏,再不走,可要全军覆没!”萧十三叫道:“我护送道长先行,道长勿要推辞。”对清决之言无动于衷,仍在奋力杀敌,不肯离去。

忽听得山腰上方的山头上,纳罕高声叫喊:“萧兄,你是逃不了的,你若还是识时务,我还是真心实意的想与你交朋友,如何?”

萧十三冷笑道:“嘿嘿,交朋友?你根本不配做我的朋友!”纳罕恼羞成怒,哼了一声,高声叫道:“今日你们这群流寇,一个也休想逃出去!众蒙古高手、元兵听令,奋勇杀敌,重重有赏!临阵退缩,格杀勿论!”

他内力深厚,声音远远送了出去,众蒙古高手、元兵一听,哪敢违抗军令?个个都像发了疯的野牛,更加疯狂包围住众群雄,喊杀震天。

眼见敌兵不减反增、士气如虹,己方伤亡惨烈,力战不支,萧十三道:“清决道长,我们身中埋伏,看来是逃不出去了。司马迁曾云: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等虽未成就什么霸业,亦是拼死诛杀鞑子,为中原百姓,略尽绵力!“

“一腔热血撒九州,满身男儿震四海,今若一死,也可称得上重于泰山!我萧十三此生能结识清决道长及众位群雄,端的是三生有幸,死而无憾了!”

清决一面杀敌,一面动容道:“能与萧大侠结为至交,一起奋力杀敌,应该是我三生有幸才对!”

“萧大侠,你让我认清一个道理:是非善恶,哪有定数?若未干过大恶之事,一心改恶从善,他人当有宽恕之心,推人及己,否则当你犯错之时,别人怎会给你改邪归正的机会?善可从恶出,恶亦可从善出,堂堂的崆峒杜青烛、武当吴真子不就是一个明证?明里看道貌岸然,背地里衣冠禽,他二人怎及萧大侠的一分?莫怪我清决口无遮拦的乱说一通,如今我们背水一战,死了,也是顶天立地之人!”

站在纳罕身旁的杜青烛、吴真子,表面上理直气壮的投靠鞑子,实地里有极大的心虚,听清决道长一番义正言辞,不由得满脸涨得通红;众豪杰一听,士气大振,杀得更加勇猛。

萧十三见山下乌压压的一片,高声大叫:“我们杀上山去,多杀一个蒙古高手,多为中原武林争一分光荣。”群雄大声呼好,各个勇猛无比,以一当十,冲下山来的蒙古高手怎抵得住?节节败退,向山上溃逃。

又过一个时辰,群雄又复杀回峰顶广场。纳罕重又坐到大殿前的高阶上,冷眼看着仍被重重包围的群雄。

风如玉连击数鞭,打死数名元兵,轻身跃到萧十三面前,道:“大哥,三妹能和你死在一起,此生无憾。”

萧十三心头一酸,向四周的五大魔头道:“我们兄妹六人情同亲兄妹,现下累及五位弟弟妹妹,我萧十三说声对不起了!”

五大魔头垂泪道:“我们兄妹六人早就说过,生要生在一起,死要死在一起,无论生死,都在一起,今生有你这么好的大哥,我兄妹几人复有何憾!”

群雄又是一阵拼杀,三千多名武林军只剩下了一千有余,清决性子固然刚猛,看着满地都是尸体,再也忍受不住,嚎啕大哭,含泪叫道:“诸群雄诛杀鞑子,杀!杀!杀!杀!”

归气门众弟子全部战死,只剩掌门柯术昭一人,见自己门下弟子横尸一片,全军覆没,欲哭无泪,长声大吼,砍杀死周遭的蒙古高手。不提防一个蒙古高手从他身后,长刀刺进,贯胸而出。柯术昭身子一晃,站立不稳,头也不回,反手打飞这蒙古高手的脑袋,难站立的无头尸登时鲜血直喷而出。柯术昭竟纵声大笑:“徒弟们,师父来陪你们了。”脸上倏然抽搐,倒地气绝而亡。

萧十三失声大叫道:“柯老前辈!”疾奔过去,伸指探出,已无鼻息,他心下一凉,狂气陡生,双掌真气狂吐,交叉翻转,狂风四起,周遭的元兵及蒙古高手被狂风卷起,又被重重的摔在地上,咳出血来,瞬即毙命。如此举一反三,所向披靡,片刻之间,萧十三已卷起四五十名鞑子,尽数摔死在地。

众群雄见萧十三勇猛无比,万夫莫当,大受鼓舞,红着眼,大开杀戒,元兵及蒙古高手纷纷倒毙,又杀了一大会儿,鞑子大生怯意,不攻反退,相顾骇然,不敢再往前一步,只是远远的围着。任凭纳罕如何言辞厉令,一众鞑子不但踟蹰不前,反倒蜷缩着又向后退了几步。

众群雄背靠背挨在一起,守住垓心,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神态威凛,怒目四视,围在四周的元兵又后退了数步。

灵珠一直冷眼旁观,心知萧十三杀了一天一夜,大耗体力,正可趁虚而入,叫道:“萧十三,我杀了雪婆婆,你杀了我六娘和徒弟薛谦,今日我们的恩怨做个了结了。”几个起落,跃入包围圈,站在萧十三一丈远外。

几个性烈的中原群雄便欲上前迎战,萧十三伸手一挡,说道:“众位群雄的好意我心领了,大家伙先暂且休息,保存实力,待会再战,这恶僧交给我了。”身形一晃,鼓足佛罗功内劲,运劲于掌,击向灵珠肩头。灵珠鹰跃而起,口中叱了三声,连拍三掌,每一掌裹挟着雾气,俱凶狠至极。

萧十三避了三下,每一股掌黑雾般的掌气都与他的身子相差毫厘,群雄不禁为他捏一把汗。两人一经交上了手,各自使出最上乘的招式,霎时间斗得昏天暗地,短短片刻,已交了七八十招。这七八十招中互有输赢,平分秋色。

鞑子大声叫呼,给灵珠助威打气。

萧十三在地窖中读了自然先生写就的自然法则,对人生更进一层感悟,悟会逍遥神功第十层,内功胜越灵珠,毕竟拼杀一夜,大耗体力,真气已然不甚充盈。反观灵珠,他伺机在旁,体内贮藏充沛的真气,堪堪又斗了六七十招,萧十三大汗直冒,渐渐不支。

他强运真气,咬牙忍住,耳边忽的砰地一声,肩头剧痛,中了灵珠的透黑掌,幸亏他真气护体,只是被他掌力所震,并未中透黑掌的掌毒。

众豪杰齐声喊道:“萧大侠,当心了。”风如玉长鞭一挥,刷的打向灵珠,喊道:“恶僧,休得伤我大哥。”萧十三心知风如玉不敌灵珠,踏步抢出,右掌凝聚逍遥真气,呼向灵珠,恰巧此时灵珠隔空一掌,拍向风如玉,两股掌力相撞,在空中猛烈炸响。

蹭蹭蹭,三条人影跃入包围圈,正是赫卓师兄弟三人。伯都晃动着大锤,吹胡子瞪眼道:“他奶奶的,萧十三,今日你是跑不了了,嘿嘿,乖乖的给我磕几个响头,我便求师父给你留个全尸,如何?”

众群雄勃然大怒,纷纷叱骂道:“鞑子不知天高地厚,竟敢侮辱萧大侠,我和你拼了。”数名中原豪杰抢了出去,与伯都斗将起来。

勾哲、赫卓也加入战团。群雄见状,又抢出数人,登时混战成一团。

坐在宝座上的纳罕站将起来,内劲一运,声若洪钟道:“所有元兵、蒙古众高手听令,立刻将这群流寇诛杀殆尽”抓起身旁一名元兵,双手一撕,那元兵被拦腰撕成两半,续道:“违抗军令者,下场和他一样!”

声音用内力远远送出,威严叠置,直透入广场每一个角落的元兵耳中。元兵和蒙古高手惊恐莫名,再无迟疑,嘶喊着冲向众群雄。

广场之上又乱作一团,变成尸林血海。元兵、蒙古高手被接二连三被击毙,众群雄也一个一个倒下。双方打斗一夜,此刻已到了胜负有论、生死存亡之际,全都拼上了全部劲力。

纳罕见师兄与萧十三仍旧斗的不可开交,跃入混战之中,想联手灵珠对抗萧十三。清决震动太极重剑,叫道:“我来讨教你的高招!”抢攻上前,和纳罕激斗起来。

众群雄伤亡更加惨重,越来越少;元兵反而越来愈多,漫山遍野乌压压的全是,好似怎么杀也杀不完。众群雄杀到最后已浑身麻木不堪,只是提着一口气,在奋力杀敌。

这一战一直打到下午,众群雄真的已到了强弩之末,只要拼完最后一丝力气,便即分崩离析。

高阶上的吴真子向杜青烛问道:“萧十三在那里?”杜青烛给他指了。吴真子闪电射出,嗤的一声,长棍插向萧十三右目。其时萧十三正与灵珠胶着在一起,斗的昏天暗地,无暇分身。风如玉叫道:“臭瞎子,吃我一鞭。”鞭尖卷向长棍。吴真子耳朵一动,身形一晃,避开辣手毒心鞭,复又插向萧十三右目,叫道:“你伤我双目,叫我痛不欲生,我以牙还牙,也戳瞎你双眼。”

燕朝庸叫道:“保护大哥!”和四弟、五弟、六妹一齐阻击吴真子。赫卓、勾哲、伯都师兄弟三人跃了过来,助阵师伯灵珠和吴真子。

眼见众群雄已然支持不住,待欲崩溃,清决震动太极重剑,朝纳罕连砍三剑,每一剑威猛无铸、阳刚至极,纳罕只得避其锋芒,连闪三下,远远地跳开。哪知清决醉翁之意不在酒,突然跃起,眼中喷火,朝高阶上的杜青烛杀去,高声怒喝道:“我为天下杀此贼!”

纳罕为笼络塞内人才,便对杜青烛礼遇有加,眼见形势危急,喝道:“保护好杜掌门!”三四十名蒙古高手挡在杜青烛身前,把清决团团围起,猛烈攻击。

无眉见师兄被围,焦急万分,急忙纵身赶到,跃入圈子,和师兄并肩激战几十个蒙古高手。杜青烛吓得魂飞魄散,忙不迭的逃入神鹰殿里。清决挥动重剑,砍杀了十几名蒙古高手,又有数十名蒙古高手围了上来,当真是前赴后继,绵延不断。清决见除贼无望,仰天长叹。当即鼓足全部内劲,也不顾招式理法,猛砍猛杀,太极重剑天昏地暗一般,在蒙古高手中似蛟龙游走,尽显苍悲凄凉,他纵声长吼,声音在神鹰殿外来回激荡,不似凄凉,胜似凄凉,凄凉中更是悲壮莫名。

到得夕阳西下,晚霞满天时,大部分群雄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更无力气拼斗,被围攻上来的元兵及蒙古高手砍死,一个一个的悲壮倒地。

就在众群雄快要全军覆没之时,忽听得山下响声大振,厮杀声由远及近而来,不一刻,从山峰下杀出一大队骑兵,手持马刀和弓弩,肆意砍杀、射杀元兵,神威凛凛,万夫莫当,所向披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