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血路开双剑(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2979 字 2019-04-29

柳若雄协助师兄做下数桩血案,吴真子这才攫取了武当派掌门一职,端的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猥琐之徒,但他泾渭分明,师兄投靠鞑子,是他绝不能忍的,双眼似欲喷出火来,长剑指着吴真子,怒道:“吴真子,没想到你竟是这种数典忘祖、卖祖求荣的无耻人,自此之后,我与你恩断义绝,誓不两立!”

吴真子万料不到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师弟竟然与自己翻脸,大是错愕,瞬即冷笑道:“柳若雄,你竟敢对掌门大逆不道,众武当派弟子听令,立刻杀了这师门败类!”

武当派众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犹豫不决,不知该当如何。7k7k001.com(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吴若雄愤慨难当,拔地而起,飞出人群,长剑挺出,刺向吴真子,口中大叫:“我先杀了你这个认鞑子作父的武当败类!”忽见眼前电光一闪,嗤的一声,一根长棍插入自己心脏,道:“你”便即气绝。

吴真子抽出长棍,旋即跃回到大殿高阶,当真是来也闪电,去也闪电。吴若雄的胸口登时鲜血如注,砰的一声,尸体重重跌落在地,群雄一阵胆寒。

吴真子向武当派弟子道:“现在这些武林流寇已成瓮中之鳖,要是谁不听我这个掌门的话,下场”指着高阶下的柳若雄的尸体,道:“和他一样。武当派弟子听令,即刻把这群中原流寇杀了。”

他胸有成竹,脸上不自觉的现出得意之色。武当派中一名弟子走出人群,向吴真子郑重磕了一个响头,道:“多谢师父多年栽培之恩,弟子没齿难忘。自此之后,咱们恩断义绝”脸色突然一变,愤怒的指着吴真子,怒道:“杀了武当派逆贼吴真子,替柳师叔报仇。”

吴真子脸色大变,冷冷道:“孙涛,你要造反,为师成全你。”电光一闪,已欺到了孙涛面前,嗤的一声,手中长棍插入了他心脏,冷笑着抽回长棍,叫道:“还有那个徒弟想欺师灭祖,就请站出来,为师一并清理门户。”他料想清理了这两个害群之马,定再无人敢做出头之鸟。

他正欣喜莫名,又待欲出口道:“武当派弟子听令,即刻把这群中原流寇杀了。”话还未说,武当派所有弟子竟一齐跪下,齐声道:“多谢师父多年栽培之恩,弟子没齿难忘。自此之后,咱们恩断义绝。”齐声高呼:“杀了武当派逆贼吴真子,替柳师叔报仇。”

吴真子被这猝来之变惊得脸色更加大变,一时竟怔住无言。

清决道:“吴真子,在大是大非面前,你竟连你武当派弟子都不如,哈哈哈。咱天下群雄都是一顶一的好汉,今日破釜沉舟,奋力一战,能杀几个鞑子算几个鞑子,不枉活这一遭!”拂尘一挥,生出一股刚猛力道,右掌推出,猛的拍向杜青烛,口中叫道:“我先铲除了这个武林败类!”

杜青烛见来掌太过刚猛,自知不敌,心生怯意,微一避闪,几个蒙古高手已经抢出阵营,阻击清决。

众豪杰纷纷动手,广场之上顿时一片大乱。灵珠双目如钩,死死地盯住萧十三,早就按捺不住,要为自己一雪前耻,右掌背在身后,掌心腾起一团黑雾,蓦地里向萧十三疾拍而去。

风如玉叫道:“大哥,心恶僧灵珠!”萧十三拿剑在手,使出一招‘翼若垂天式’,斩向灵珠右掌,灵珠右掌一缩,左掌又拍了出去。

两名蒙古高手从殿内抬出一个鎏金宝座,纳罕信自坐下,双目深邃,幽幽的望着乱作一团的广场,自己苦心孤诣,今夜务须把中原各大派一打尽。广场四角的弓箭手不断往里射箭,各派弟子不断中箭,伤亡惨重。

山下的元兵围攻上峰,广场上人越来越多,刀光血影间,各大派伤亡的越来越多。萧十三道:“清决道长,鞑子越聚越多,山顶上不宜久留,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二人杀出一条血路,引各派下山。”手中剑招不停,又与灵珠斗了数个回合。

清决见再无更好的法子,道:“好,我们一起杀下山去。”接过弟子们抬的太极重剑,运上八卦神功内劲,大杀大砍,欲替群雄扫出一条下山的通道。

萧十三不与灵珠纠缠,左手连抓几个元兵,向灵珠掷去,逍遥神功和佛罗功内劲透入元兵体内,来势汹汹,灵珠不敢怠慢,全力去接扔过来的元兵,再去看时,萧十三已与清决道长汇合在一起。

两把宝剑:逍遥剑与太极重剑当先开路,金光闪处,杀出一条血路。众豪杰都心领神会,跟在二人身后,奋力拼杀,向山下奔去。

纳罕在高阶上对广场发生之事,尽收眼底,一览无余,微微道:“释放信号弹!”

砰砰砰三声大作,三枚信号弹划破长空,霎时间照的峰顶上光明如昼。山下登时鼓声大作,更多的元兵冲上峰来,原来这三枚信号弹示意山下元军往上猛攻。

萧十三和清决联手带领群雄艰难杀下半山腰,山下的元兵潮水般涌而上来,山上的元兵、蒙古高手也杀了下来,群雄伤亡愈加惨重,元兵越聚越多,黑夜之中,五台山被火把点亮,厮杀声震天作响。

众豪杰杀到天明,但见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元兵仍不见损少,反倒愈加增多,山上的蒙古高手轮番冲击群雄,令群雄更加元气大伤,死伤无数。群雄砍杀一夜,疲累不堪,已成强弩之末。

萧十三见群雄猩红着眼,满脸疲惫,寻思这般毫无休止的奋力砍杀,再拼杀上半日,非得累的虚脱不可,到时恐有全军覆没之危,高声叫道:“众群雄听着,萧某有个提议:一般群雄先歇息,另一半群雄作战,半个时辰之后,再换过来,如此倒换,直至杀到山下。”

群雄会意,一半群雄围成一个圆圈,在外围奋力砍杀元兵,把另一半群雄围在里面,令其休息。直至朝阳初上,山腰上辉煌万丈,元兵仍如潮水般袭来。两拨群雄连续倒换了几班,都已经抵抗不住,俱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出招上已是有气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