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逐利做走狗(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2792 字 2019-04-29

不一刻,不问大师率群雄杀到了殿前,中原群雄三路人马汇合起来。(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又过片刻,东路峰下和右路峰下杀声大作,点仓绿宗和点仓红宗中了元兵埋伏,伤亡惨重,退败上峰来了。五路群雄会合在了一起。

纳罕一拍掌,掌声绵延出去,又从暗处涌出一千余名蒙古高手,把众群雄团团围住。

清决万分愧疚,向萧十三道:“萧大侠,我若听你劝言,不致叫大伙落到这般地步!”目光如炬,赫然一转,射在大殿高阶上的杜青烛身上,怒斥道:“杜青烛,亏你还是崆峒派掌门,武林大家,竟是这般无耻卑鄙,竟认鞑子为父,你这等乱臣贼子,遗臭万年,碎尸万段,都难解其恨!”

杜青烛不以为然,道:“清决,我崆峒派是甘肃门派,你中原武林休在这说三道四!你们都是与朝廷对抗,犯上作乱的贼子,罪当该诛!太师运筹帷幄,今日你们一个个都跑不了了,快快就擒!”

纳罕微微道:”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杜掌门愿意归顺朝廷,是实大务的真豪杰,大元天子是主宰天下的明君圣上,区区几十万流寇就能撬动我们大哉乾元之脉么?众位群雄都识大体、识大义,要是哪位想归顺朝廷,归顺我蒙古总坛,就请站到我这一方,我纳罕必将以礼相待,引为上宾,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蒙古总坛罗天下蒙古高手,元朝太师纳罕担任坛主,统帅蒙古群雄,纳罕感恩戴德,为元廷甘效犬马,鞠躬尽瘁。可那元朝皇帝子沉溺淫乐,早把国是抛在九霄云外。纳罕痛心疾首,冒死上奏,劝诫皇帝勤理政务,勿要荒废国事,奏折每次都被奸佞人扣押,皇帝回复遥遥无期,既算皇帝知道,也会置之不理,反倒要责骂纳罕哪壶不开提哪壶,纯粹没事找事。纳罕心灰意冷,又不愿见元廷就此衰败,便独自承担起和汉人武林对抗的重任。

萧十三讥笑道:“什么明君圣上?什么荣华富贵?纳罕,你可真是大言不惭!元廷残暴,鞑子灭绝人性,如今义军四起,天下归心,不出数年,所谓的大元朝毕将呈崩塌之势,一命呜呼!”

纳罕忍住怒火,道:“萧兄,我向来对你以礼相待,你要是这般口出孽言,我可真要和你撕破脸了。”平青云接过话茬,大声道:“这个真是天下第一奇观也!我请一问,太师连脸都没有,何来撕破嘴脸?若真要撕得话,只能撕太师的屁股了,可这么一撕,太师岂不要屁股开花?哈哈哈”

他谈笑自若,浑似不觉已身在重重包围之中,群雄听他戏谑态势之言,登时哄然大笑。

杜青烛向群雄大声道:“众位群雄听没听说过,君君臣臣的道理?元朝太子是君,我等是臣,臣用忠于君,这点显而易见的道理,都不懂么?我恳请众位明理的豪杰,这就投靠蒙古总坛,杀尽流寇,共襄大举。”

萧十三反唇相讥道:“君君臣臣?鞑子占我大好河山,实乃入室之盗,我等杀之还不解恨!武林中就是有你这种卖国求荣之徒,才使我等汉人沦落在鞑子铁蹄之下,你可真是不要脸至极!”

杜青烛怒道:“哼,萧十三,你他妈的别跟我讲大道理,你这大魔头杀了我的表弟,如此丧心病狂,灭绝人性,这笔账,还有资格在我这里指手画脚?杀我表弟这笔账,我迟早跟你算!”

清决喝道:“杜青烛,你表弟也不是只什么好鸟,杀之活该!萧大侠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当真是有极大地资格怒斥你!”

萧十三接过话茬,动容道:“我萧十三既算是个大魔头,可我还知道自己是个汉人,你杜青烛数典忘祖,真让天下群雄耻笑!”仰天大笑不止。杜青烛登时脸红脖子粗,实已无法辩驳。

燕朝庸鹰眼一转,忽然道:“不对!能对我们五路大军作出应对之策,我们全盘大计定已泄密,说明群雄中有内鬼!”众群雄一片哗然。

萧十三忽觉后脑勺疾风凛冽,身子不动,反手向后一掌,正是佛罗功的内劲,饶是这般应变奇速,出掌阻格,肩头仍被一根棍子戳中。棍子上夹带极大内劲,幸得萧十三内力浑厚,世所罕敌,体内真气震开长棍,肩头仍是隐隐作疼。拿棍之人飞身一掠,又乱点一通,他点法风驰电掣,快似闪电,好几个门派的掌门人俱被点中,闷哼一声,瘫软在地。

拿棍之人去势不消,几个起落,落在了大殿的高阶上。群雄目光全都射向拿棍之人,无不大吃一惊,那人翻着白眼,手拿一根长棍,正是武当派的掌门人吴真子。

武当派群弟子万料不到内鬼竟是自己崇敬有加的师父,一时慌张无措,六神无主。吴真子的师弟柳若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道:“师兄,你你这是怎么了?你你怎么站到了鞑子那一方?你你快回来!”

燕朝庸冷笑道:“柳兄,你别自欺欺人了,你师兄投靠了鞑子,内鬼正是他!”柳若雄连连摇头,大声道:“不!不!我不相信!武当派与少林派都是享誉数百年的名门大派,堂堂武当派掌门人怎会干”‘这种勾当’没有说出口。

吴真子叹了一口气,道:“师弟、众武当派弟子,我怕人多嘴杂,为免泄露出去,这才没告诉你们。太师文治武功,天下第一。”抬起长棍,指着众群雄,道:“等把这些乱臣贼子杀了,我们武当派就是中原第一大派,我吴真子就是中原武林盟主,光复武当派的大业便大功告成!”

后起之秀太极派在短短数年间压过了引领风骚数百年的武当派,吴真子心有不甘,一直卧薪尝胆,意图东山再起,可忍气吞声数载,前不久又在黄山天下巅输给清决,错失盟主之位,吴真子恼怒已极,暗中投靠了纳罕,纳罕许诺他事成之后,叫他当武林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