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动心·月华如练(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2736 字 2019-04-29

那夜朱元璋大宴群雄,凤阳前来敬酒,萧十三明察秋毫,从她眼神中,便瞧出对自己动了心,当时一笑而过,浑没放在心上,没想到她竟当了真,不由得浑身一震。www.6zzw.com(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这时细细瞧去,花树下,这少女穿一袭青衫,身材高挑,腰肢纤纤,一头乌黑垂肩的秀发,柳眉弯弯,睫毛长长,一双眼睛澈若秋水,脸蛋儿晶莹剔透,双颊生晕,撅着嘴儿,亭亭玉立,实有说不出的俏美,更有说不出的可爱,隐隐对她生出无限喜欢,不知不觉间对她动了真情。

正在心潮思涌,凤阳忽然道:“我不想叫你萧叔叔。”萧十三奇道:“为什么?”凤阳低着头,来回不住的缕着秀发,过了一会儿,才道:“我想叫你十三哥哥。你与我父帅以兄弟相称,我若嫁给你,岂不乱了辈分,以后我叫你十三哥哥,便可名正言顺的和你长相厮守了。”她声若蚊蝇,几不可闻,终究仍带着女孩儿般的害羞。

萧十三内力深厚,耳目通神,一字一句的全听在耳中,大受震惊,心中思潮起伏。又听凤阳道:“十三哥哥,你你觉得我好么?”萧十三道:“好很好。”凤阳大喜,道:“你要是觉得我脾性、样貌、身段等都如你意,我就把我给娶了吧。”

萧十三更加目瞪口呆,他天性狂放不羁,经历诸般磨练,性子方始收敛,却仍是坦坦荡荡之人,眼见月光笼罩中,花树之下,她一副认真执着的模样,所说之话是如此开门见山、直截了当,不由得怦然心动,对她更加喜欢。

凤阳见他动了情,又羞又喜,道:“十三哥”萧十三突然脸色一变,面露狰狞道:“我是大魔头,你不怕么?”凤阳神色大变,吓得花容失色,连连后退。萧十三顿觉自己这般恶作剧太过了,心中歉疚,伸手去拉凤阳。不料凤阳噗的一笑,把白玉般的手放在他掌心,笑道:“大魔头已变成了萧大侠,你以为我真的怕么?”

萧十三笑道:“好你个丫头,又在骗我。”不自觉的手掌一合,攥住了她的手,便在此刻,脑中蓦然出现三妹的影子,胸口一震,松开了凤阳的手,心口一痛:“我和三妹虽只能做兄妹,可她对我情深意重,我与凤阳结为秦晋之好,岂不令她伤心欲绝?”转念又想:“也好,我若娶了凤阳,断了三妹对我的念头,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不至于让她痛苦一辈子。”

忽听凤阳道:“十三哥哥,你在想什么?”萧十三一怔,笑道:“那你便叫我十三哥哥,我日后再与你父帅解释一番。”忽的叹了一口气,道:“只想我萧十三纵横江湖三十余载,刀光剑影,只如一梦。没料想苍天竟恩赐予我,你这般俊巧可爱的姑娘,当真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你既然信得过十三哥哥,我便发誓”昂起头来,对着明月起誓:“一生一世善待凤阳,与她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白头到老。”

凤阳大受感动,眼圈发红,眼角不知不觉的湿润了。没想到萧十三身为武林豪杰,天下皆知的萧大侠,说出如此闻之若饴,大触人心的柔情蜜语,举起白玉般的手,也对着明月起誓,哽咽道:“我凤阳发誓,一生一世对十三哥哥好,至死不渝。”

萧十三胸口一暖,把凤阳揽在怀里,柔声道:“谢谢你,凤阳。”

凤阳把脸颊贴在他温暖的胸膛上,只觉身在梦中,忽然哎哟一声,道:“不好!”萧十三一惊,问道:“怎么了?”

凤阳嗫喏道:“你和我在一起,那你的三妹风如玉风姐姐怎么办?”原来那日在群雄宴中,凤阳对萧十三一见钟情,便拜托洞庭八蓑,打探萧十三有没有心上人,才知萧十三独身一人,不过他三妹对他一往情深。凤阳听了之后,又开心,又难过,便在此刻,终于说了出来。

萧十三拉着她坐到花树边的长凳上,严肃认真道:“这你便也知道了。我们六大魔头情同一家,亲胜兄妹。在我眼中,她是我的亲妹妹,我对她只有兄妹之情,绝无恋人之意。”

凤阳笑道:“我果然没有看错,料来光明磊落的萧大侠,绝不是用情不专的情场浪子。”萧十三伸出手指,勾了勾她的俏鼻,笑道:“好你个凤阳,私下里竟把我想成这般不堪。”对她爱不释怀,忍不住又把她搂在怀里。

月色皎皎,璧人相拥,凤阳忽然道:“十三哥哥,你和你五位弟弟妹妹如何相识的,其中想必有许多故事,你说给我听听,好不好?”

萧十三道:“我,我说给你听听。我二弟淡若清风燕朝庸本是山西镇武将军的谋士,元帝昏庸无能,听信镇武将军仇家的谗言,将镇南将军斩首示众。那仇家早就暗中听说朝庸武功高强,怕他为主报仇,留下祸患,便斩草除根,派蒙古高手追杀。他见追兵甚多,自己独木难支,好汉不吃眼前亏,连夜逃命。那些追兵各个骑着日行千里的骏马,追了数十里地,终于把朝庸围住了,一番厮杀之下,大批蒙古高手损失殆尽,朝庸也身负重伤。那仇家手段毒辣,唯恐第一批蒙古好手失手,紧接着便派出了第二批。不等朝庸逃走,又被第二批高手围住了,恰巧我从此地经过,出手救了朝庸,我俩意气相投,结拜兄弟。”

凤阳道:“原来如此,我与洞庭八蓑八位叔叔刚从辽东回来,一路所见,尽是饿殍遍野,触目惊心。元帝如此昏庸无能,把天下搞得乌烟瘴气,民不聊生,也休怪天下义军四起。”

萧十三点了点头,继续道:“我四弟平青云才高八斗,满腹经纶,参加科举考试,只因是汉人子弟,那主考官是蒙古权贵,大笔一挥,青云便名落孙山,反倒是一同参加科举,纨绔粗鲁的蒙古子弟一举高中。青云忿忿不平,趁夜摸进那主考官的家里,一刀把他杀了,本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却被同乡告发,朝廷通缉于他,幸被我二弟、三妹所救,我们四人结为了亲兄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