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小女·皓若明星(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2835 字 2019-04-29

清决四处斜瞥,见中原各大门派无不对本派倾羡有加,心中更是快意万分。(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萧十三见太极派八名弟子在广场中央,随太极之理而动而舞,大叫一声好,寻思:“这阵法叫八卦阵法,清决道长故意把它说成太极剑阵,是在避讳他曾用八卦阵法在洛阳龙阳镖局把我围困住。看来清决道长真的是对我坦诚相待了。”想及那日在洛阳龙阳镖局大战中原群雄,要不是侥幸逃出太极八卦剑阵,终究会被困在阵中,输个一败涂地,见剑阵舞的密不透风,不禁心有余悸。

他又想,去年清决道长率领中原群雄,在洛阳龙阳镖局伏击自己,大哥凌正云因此自刎而死,主因便是清决道长设计逼迫,但深因何尝不是自己年少轻狂,犯下大错,因果报应?长久以来,对凌大哥,总是有无限愧疚,此时此刻,登觉一切都释然了,一切恩怨需得放下,人之百年,过了之后,无不都是烟消云散?

无眉与众弟子剑光四合,收剑式表演完毕,齐齐施礼,退了下去。

朱元璋笑道:“太极派的太极剑阵果真名不虚传,真让我朱元璋大开眼界。哈哈,不过我朱元璋也给大家准备了一份惊喜,不知大家想不想见一见是什么?”众人被吊起胃口纷纷喊道,快快把惊喜拿给大家,一睹为快。

朱元璋英气逼人的目光,忽然转柔,道:“我朱元璋有一女,名叫凤阳,她活泼好动,喜欢云游四海,纵览大好河山,时常在我耳边唠叨,说江山如此多娇,一定要出去好好看看,好好玩玩。swisen.com她是我最疼爱的女儿,方尽天下大乱,我担心她的安危,一直拦着不让她出去,可凤阳又是撒娇,又是给我捶背,对我是死缠烂打,没有办法,只得让她出门去以开眼界,四处游玩。这不凤阳刚刚从辽东游玩回来,跟我说长白山的巍峨壮阔,松花江的美丽富饶,说的我也心痒痒了,哈哈哈。她生性活泼开朗,听说我等众人击败了陈友谅十万水军,凯旋大捷,特意为大家表演一曲歌舞,给各位助兴。”他言语中满满的都是父亲对女儿般的浓浓爱意,说起这个调皮的女儿,只觉得心都要融化了。

话刚说完,广场上突然云雾缭绕,好似仙境一般。便在此刻,身穿一袭蓝色长裙的少女从云雾飘了出来,那少女大约十四五岁年纪,一头瀑布般的青丝垂在肩头,两道秀眉弯若明月,长长的睫毛之下,是两只黑漆漆、水汪汪的大眼睛,皓若明星,极有灵性。她明眸皓齿,肌肤胜雪,俏丽无边,宛若仙境中而来的俊俏仙女。

那少女落落大方,快步走到广场中央,朝众人嫣然一笑。这一笑极为自然,毫无半点害羞胆怯,更无半点娇柔做作,叫人瞧来,实有说不出的舒服;这一笑极为可人,俏皮中带着可爱,可爱中带着撒娇,撒娇中带着活泼,活泼中带着娇羞,娇羞中又带着倔强,端得上是一个世所罕有、俊俏绝美的少女。

广场上的众人不由得既惊为天人,又倍感亲切。坐在右首上位,一向温文尔雅、淡若止水的无眉道长,目光触及那少女,不知为何,霎时浑身发热,脸上红的发烫,一颗心砰砰剧烈跳个不停,不敢再瞧那少女,可越不看,越坐立不安、越心神不定,忍不住又看向那少女,这一看,目光似定在那少女身上,再也移不开了,两眼不由得痴了。

朱元璋笑道:“这就是我的女凤阳。”

那少女凤阳长袖一扬,六名同样身穿蓝裙的随舞少女围拢过来,乐声一响,翩翩起舞,矫矫若仙。

萧十三见凤阳玉足轻轻一点,裙摆飞扬,在空中翩然而舞,与地上翩翩起舞的六名少女交相辉映,像极了一副七仙女翩翩起舞的仙境画卷。不禁想到了三国时,曹植那句: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又想到了汉乐府云:“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瞧向她俏美无边的脸蛋儿,心中不由得一荡。

六名少女轻舞长纱,将凤阳围在中间,众群雄只觉得这六名少女容貌已是出水芙蓉、绝丽不凡,但和凤阳一比,不由的黯然失色。

凤阳从众少女中间翩然而起,好似百鸟朝凤;随风而摆,又若飘渺仙子。

待到一曲停歇,凤阳表演完毕,众人已然痴了,没回过神来,过了许久登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欢呼声,只觉得意犹未尽。

只见凤阳俏皮的走到朱元璋面前,娇嗔道:“凤阳拜见父帅。”绕到朱元璋身后,伸出两只白玉般的双手,给他揉肩、捶背,哄得朱元璋心花怒放。

朱元璋开怀大笑道:“不愧是我的乖女儿,我的好凤阳,没白疼一场。你不是整日和爹爹说钦佩武林豪侠么,今夜我等以酒助兴,不如你敬各位豪杰一杯,也遂了你的心愿。”

凤阳一曲舞毕,已叫群雄神魂颠倒,听元帅叫她再敬自己一杯酒,纷纷轰声喊好。

凤阳笑道:“既然父帅都说了,凤阳又岂能不从命呢?”接过侍从端来的一杯酒,面对众豪杰,笑道:“女儿凤阳年纪尚,斗胆敬各位中原豪杰一杯,一是敬各位侠肝义胆,为天下百姓黎民谋福祉;二是敬诸位英雄好汉助我父帅成就一番惊天伟业,日逐鹿中原,问鼎天下,还黎民百姓一个太平盛世。”

众人听凤阳谈吐不凡,更是惊为天人,纷纷站起,齐齐举杯,与凤阳对饮。

无眉道长的目光痴痴地盯着凤阳,生怕她会突然消失不见,一颗心跳得更加快速,脸红的更加发烫。他眉清目秀,容貌平素态度温和,举动斯文,彬彬有礼,要在平时,绝不会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头之鸟。但不知是哪来的勇气,又端起一杯酒,目光不离凤阳,大声温柔道:“凤阳姑娘敬我们天下群雄一杯酒,荣幸之至。太极派的无眉道长,代表中原各大派,回敬凤阳姑娘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