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圣母·逃之夭夭(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2976 字 2019-04-29

圆子不仅好,来势劲力不凡,诡异汹汹,若射在身上,非死即伤。(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萧十三心念电转:“不等杀了陈友谅,我便被这些圆珠射死了。”双手如盘龙闹海般,呼出劲力,长袍鼓鼓,意图把圆子卷入自己袖中,以消去劲力。

谁知圆子却在空中斗排阵型,分左右、上下袭向萧十三。萧十三大声呼好,棋逢对手,怎能不满心开怀?当即施展佛罗功,只觉丹田气涌而上,劲力充盈双掌,大开大合的拍将出去,把圆子反击回去。

身子随之下落,足下甫一落定,抬眼去瞧,不禁眼前一亮,甲板上落下了一十六个白衣翩翩的少女,都是十几岁年纪,金发碧眼,美丽绝伦,大异中原女子。

随之,又有一名女子落在十六名少女前面,那女子也是金发碧眼,三十岁有余,笑颜盈盈,绝美无比,身上隐隐透着一股邪恶之气。

只见那三十来岁金发女子深情款款的来到陈友谅面前,娇声道:“波斯摩尼教圣母苏喀拉,拜见中原圣上,有些事耽误了,还请圣上宽大为怀。”陈友谅兀自惊魂未定,见强援到来,不禁增了底气,笑道:“圣母哪里话,你及时赶到,朕高兴都来不及。”

萧十三听这女子自称波斯摩尼教主苏喀拉,当即明白了。私下里,朝庸曾和自己说过,白莲教里高手如云,武功最厉害的莫过于十大金刚。陈友谅从西洋请来七色护法,又从波斯摩尼教中请来圣母苏喀拉。这波斯圣母是仅次于摩尼教主的掌权人物。自己那日刺杀陈友谅,只见到七色护法与霹雳二老九大金刚,眼前毫无疑问便是白莲教第十大金刚了。

中原的明教是摩尼教的子教,且摩尼教与中原的白莲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圣母苏喀拉长居中原,是为中原明教与摩尼教之间的信使,汉语十分流利。陈友谅把波斯圣母招到自己麾下,叫她加入白莲教,称作‘金刚’,为己所用。几月前回波斯摩尼总教处理事务,回到中原便听说皇帝率十万大军攻打应天,便匆匆赶了过来。

苏喀拉来笑盈盈的走到萧十三面前,娇羞道:“你就是萧十三?”萧十三一怔,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萧十三?”

苏喀拉娇媚道:“中土武林,谁不知逍遥十三郎的名号?这么一位英俊潇洒、罕有匹敌的男子不是萧十三萧大侠,又会是谁?妹妹我多年来早就相见哥哥一面,没想到今日在这里见到了哥哥,妹妹我心中鹿乱撞的厉害呢。”

萧十三笑道:“圣母的嘴巴真甜啊。我萧十三何德何能,竟让圣母这般钦慕,惭愧惭愧。”两人相视而笑未逆于心。萧十三又道:“你既然叫我一声哥哥,那我就叫你一声妹妹吧。妹妹,今日之事都是我们中土的家务事,妹妹身为波斯人,就别插手了好么?等我杀了陈友谅,我在和妹妹对酒邀月,如何?”

苏喀拉盈盈一笑,道:“十三郎好话道。哥哥难道不知我不仅是摩尼教的圣母,也加入了白莲教,是白莲教的十大金刚之一么?你觉得我会袖手旁观么?”

萧十三笑道:“好,圣母,萧某得罪了。”身形一晃,纵掌拍向苏喀拉。苏喀拉娇笑道:“我就领教一下逍遥十三郎的功夫。”边说着,长袖善舞,双手一扬。

萧十三眉头一皱,只觉双臂各被针扎了一下,夕阳映照之下,定睛一看,原来是被苏喀拉袖中射出的两根极细极长金丝射中。

苏喀拉格格娇笑,右臂一扬,右袖间的金丝有激射而出,萧十三边施展轻功避了开来,边还了一掌。苏喀拉斜身一闪,左臂又是一扬,左袖间的金丝疾射向萧十三。这两个金丝又细又长,不易察觉,射的又是极快,颇是诡异,加之苏喀拉内力深不可测,萧十三一时无法找到克敌之计,只能暂时一边闪避,一边还掌。自是苏喀拉的金丝伤不了萧十三,萧十三的掌力也伤不到苏喀拉。

清诀一心想杀陈友谅,苦于七色护法阻在身前,阵法严密,前进不得,心中又气又怒。七色护法心沉若定,一心一意、兢兢业业的围住清决。

清决施展八卦神功一番猛攻,竟难奏效,当即沉下心来,脑中心念电转,思索七人阵型破绽。这七色护法与自己太极派的八卦阵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七色护法每一人武功都极为强大,组成的阵型比八卦阵法更为厉害,一时难寻对策,僵持住了。

便在此刻,风如玉担忧萧十三安危,无眉挂念师兄清决生死,从岸边汉兵、白莲教高手中杀出重围,一齐跃上陈友谅所乘的主舰。无眉左手拿着自己的太极长剑,右手吃力的抓着太极重剑,叫道:“师兄,太极重剑,接住!”

重剑如穿云腾雾般,稳稳落在清决手中。重剑在手,如虎添翼,精神大振,仗剑一扫,威猛无铸。七色护法禁不住扩大了包围圈。无眉见状,在七色护法包围圈的外面,出剑干扰,七色护法一时腹背受敌,苦不堪言。

但见狂风疾暴中,清诀的太极重剑凝入八卦神功的真气,劈天盖地的出招,威猛莫敢有当。每出一剑,劲风如刀,割的七色护法双颊生疼,压迫的七人不住后退。这样连出到第十剑上,加之无眉在外围帮忙助阵,七色护法的阵法渐渐溃不成形。

出到第十一剑,七色护法再也经受不住太极重剑至刚至阳的威力,七人七人急忙散开。七人形散阵不散,仍旧围成一个大圈子,阻挡清决接近陈友谅。

便在此刻,风如玉已和萧十三联起手来,一齐对付摩尼圣母苏喀拉。

主舰上的船员回禀陈友谅,颤抖着说道主舰已经搁浅,试了几下,已不能再重新入江,还是赶紧乘坐船为是。陈友谅大惊失色,叫道:“快给朕备船。”霹雳二老的手不住的颤抖,慌张道:“听到了没,快给皇上备船。”白莲教众高手慌了神,忙乱之间,一时竟找不到船。

无眉一看,大声叫道:“师兄,陈友谅想逃之夭夭。我来阻住,你去杀掉陈友谅。”唰唰连出两剑,拦在七色护法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