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蝴蝶·诗情画意(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2659 字 2019-04-29

针灸起了效用,忽然风如玉手指动了动,萧十三又惊又喜,趴在她脸旁,低声轻呼:“三妹,你怎样,三妹,你醒醒。www.83kxs.com(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又过了一会儿,风如玉浑身剧痛烦恶,微微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萧十三那张她日思夜想的脸庞,想伸手去牵他大掌,浑身却使不上一丁点儿力气。萧十三知她心意,轻轻攥住了三妹冰冷的纤纤玉手,低声道:“三妹,大哥陪着你,大哥哪都不去。”眼泪终于忍不住,滚落到了风如玉的手背上。却听风如玉急道:“大哥、四弟,你们快快跑。”忽的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活死神仙到里屋药房取了一个药瓶,递给萧十三道:“这是我用虎耳草、夏枯草、千日红、天南星、田七、板蓝根等等数百种草药混合秘制的药丸,你每日未出太阳之前,给她服下一粒,辅以你体内神功,可以挨得到天山。”萧十三接过药瓶,道:“多谢!”活死神仙道:“好,事不宜迟,萧兄即刻启程,赶赴天山罢!”

萧十三问道:“前辈此处可有信鸽?”活死神仙道:“有。”从屋外笼子里捉来一只洁白如雪的信鸽,萧十三不胜感谢,简单草拟了一封信,飞鸽传书,把大体详情告知远在中原洛阳的四位弟弟妹妹。

拜别活死神仙,萧十三背起三妹,飞身下峰,解开骏马,飘身坐上。三妹在前,自己在后,左手环她腰腹,右手扯动马缰,急喝一声,但听得骏马嘶鸣,四蹄翻飞,箭也似的直奔了去。

依活死神仙的法子,每日东方未白,萧十三给三妹喂一粒百草制成的药丸,再把真气注入她体内阻缓掌毒,不致极快恶化,到得第七日上,风如玉已醒了过来。

其时二人身处秦岭的崇山峻岭之中,山峦叠嶂,青翠耸峙,萧十三故意绕开秦岭剑派驻地,走了一条山间道。

此时,萧十三把她抱下马来,在溪流旁的一块草地上歇息。萧十三把她昏迷之后的事情简述了一下。

风如玉虚弱无力,身子软软的倚在萧十三的胸膛上,鼻中闻到他男子特有的气味,双颊不禁泛红了,偷偷的握住了萧十三右手,道:“大哥,三妹倚在你胸膛上,真真好。”萧十三心中一漾,听她声若温兰,饱藏爱意,不由得热血上涌浑身发烫,忍不住要将她紧紧抱在怀中,忽的脑中一个严厉的声音泼来凉水:“萧十三,你真卑鄙,你已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岂敢有非分之想!”

萧十三猛地一下子惊醒过来,又是懊恼,又是自责,不断咒骂自己,怎能对三妹动儿女私情。忽的一惊:“三妹身中剧毒,朝不保夕,她要是向我表露心意,我我是该接受,还是拒绝?接受,无疑是禽兽之举;不接受,她命在旦夕,于心何忍?”一颗心砰砰乱跳,就怕三妹提到这一关节,故意岔开话题,道:“都怪大哥不好,冒失鲁莽,害得你受这等重伤。”风如玉紧紧攥住他的手,道:“大哥,时候,你救了三妹的命。三妹替你挨上一掌,那是天经地义。倒是我,死就死了,连累你陪我同来西域,我我心里过意不去。”风如玉被人唤作‘蛇蝎娘子’,向来性情冷漠、寡言少语,如今和大哥同去西域,但见四周崇碧,青山绿水,和大哥相依为伴,虽身受重伤,生死未卜,却只觉得自己是世上最最幸福的女子,不知不觉间,心中关着少女心扉的那扇门被悄然打开了。

萧十三道:“不准乱说!大哥绝不会让你死,即算是千苦万难,也要去落雪峰,问雪婆婆要上一碗紫金神兽的热血,祛除你身上的剧毒。你要是死了,我我也就”不由得生了一股凄凉之意。风如玉急道:“大哥,我若死了,你要好好活着,我不许你自寻短见,我也不许你内疚!三妹要是连累了你,我要死不瞑目!”萧十三胸口如被巨石重重一击:“三妹对我情义如此之深,我我如何敢辜负她?”

忽然之间,风如玉竟开心的笑了起来,萧十三大吃一惊:“三妹一向冷若冰霜,别说是笑,哪怕是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容也是罕见之至,她她怎么突然笑了起来?”正在思潮起伏,胡乱猜想之际,又听三妹笑道:“大哥,你猜得出三妹为何这么开心?”萧十三不敢去猜,神情尴尬,道:“大哥大哥猜不出。”

风如玉抬起脸来,呆呆的望着萧十三,仍旧紧紧攥住他的手,红着脸道:“三妹从最大的心愿,就是和大哥你在一起。只有我们两人,青山绿水间,一起聊聊天,一起说说笑,我我觉得那是我心里最美的画面。”脸上泛起娇羞,又道:“没想到我重伤之余,老天爷竟遂了我心愿,不管是死是生,三妹都心满意足,没有遗憾了。”

萧十三胸口一痛,不禁红了眼眶,哽咽了一下,道:“好,大哥陪着你。”忽听风如玉道:“大哥,你快看。”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两只蝴蝶相互追逐,在蓝天绿地溪间翩翩起舞,不禁一呆。只听风如玉害羞道:“大哥,你看这两只蝴蝶,一只像不像你,一只像不像我?”

萧十三害怕她真的把两人间的那层窗户纸捅破,故意打趣道:“‘蛇蝎娘子’几时变得如此诗情画意了,哈哈哈,三妹,你口渴了么,我给你取点溪水来喝。”

其时两人距潺潺溪流仅咫尺之遥,萧十三的右掌轻轻挣脱三妹的手,从腰间取下皮囊,斜向下伸出长臂,澄碧晶莹的溪水欢快的跑进皮囊去了。萧十三把皮囊递到三妹的朱唇玉齿旁,风如玉脸一羞,轻轻张开嘴唇,咕嘟咕嘟的口喝了起来。

萧十三笑道:“三妹,这溪水甜么?”风如玉羞得面脸通红,甜笑道:“甜。”

两人饮饱了骏马,翻身上马。这次萧十三坐在前面,风如玉从后紧紧环住他腰,一张侧脸紧紧贴在他温暖结实的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