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无眉太极剑·清决计万全(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2795 字 2019-04-29

无眉一窘,说道:“晚辈要出剑了。www.6zzw.com(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唰’的抽出太极长剑,捏了一剑诀,施展开太极剑法,攻上前去。赫卓阴阳怪气的叫了一声,一把软剑绳子般缠向无眉腰腹。无眉不慌不乱,连使三招‘兵来将挡’,迫使软剑缩将回去。

无眉初次和这等高手过招,面临这等大阵仗,难免紧张生怯,好在他剑法练得炉火纯青,弥补不足,三招迫使赫卓回剑作守,信心大增。接着就是一招‘飞剑游龙’,手中的长剑挟着白茫茫的剑芒,像一条长龙般游走逼攻。

赫卓料不到眼前这个稚嫩青涩的道士剑法竟这般高强,脸上一怔,花枝招展的道:“好厉害的剑法,人家喜欢。”手中软剑不敢懈怠,软软的剑身缠向太极长剑的剑尖。

无眉毕竟还是经验甚少,见软剑缠了上来,不避锋芒,反而抢上硬攻。赫卓的软剑最拿手的就是一个‘缠’字,缠住对方身体,缠住对方兵刃,逼迫对方反攻为守。无眉只需要迫使软剑近不了身,挥洒自如的施展太极剑法,便会和他周旋的游刃有余。

谁知软剑一经缠住太极长剑,无眉犹如盲人失拐,剑招施展不出,连续回抽长剑,却紧紧的被软剑缠着动弹不得。他心急之下,丹田突然生了一股劲力,急窜到手臂上,猛的一震,竟将缠在太极长剑剑身上的软剑震飞了开来,正是八卦神功的内劲。

原来无眉毕竟是缺乏临场应变的经验,平日里和太极派诸位师侄们对招,都是一板一眼的按套路来,难免是‘花拳绣腿’——中看不中用;实战之中,却是以性命相博,可不管你这个好招,那个好招,只要打败对头才是好招,因此最重要的便是随机应变。他虽然无数次见师兄与他人恶战,毕竟不是身临其境,终究是‘眼高手低’。

适才太极长剑被软剑缠住,眼看无计可施,却用八卦神功挣脱困境,一霎之间点醒了他。他顿开茅塞,如获至宝,信心大增,当即一一施展开太极剑法,辅以八卦神功内劲,和赫卓堪堪斗将起来。赫卓甚是怜惜这个容貌俊美的道士,也不偷施花分散,和他挑逗周旋。

两人斗了四五十招,兀自难分胜负。清决道长见师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大为欣慰。他虽在阵外旁观,却比自己亲自上阵更加紧张。看到无眉施展精妙剑招,脸上喜形于色,看到无眉剑招出的不当之处,紧锁眉头,一张脸就像六月的天,阴晴不定。

斗到一百招上,功力深浅自显,无眉满脸汗水,渐渐落到下风。他越战懂得越多,也不似开始时那般慌乱,处在劣势,亦沉着应敌,脸上丝毫不见慌张。

清决重重的点了点头,寻思:“我果没看走眼,师弟是个潜力极大的可造之材,假以时日,必定更加把太极派发扬光大。”他也不急于出手相助,认真的瞧着无眉的神色、招式,以便到时和他详谈时,指出他的不足之处,加以改进。

不安分的软剑又缠住太极长剑,赫卓猜到无眉又要用八卦神功的内劲挣脱,当即催动内劲,把对方内劲压得偃旗息鼓,发不出来。赫卓笑道:“人家看你长得白白净净的,好生欢喜,让我来摸摸。”五指上凝上劲力,只需抓下,就叫无眉破相毁容。

无眉情急之下,使出八卦烈焰掌,左手掌心腾起一团熊熊火苗,骤然拍向赫卓。赫卓大惊,出掌和他一对,掌心像是被炙烤一般剧痛难当。他恼羞成怒,软剑死死地缠住太极长剑,袖口一动,便要向无眉撒花分散剧毒粉末。

清决一直暗中监视着赫卓的一举一动,眼见他偷施毒手,闪电般扑将上去,大掌凌空拍了过去。赫卓无暇再撒毒粉,松开太极长剑,甩将出去,不让清决靠身。清决练成八卦神功,两双手像钢铁一般坚硬,手掌内劲四溢,徒手攥住软剑,另一只手上的拂尘锋利如刀,斩向赫卓。赫卓侧身一避,忙去挣脱,软剑被清决紧紧地攥住,哪能挣脱的出来?生死之际,赫卓独自飞身向后跳了数下,这才站定,一颗心快要跳出来,暗呼:“好险,好险!”

清决扬手一扔,软剑落到赫卓手上,森然道:“承让!”扭头又向无眉道:“这一战比得不错,不费师兄我数十年的教导。不过要戒骄戒躁,踏踏实实的练武,方才成大器。”无眉谨听教诲,道:“师兄教诲的是,师弟牢牢谨记。”

清决寻思:“再比斗下去,徒劳无益,需得和少林不问大师里应外合,方能脱困。谷口狭长,只要不问大师等人占据了谷口,我等群雄出谷时,就不致于中了埋伏,腹背受敌。”突然间,他一声长啸,声音中蕴藏内力,远远地送出谷外,不问大师定已听到了。群雄俱知到了紧要关头,纷纷暗中按住兵刃,只等清决道长一声令下,救了七大派,杀出重围。

竹亭中的纳罕等长啸声止,幽幽道:“清决道长智勇双全,坐上中原武林盟主之位,果名不虚传。道长一声长啸,莫不是在喊救兵?蛮力抢取,不过是匹夫之勇。”

清决微微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哼,即算是我中原武林比过了你蒙古总坛,你会放了七大派么?”纳罕摇了摇鹅毛扇:“我是大元朝的太师,说话向来一言九鼎,道长还不信?只要你胜了我蒙古总坛,立即大摇大摆的走出幽兰谷,谁都不敢拦。”

清决目光如电,射到纳罕身上,道:“嘿嘿,你必是做了万全准备,胜券在握,要不然也不敢说此大话。即算是我胜了,你在狭长的幽兰谷口设下埋伏,居高临下,我岂不束手待擒?”纳罕幽幽道:“道长疑心太重,总是信不过我,嘿嘿,不过也无妨,双方定了输赢之后,你就真真正正的知道我是正人君子了。”

忽听得狭长的谷口脚步声烈烈响动,清决心头一喜:“不问大师定已将纳罕埋伏在谷口的伏兵料理了。哼,解了我后顾之忧,等一会儿不问大师率另一部分群雄到来,就可全力以赴的对付眼前的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