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天下第一手·剑随白云东(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2659 字 2019-04-29

诡剑子棋逢对手,心中畅怀不已,一根松枝随心所欲,妙招也堪堪使出。(看啦又看小说网)萧十三不甘人下,连番强攻,剑招似剥茧抽丝,绵绵不绝,片刻之间,两人又拆了二十几招。

萧十三寻思:“他之目的,是想和我较招之后,找出自身不足和破绽,其后弥足,再和师父逍遥老人一较高下。但师父隐居山野,不愿过问江湖纷争,更不想和诡剑子一决高下,去争夺所谓的天下第一高手,我若打败了他,他自然会想:‘我连他徒弟都胜不了,如何打得过,他这个做师父的?’他心灰意冷,必然不会再去麻烦我师父。”念及到此,剥茧抽丝般又攻出六招。其中三招是逍遥十三剑式里的招式,另外三招是现学现卖诡剑子的招式。

诡剑子略一惊讶,拂枝卸他招式。萧十三突然拔地而起,使出逍遥十三剑式里最精妙的‘圣人无名式’,剑尖点向诡剑子肩头。这一招在架住松枝后骤然施袭,来势极是突然,料想诡剑子已来不及回护,无论如何是解不了这一招的。

不料诡剑子匪夷所思的化攻为守,又化守为攻。松枝突兀点出,未及逍遥剑点上肩头,松枝便触及到萧十三的前胸。

只觉得松枝上一股诡异柔和的劲力压在萧十三胸前,未等运内劲抵御,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急退。其时萧十三身子凌空,斜向下跌去,眼看要摔在松泥中,身子勉强一侧,用逍遥剑拄地一点,身子兀自晃悠几下,才平稳站在地上。他大吃一惊,诡剑子不过用松枝轻轻点了自己一下,倘若再稍稍用力,自己非死即伤,作了一揖,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刚才晚辈使这一招,料想前辈必败无疑。万万想不到前辈,叫万万绝不可能变为可能,须臾之间,反败为胜。晚辈大开眼界,不是你的对手。”他虽不耻诡剑子狂傲之性情,对他的武学造诣之敬佩却愈加增升。

诡剑子微微一笑道:“我看得出,你说的都是肺腑之言,绝无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之嫌。逍遥老人有你这个好徒弟传承衣钵,可我”忽然间神情落寞,叹了一口气,又道:“纵使我练到天下无双之境界,但百年之后,后继无人,也是枉然。”

凝视着萧十三,眼神里闪过一丝亮光,喜道:“你是一个好徒弟,但逍遥老人不是一个好师父。既然他无情无义,将你逐出师门,不如你拜我为师如何?百年之后,我把最得意的‘诡剑气宗’绝技传授给你,你便是天下第一高手。而我,也不至于将我苦练的一手功夫,付之流水。你看如何?”

萧十三自小拜在逍遥老人门下,感情至深,听他如此说来,正义凛然道:“前辈说话怎如此不知分寸?你诬蔑我师父‘无情无义’,不过是逞一时口舌之快,有何意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养育我成人,教给我一身功夫,我萧十三磨齿不敢忘。拜你为师?哼,萧十三绝不做这等无耻之事!”

诡剑子勃然大怒,他情知萧十三和自己一样骨子里都十分狂傲,也知他是个不折不扣重情重义的汉子,要他背弃师门,另投他派,是绝无可能。只是自己一身绝世神功付之流水不免可惜,好不容易看中萧十三这个自己中意的传人,他却断然拒绝,不禁生了愠色。

诡剑子又想及数十年前败在逍遥老人手下,妒意大起,怒道:“拜我为师,就是无耻之事?你可知天底下有多少人想拜我为师!”冷眼瞧着萧十三,喝道:“我看你是嫌我的武功比不上逍遥老人,是不是?”

萧十三凛然道:“我绝无此意,前辈硬要加些莫须有的罪名,那就悉听尊便。”诡剑子性格诡异,虽对常理一清二楚,却最恨违背自己意愿之人。萧十三不愿拜他为师,虽是君子行为,他非要让萧十三难看不可,说道:“到时我打败逍遥老人,便是天下第一了,想拜我为师的更是何止千万,我如此看得起你,你竟敢拂我盛意,看来是存心与我为难?”

风如玉怒道:“存心与你为难,那又怎的?你这个糟老头子,蛮横无理,好不要脸!”打了一个鞭花,卷向诡剑子右臂。诡剑子左臂向外一探,伸出拇指、食指捏住鞭身。

风如玉大惊,用劲扯动长鞭。长鞭被双指捏住,竟纹丝不动。诡剑子道:“丫头,不知道什么叫不自量力?”蓦的双指松开长鞭,轻轻一弹,使得正是‘弹珠指’手法。风如玉被他指尖劲力弹出了三丈远,背脊倚到一株松树,才阻住脚步。

萧十三见三妹受了欺负,怒道:“前辈一声痴迷武功,难道紧紧就是为了天下第一的名号么?”诡剑子道:“那便如何?倘若你苦练一身武功,到头来还要屈之人下,那你练了又有何用?自我年少之时,我就下定决心,练成最厉害的武功,成为天下最绝顶的高手。哼,我现在只差一步之遥,这数十年来,我自创‘诡剑气宗’,已把它练到出神入化的地步,逍遥老人造诣再高,也一定不是我的对手了。只要我找到他,就可轻而易举的把他打败,到时我就是天下第一高手。嘿嘿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千秋万载,舍我其谁?那是何等的威风,哈哈哈”

萧十三不以为然道:“不错,练得一身武功,有时是大有裨益。当初我还是小孩时,我不会一丁半点武功,鞑子杀光我全家,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那时我就想,要是我会得一招半式,阻止鞑子行凶,也不至于家破人亡。因此我侥幸逃脱之后,跪了三天三夜,哭诉着求逍遥老人收我为徒,师父见我可怜,动了恻隐之心,破例收了第一个弟子,将逍遥神功倾囊相授。”长长叹了一口气,恨恨道:“我永远忘不了杀我全家的那个鞑子的模样,我学有所成之后走,苦苦找寻,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找到那鞑子,我一脚把他踢翻在地,他害了怕,向我跪地苦苦求饶。哼,鞑子无缘无故杀光我全家,我自不会手下留情了,杀的他全家上下七七四十九口人一个不活,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