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空山竹林中·艺高知音少(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2664 字 2019-04-29

诡剑子身形一晃,避开太极剑芒,手握真气之剑,微微一动,那有形无质的真气之剑时而变长,时而缩短,时而大如太极重剑,时而小如匕首小刀,伸缩自如,随心所欲,似在炫耀平生最得意绝技。swisen.com(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清决一击不中,连着抢上三招,只觉狂风大造,攻势猛烈。

诡剑子手掌微微一动,真气剑霎时变得和太极重剑一般粗长,轻轻点在攻势凌厉的重剑剑身之上。清决顿感手臂剧痛,太极重剑登时脱落在地。清决惊得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恍如梦中,虽觉不真实,却真真感觉到了切肤之痛,胸口似被千金重物痛击。

诡剑子右掌又一侧,真气之剑缩回掌心,消弭于无影无踪,冷冷道:“还不服?”清决自知技不如人,再纠缠下去,只会自取其辱,铁青着脸,忍气吐声,不再言语,回到太极派群弟子所在。

诡剑子走到萧十三身边,道:“萧十三,你记性不错,这就是我自创的‘诡剑气宗’,还算厉害?”神色间不免洋洋自得,又道:“当年我说过,等我练成‘诡剑气宗’,逍遥老人绝不是我的对手,当年一别,我和他约定今年在黄山一决高下,可我近几个月寻遍大江南北,也未觅到他的踪迹,莫非是他怕了?你可知道你师父现在何处?”原来数十年前诡剑子练会‘弹珠指’手法,心高气傲,自诩天下第一,找逍遥老人比试。两人寒暄之时,提前约法三章:两人须用尽全力,绝不能故意让招。要是诡剑子输了,可以再找逍遥老人挑战一次,回去就闭关潜心自创一种名叫‘诡剑气宗’的天下无敌剑法,日后再来挑战,一定会将他打败;但逍遥老人所志不在武功,在于山水也,平生不会再追求武功更高境界,追求怡然自得,知足常乐。他要是输了,诡剑子就是当今天下武林第一高手。

年幼的萧十三躲在石后,有幸见证这场天下最厉害的两大高手对决。两人鏖战一天一夜,终是逍遥老人更胜一筹,用一把竹剑,打败了诡剑子。自此之后,诡剑子足不出山,在荒无人烟的空山竹林中苦思冥想,自创‘诡剑气宗’。自是不知萧十三自创‘逍遥十三剑式’之后,狂妄无知,自高自大,去各大门派叫嚣挑战,连搓各大高手,犯下了失手杀了崆峒派的语空老人、戳瞎了武当派掌门吴真子的双目、致使秦岭剑派掌门诸葛无适双腿残疾等等不一而足的错误。武林都言萧十三罪行累累,罄竹难书,将他冠以‘大魔头’的称谓。各大门派同病相怜,联合起来,一齐去找逍遥拉人要人。逍遥老人身为极有名望的武林前辈,自不愿误入歧途的徒弟死在众派手上,百般纠结,无可奈何之际,只能含泪将萧十三逐出师门,叫他远走天涯海角,别再踏入中原一步,这才和五位弟弟妹妹去了忘忧岛。哪知半月前出了红衣谷主事件,他才迫不得已,回归大陆。

这一节,诡剑子是不知缘由的。他乖戾孤僻,心高气傲,更不会询问他人,仍以为萧十三还是逍遥老人的徒弟。徘徊洛阳之时,暗中听到几个门派的掌门闲暇私聊,知道天下武林各大门派在中原武林盟主清决道长统一领率下,于龙阳镖局围攻伏击诛杀大魔头萧十三。他心头一亮,寻思萧十三必然知道他师父逍遥老人的下落,这才过来了。

只听萧十三当着天下群雄,惭愧道:“晚辈因铸成大错,早已被师父逐出师门,已十几年没见到他老人家了,更别说知他现在何处。”想及年少时师父指点自己习武时的谆谆教导,想及师父和蔼的神色,关切的目光,登时情不能已,不禁潸然泪下。

诡剑子道:“逍遥老人收你做徒弟,真是三生修来的福气。这么好的徒弟,这逍遥老儿竟把你赶出师门,真是老糊涂了。”

萧十三听他称呼自己师父逍遥老人为逍遥老儿,大是不悦道:“前辈和晚辈师父同为宗师,平起平坐,怎能对晚辈的师父以‘老儿’相称?”

诡剑子不怒反喜,道:“好,是逍遥老人,不是逍遥老儿。这逍遥老老人真是收到好徒弟了。”瞧了瞧萧十三的神色,道:“把你右手手腕伸出来。”

萧十三依言伸出手腕。诡剑子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分别搭在他腕处内关、灵道、经渠三穴,一股强劲的真气涌入萧十三体内。刚才萧十三自击一掌受伤之处,登觉舒畅无比,全身真气澎湃涌动,过了片刻,重伤不药而愈,恢复如初。

诡剑子道:“我们走吧。”武当派掌门人吴真子怒道:“今日我们来的目的就是诛杀大魔头,凭你一句,他说走就走?”

忽听得一声惨叫,吴震子右臂已被折断,诡剑子也回到原地,冷冷道:“他现在可以走了么?”吴震子的武功以快著称,但自己手法之快和诡剑子手法之快比较,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只在须臾之刻,诡剑子就把自己手臂折断,自己却无察觉和还手之力,只觉浑身一股恐怖惧意直冲头顶,他冷汗直冒,嗫喏道:“可可以。”

萧十三飞身而出,将躺在水泊中的一众豪杰的穴道一一解开,那些晕倒之人用真气催醒。其时凌飞得到讯息,已携着妻子李芸来到了大厅内。萧十三飞身入厅,向凌飞道:“萧叔叔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爹爹,你恨我么?”凌飞通情达理识大局,咬紧牙关,恶狠狠道:“我不恨萧叔叔,我只恨这些人面兽心的所为武林正派。萧叔叔,诡剑子前辈要带你离开,你赶紧走。爹爹的后事,我一人就料理了。”萧十三道:”好孩子,好好厚葬你爹爹。“又来到凌正云尸身面前,心如刀割,道:“大哥,十三十三对不起你,你你保重。”强忍泪水,转身出了大厅,昂首凛然道:““诸位豪杰,我对不起我凌大哥。日后龙阳镖局少镖主凌飞接任镖主之位,有谁和龙阳镖局作对,便是和我萧十三作对。谁敢不知天高地厚,冒犯龙阳镖局,我萧十三定将他一家老小杀个偏不甲不留。”口气之严厉,院子里的天下群雄无不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