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兄弟深情·万古长青(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2804 字 2019-04-29

萧十三怒道:“胡说八道,你只知凭空捏造,胡乱臆断,你难道真的见我萧十三杀了铸剑者?不瞒诸位,我与铸剑者王兆天惺惺相惜,引为至交。m4xs.com(www.k6uk.com)六年前,东海恶僧摩空来铸剑谷,抢夺长恨剑。我听到消息,马不停蹄的去往铸剑谷。其时摩空受了他一掌,狼狈逃回东海,我赶到时,他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他临终之前,将长恨剑托我保管。他有一个儿子,已失散多年,若找到他,我自会将长恨剑物归原主。遗憾的是,到现在都未查明她的下落,因此这把长恨剑一直由我贴身保管!说我杀了铸剑者,纯属放屁!”

大厅人群中又一人道:“嘿嘿,铸剑者王兆天已死,当时只有你二人在场,现在算是死无对证,现下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鬼才知道真假!”

清决道长道:“萧十三,你独吞长恨剑,将二十三个门派灭门,伤了这么多英雄豪杰,况且这里边许多人亲眼见到你出手杀人,你还有什么话说?”

出手杀人的‘萧十三’是红衣谷主乔扮的,但萧十三见众人恶目相对,再去解释也是徒劳,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听见笑声中颇有凄凉之意,又想及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禁不住毛骨悚然,无一不寒而栗。

站在清决道长身畔,一直不发一言的年轻道人终于开口,低声道:“师弟看萧十三说的情真意切,绝不像撒谎。7k7k001.com师兄,现下真相未明,其中有许多谜团未解,我看还是等查明真相,再对萧十三下手也不迟。”这名书卷气甚浓、温文尔雅的儒雅道人名叫无眉,是太语真人的第二个弟子,也是关门弟子。当年太语真人见他眉清目秀,温和善良,很是喜欢,收他为弟子时,他才不过十一二岁年纪。其后太语真人仙逝,清决道长打败上官称霸,当了武林盟主,便对无眉寄予厚望。

清决道长是无眉的师兄,年长十几岁。正所谓长兄如父,平日里对无眉甚为严厉,督促他学太极派真牌绝技八卦神功,期望他将来继承太极派掌门之位,继而再和自己一样,成为中原武林盟主,将太极派更加发扬光大。

此刻听到自己最喜欢的师弟竟对大魔头萧十三仁慈手软,出言袒护,低声厉声道:“师弟,你一向宅心仁厚,心肠仁慈,已被大魔头的表面给蒙骗了。他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的一清二楚么?”

无眉一怔,清秀的脸庞微微涨红道:“回师兄,不知道。”清决道:“既然不知道,那就少妄下断言为好。”无眉道:“师弟明白了。”

他师兄弟二人故意低言,却被内力充沛的萧十三听在耳中。萧十三讥讽道:“清决道长,你身为堂堂中原武林盟主,却不如你师弟通情达理、明辨是非,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萧十三转过身去,叫道:“大哥!”凌正云见自己的十三兄弟被各大派围攻,心中惭愧不已,低下头来不敢看萧十三一眼,听到‘大哥’二字,浑身一震,颤身抬头,伸出双手,一把扶住萧十三,道:“十三兄弟!”言罢,喉头哽咽,难再发一言。

萧十三恳切道:“大哥,十三对不住你,你冒着和天下武林反目成仇的风险,和我萧十三义结金兰,此情此意,我无以为报。今日是我侄儿凌飞的大喜之日,我不该前来,我……我给你添乱了。”

凌正云生性豪迈,但听萧十三非但不怪罪自己,反而将罪责大包大揽,失声道:“十三兄弟,大哥对不住你,大哥糊涂啊,竟……竟陷你于危难之中。十三兄弟,你……你为何不问,大哥为何给你送请柬?”

萧十三道:“大哥待我亲如兄弟,绝不会加害于我,送请柬,便是想叫我和凌飞的喜酒。”凌正云摇了摇头,道:“近些时日,江湖上都说二十多个门派惨遭你十三兄弟灭门,但是大哥知道你的为人,大哥当然不信。但是清决道长和崆峒派掌门杜青烛、点仓二宗、昆仑三老等人找上门来,说要我借着飞儿三月二十八日大婚,将你骗到龙阳镖局大宅,然后将你……将你……我当然不从,杜青烛等人就威胁我说:‘你要是不做,我就将你一家老小杀了!’我更是不从,道:‘龙阳镖局是天下第一镖局,势强人多,连少林方丈明远大师都敬我三分,你竟敢动我家眷一根手指头试试!’谁知一旁的不厌大师道:‘萧十三罪大恶极,我师伯明远大师,派我做全权代表,你要是敢不写请柬,少林寺第一个出面,将你的家眷杀的一个不留。’我见他身为一代高僧,却满脸杀气,不禁悚然。清决又说:‘只要你给萧十三送上请柬,不管他来不来,谁都不敢伤你一家老小一根汗毛!’,于是我寻思:‘给我十三兄弟写一封请柬那又如何?你平日飘忽不定,难觅踪迹,他们如何找得到你?就算找得到你,你所见虽是我的亲手笔迹,但知我必也邀请天下群雄,他们肯定想联手对付你,对你十三兄弟大大不利,你知道其中关窍,定不肯贸然前来喝你侄儿凌飞的喜酒,我就谢天谢地了!二来我又想,你若真的前来赴宴,我可向中原群雄,解释你十三兄弟绝不是这种卑鄙无耻之人,我定命令镖局上下数千人,护你周全!谁知……谁知……逆徒陈敬之、许涛、洪坤忤逆犯师,投靠了清决道长他们,致使我成了孤家寡人,我恨我,恨我无知,恨我愚蠢!其实我是自欺欺人,其时我心里早就明白,只要我给你送上请柬,无论刀山火海,无论何等艰险,你都会欣然赴宴,是大哥连累你,大哥无情无义啊。”膝下一软,给萧十三跪了下去。

萧十三伸手扶住,动容道:“大哥无需自责,当我接到请柬时,我就发觉你大弟子陈敬之神色不对,我寻思:‘大哥和我是莫逆之交,绝不会加害我,定是红衣谷主的师父从中作梗,或许陈敬之已被红衣谷主的师父收买了,想危害天下武林各大派和大哥,所以我来了。我知道以本来面目定会给大哥带来麻烦,所以乔装易容,一是来喝喜酒,而是暗中防范红衣谷主的师父暗下黑手。万料不到,陈敬之、许涛、洪坤竟被‘光明磊落’的清决道长等人威逼利诱收买,是我连累了大哥!我萧十三被称作‘大魔头’人人唾弃,唯恐避之不及,是大哥不为世俗偏见,心甘情愿和十三义结金兰,此等轻易,我萧十三没齿难忘,死又何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