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张灯结彩婚宴兴(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2762 字 2019-04-29

忽听到一阵不男不女的阴笑,霎时间闪过两道金光,司马觉、司空杰手背各中两剑,神斧和剪子一齐掉落到草丛中。www.luanhen.com(www.k6uk.com)两人大骇,待要再拾起兵刃,又是闪过两道金光,四足俱被割中,足下一软,扑倒在草丛中。

等二人勉强站起,抬起四目,路边赫然站立着一人,既高又瘦,脸上浓脂艳抹,右手拿一把剑长及肩的软剑,左手却粘着兰花指,分不清是男是女,便是伯都的大师兄,‘阴阳人’赫卓。

伯都见大师兄赶到,狼狈着爬起,向赫卓嘿嘿笑道:“是大师兄来了,多谢大师兄出手相救,几日不见,大师兄功夫突飞猛进,佩服佩服!”他虽是自高自大之人,对赫卓却是毕恭毕敬。一来赫卓性格怪癖,让人捉摸不透,二来自己稍有不慎,言语差池,便会遭到赫卓毒打。他武功远在赫卓这下,几次总是吃哑巴亏,久而久之便摸透赫卓喜欢奉承之语,每每对赫卓都是大肆拍马。

司马觉大骇,寻思:“这人又是谁?刚才他出招,我我怎的没看见?”惊恐道:“你你是‘蒙古总坛’里的哪号人物?”

伯都抢前一步,耀武扬威道:“我大师兄是”想起师父嘱托,忽觉不妥,急忙住口。司马觉寻思好汉不吃眼前亏,蒙古总坛高手如云,合二人之力,也绝不是眼前二人的对手,日后存活性命,再报仇雪恨也不迟,笑道:“原来是‘蒙古总坛’的两位高手到了,大家哈哈大家想必是误会一场,多有得罪。”大声叫道:“两帮弟子听令,大家伙生了误会,都罢手停战,我们走。”司空杰急了,怒道:“我不走,‘蒙古总坛’各大高手杀我中原武林许多英雄好汉,今日就是拼死一命,也绝不做孬种。”司马觉气的直跺脚,低声道:“糊涂,糊涂,留下只是必死无疑,日后再报仇难道就晚了?”

阴阳人赫卓阴阳怪气道:“想走,有那么容易么?师父既然叫我和师弟抓你们,你们一个都逃不了?”司空杰怒道:“你爷爷的,你师父是谁?乖乖说出来,我饶你一命。”赫卓扑哧一声,掩嘴而笑,嗤之以鼻道:“你说话怎么这么不知分寸,逞强算不得英雄好汉,知道么?”话音未绝,已闪身到了司马觉、司空杰身前。两人大愕,还未回过神来,金晃晃的软剑像一根绳子般,缠住司空杰的神斧,往回一拉,巨斧脱手,砍在身旁一棵郁郁葱葱的青树上。

司马觉大惊,连出三剪,谁知赫卓晃身到他身后,用软剑缠住他的腰腹,甩将出去,直摔得他鼻青脸肿,口吐鲜血。

两帮弟子见两位帮主败北,士气大泄,再无招架之力,霎时被蒙古武士杀的片甲不留。司空杰、司马觉见地上死尸一片,无一活口,悲从中来,破口大骂。赫卓、伯都却不理会。伯都在赫卓身旁,堆笑道:“大师兄真厉害,其他五帮派的人都抓住了?”赫卓道:“当然了,他们都是一只只小母鸡,我可是一只老鹰,小母鸡再多,也斗不过老鹰,你说呢?”

伯都一个劲道:“是,是,是”向蒙古武士道:“将神斧帮司空杰和剪子帮司马觉绑了,一并抬回去!”赫卓道:“咱俩快回去,师父兴许另有要事吩咐。”拈了一个兰花指,搔首弄姿的大步而去,伯都跟在其后,亦步亦趋的走远了。

萧十三纵马疾驰,眼见快到了洛阳城,明日便是三月二十八,寻思:“外面都言我萧十三将大小数十个门派灭门,我若以本来面目去龙阳镖局大宅贺喜,必会引起群愤,搅了侄儿凌飞的大喜事。大哥冒天下之大不韪,请我来喝喜酒,我却不能不替大哥考虑周全,看来得乔装一下。”到了洛阳边上一个叫新景的小镇,买来锦衣大袍,易了面容,扮成一名富贾大亨。

其时新春三月,洛阳牡丹花开,满城飘香,一派华贵。洛阳是十三朝古都,圣贤云集,人文荟萃,天下之中,十省通衢。萧十三跨马仰望洛阳城高大的城墙,想及一百零五位帝王在此定鼎九州,如今物是人非,惟留空名,唏嘘不已,禁不住叹道:“所谓雄图霸业,过眼云烟尔!”

龙阳镖局是洛阳的名门大户,龙阳镖局总镖头的大公子凌飞要娶李大员外爱女的消息,早就满城皆知。三月二十八日,一大早,洛阳百姓争先恐后的涌出家门,站在路两旁,摩肩接踵,大瞧热闹。凌云身穿红色大袍,胸前挂着大红花,骑着高头大马,引领数乘八抬大轿,从城北的龙阳镖局大宅出发,去城西老丈人李员外家,接自己的娇妻,一路上,不住向道路两旁围观的百姓,抱拳示意。

龙阳镖局大宅在洛阳的北面,虽未处洛阳城央,但高墙大瓦,气派非凡,大门牌匾上‘龙阳镖局’四个金色大字熠熠生辉,门口屋顶上一杆写着‘凌’字的镖旗迎风招展,虎虎生风。萧十三纵马从南门进入,一路熙熙攘攘,不一刻,来到了龙阳镖局的大门外。

其时大宅张灯结彩,大门外挂满红花,宾客从四面八方涌来,一派喜气。大门左右两头大石狮子旁,各站了一排身穿红衣的镖师,垂手而立,气派非凡。门口处左右另有两人,笑着恭迎四方贺喜的宾客。萧十三识得那二人是凌正云的二弟子许涛和三弟子洪坤。

萧十三跃下马来,一名身穿红衣的镖师立时走上前来,接过缰绳,笑道:“您请进,马匹我给您存好,师父在大厅内恭候多时了。”侄儿凌飞大婚,萧十三大是高兴,大步走向镖局的大门。

许涛、洪坤见萧十三大步走来,迎头往里,微笑着,伸手微微一拦,躬身问道:“请问您是”萧十三一怔,这才想起自己已乔装易容,他二人怎会识得?大厅内尽是富商大贾,达官贵人,名门豪流,整个洛阳城的上层人物都云集大宅内,必是安保周全,一般人没有请柬,怎会轻易放行进去?

萧十三低声道:“别声张,我是你们的萧师叔。”许涛、洪坤一怔。许涛错愕道:“你你是萧师叔?”萧十三点了点头。两人又惊又喜,神情却极不自然,连忙低声道:“萧师叔,您请进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