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恩怨源起处(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3173 字 2019-04-29

萧十三大怒,又纵掌击打黑洞两侧。(www.k6uk.com)洞避全是山石,掌力加身,更是无济于事。

萧十三只得落回洞底,说道:“洞口所盖石板厚达数米,洞两边都是山石,更是坚厚,若无机关,恐怕逃不出去。哼,红衣谷主实在卑鄙无耻。”

泉水突然暴涨,瞬息之间已淹到两人的膝处。又过一会,便已淹到两人的腰部。萧、燕两人暗暗着急,寻遍四周山壁也未找到打开洞口的机关。泉水越积越多,不一会便要漫过两人头顶。二人施展壁虎附墙功,贴在洞口的山壁上。

无意之间,燕朝庸瞥见洞口所盖的石板上画着一些稀奇古怪的图画,旁边刻着六行小字,好似西域文字。这些石刻字画年代久远,早就印记模糊,加之光线不甚是好,在洞底底端无论如何是看不到的,恰巧二人为躲避慢慢淹上来的泉水,向上附在石壁上,这才因缘得见。

燕朝庸道:“大哥,这上边画的是什么东西?旁边好像是一段天竺文字。”萧十三抬头一看,仔细辨认,竟大喜道:‘这是西域失传已久的佛罗功,没想竟会刻在此处。“

原来佛罗功是由少林方丈明远大师的师叔玉空大师所创。当年玉空大师与自己的师兄,明远大师的师父玉能大师争夺少林方丈败北,一气之下,远离中原,出玉门关,到达西域,广收门徒,创立了西域少林派。他堪是个不世出的武学奇才,在所练易筋经的基础上,加以变通,创立了这本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谱《佛罗功》。

燕朝庸见多识广,说道:“我听说佛罗功尤以神力见长,若学此神功,加上大哥所学的逍遥神功,或许便能将洞口所盖的石板击碎。大哥你有逍遥神功为基,学此功夫岂不是轻而易举。”萧十三道:“正合我意,现下也无他法,只是佛罗功虽有图画标示和六行小字,但仍晦涩难懂,我尽力而为。”他曾因缘际会,学得天竺文,却也没当回事,没想到今日生死关头,千钧一发之际,所学天竺文竟有了用武之地。

萧十三又往上提了提身子,靠近石板上的壁刻。燕朝庸在下,双足踏住凸起的山石,双手探出,托住萧十三的双脚。

萧十三静气凝神,调运内心,心平气和的练起佛罗功。其时灌进石洞内的泉水不断上涌,过不多时,已淹到燕朝庸的胸部。

玉空大师生性狂躁,所创的佛罗功与少林易筋经,自是有天壤之别,萧十三向来狂放不羁,恰巧对味,练起来神速。萧十三又修炼一会,但觉体内真气盈盈盛满,奇经八脉各处真气涌动,佛罗功的真气与逍遥神功的真气融会贯通,全都贮藏在丹田内了。

泉水漫到燕朝庸鼻口,燕朝庸叫了声:“大、大哥。”萧十三一惊,回过神来,双掌合十,纵掌疾拍头顶石板,只听‘澎’的一股震耳欲聋的声音。石板登时被震碎,落入洞内的水中。

萧十三右手往下一抓燕朝庸,身子往上一跃,跃上了长廊内。又纵掌疾拍,将两边阻路的铁叉、铁剑等尽数打烂。

燕朝庸由衷敬佩道:“大哥果是武学奇才,短短时间竟能将佛罗功炼成,即算是当今中原武林盟主清决道长也只能自叹不如。”

萧十三会意一笑道:“二弟言重了。”向长廊里走去。长廊尽头又是一道石门。石门比长廊高出几尺,黑洞涌上长廊之水在密室前形成了一道水沟。

两人发现密室门上凝结着一层厚冰,寒气不断往外冒,俱想:“正值阳春时节,红花谷中莺歌燕舞,此处怎凭空多出一道寒室,其中定有什么蹊跷。”燕朝庸道:“大哥,红衣谷主身受剑伤,经长廊逃跑,恐怕就藏在此处。”萧十三身负逍遥神功,刚才又练成了以神力见长的佛罗功,内力浑厚,浑身舒畅,让燕朝庸退后数步,掌上又凝成一股真气,直击向那石门,只听轰隆一声,石门顷刻之间被劲力震碎。

石门后是一间寒室,两人抢身而入,见红衣谷主正趴在一道寒床之上,因为失血过多,已奄奄一息。她怀中抱着一个人男子,那男子通身被寒冰裹住,双眼紧闭,显是已经死去多时。

萧十三仔细瞧得寒床上的那个男子,登时恍悟过来,颤声道:“你就是胡红英?你怀中所抱的男子是是铁千柔?”那红衣谷主名字正是叫胡红英。

胡红英失声吼道;“你不要过来,你已杀了他,害得我没了夫君,害的无家可归,你现在还想怎样?我恨我没能杀了你,替柔哥报仇,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勉强拾起寒床上的长剑,但她失血太多,手上哪有力气,呛啷一声,长剑落到寒床上。

她看了看萧十三,又看着自己怀中的铁千柔,霎时受了极大的刺激,登时如疯了般,叫道:“不,你还活着,萧十三怎能杀了你,柔哥,你别睡了,太阳晒着屁股了,你快起来,我给你做了可口的饭菜,你、你应我一声,应我一声啊。”霎时泣不成声。

萧十三登时明白了,为什么红衣谷主口口声声说和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十几年前的那段往事全然涌上了心头。十几年前,他拜师逍遥老人门下,当时年少轻狂,意气风发,加之天资绝顶,武功进步神速,比自己的师兄南剑程漠天、师弟北剑程玉庸先学会了师父逍遥老人所教的逍遥神功,短时间内便在武林声名鹊起。他自诩是武学奇才,日夜苦练,自创出了‘逍遥十三剑式’。自那之后,自以为天下第一,目中无人,不顾师父逍遥老人劝阻,去太行山深处的太极峰挑战太极派掌门人独孤子,去西域昆仑山挑战昆仑三老,去云南点苍山挑战点仓二宗,去……

到头来和江湖各大门派结怨,落得个‘大魔头’的恶名。

这一年的秋天,他挑战完点仓二宗之后,去到武当山,挑战赫赫有名的‘四大道长’,却无意中发现了一名黑衣人趁夜色,偷偷潜进武当藏书阁,偷盗武当绝学。他在来武当山的大道上,就听说许多门派的经书宝典都是不翼而飞,譬如少林《易筋经》和七十二绝技、昆仑派的绝学、太极派的八卦神功书谱等等,寻思:“莫非他就是那名可恶的大盗?”大声喝道:“卑鄙无耻,人家各大门派苦思冥想钻研的武功绝学,殊为不易,你却不劳而获,偷盗人家的血汗,今日叫我碰见了,你别想逃了。嘿嘿,其他门派的武功绝学也是你这贼偷的吧?”

那黑衣人正是铁千柔,他一声不吭,突然一掌击向萧十三,掌速快且毒辣。萧十三猝然接掌,被震退了几步远。萧十三寻思:“此人好生厉害,看掌法不像中原功夫。”当即使出逍遥十三剑式,一招‘翼若垂天式’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