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圣母复何人(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3263 字 2019-04-29

其时天幕拉下,华灯初上,繁华如锦,奢华至极。7k7k001.com(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高楼府落如影观花,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漫天的烟花已然映红了半边天。红衣女子来到城内最富盛名的妓院。妓院名叫倾国倾城,每逢夜晚,嫖客满朋,达官贵人趋之若鹜,市井百姓流连忘返。

萧、燕两人扮成嫖客,尾随进入妓院。众多胭脂女子围拢上来大献殷勤,燕朝庸低声喝道:“滚开一边,爷我看不上你们。”众多胭脂女子嗔怒着走开了。

红衣女子甫一进楼,霎时光彩照人,将那些浓妆艳抹的名妓们尽皆比了下去。众多达官贵人齐齐将目光投向她。个个眼前一亮,若隐若现的红纱下,果见这女子的确姿色过人,倾国倾城,不约而同的聚拢在红衣女子身边,大献殷勤。

红衣女子搔首弄姿,娇嗔道:“你们好坏,都想欺负人家。”声音轻佻妖娆,摄人魂魄。那些达官贵人们更加魂不守舍,各个七嘴八舌,淫笑着否认,均道:“喜欢你还来不及呢,哪敢欺负你。”红衣女子又道:“你们肚中的那些花花肠子,我还不知么?你们都跟我来好么?”娇媚的声音中有一股极难抗拒的魅力。

一众达官贵人早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巴不得将她占为己有,哈巴狗一般跟着红衣女子出了妓院。背后远远地传来老鸨的咒骂声。

其时明月高悬,红衣女子领着众多达官贵人走入一片密林。跟在身后的萧、燕二人身子一提,跃上树枝,藏在密叶中。

忽然飘过一片乌云,遮掩明月,林中忽明忽暗,诡异恐怖。

红衣女子问道:“你们说这儿美么?不如咱就在此地赏月赋诗如何?”一名醉醺醺的的公子哥骂骂咧咧的抢了出来,迫不及待脱去上衣,叫道:“赏什么诗,有个屁用!**一刻值千金,小乖乖,快过来,小爷我疼疼你。”其余众人也附庸着轰然大笑,均是面露淫光,不住的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有几个人不断地催促着脱去上衣的公子哥抓紧。

红衣女子眼睛突然一沉,冷冷道:“你们这些狗男人可恶至极,只想寻花问柳,脑中邪恶丛生,尽是肮脏之念,一点都没情趣。你们怎能比得上我丈夫一分一厘,良辰美景,赏心乐事,要是柔哥还活着,他定陪我吟诗作”竟哽咽住了。

萧十三心口一震:“柔哥?这名字怎的如此熟悉?我我在哪里听过?”苦苦思索,一时却又想不起。

红衣女子突然面露杀气,飘到那醉醺醺的公子哥面前,五指齐抓,咔哧一声,扭断了他的脖子。余众见状,吓得魂飞魄散,大叫起来。如惊笼之鸟,四处逃散。红衣女子冷笑一声,红影四闪,一一扭断众人的脖子。

燕朝庸寻思:“这女子轻功虽比不上我的‘淡若清风’轻功绝技,在这江湖上亦已数一数二了。”

红衣女子杀光所有人之后,看着四周地上一片死尸,目光忽的呆滞,自言自语道:“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到处寻花问柳,淫荡无耻。你们只瞧见我的美色,却不象我的柔哥,和我心意相通,一心一意的只爱我一个。”想及柔哥,更加黯然伤神。

萧、燕二人寻思:“此女子之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几人只是贪图她的美色,却被扭断脖子,丢了性命。只是不知那红衣女子口中的柔哥到底是什么人,竟会让她如此痴情?”

红衣女子轻轻叹了一口气,浑没发生什么一般,施展轻功,步态轻盈的出了密林。其时天刚破晓,她一路飘然而行,如鬼如魅,跃上城墙,出了扬州城。

红衣女子折而向东,曲曲折折,走的尽是阡陌小道,晌午时分到了一片桃树林。其时光景大好,满树红花,蝶蜂飞舞,犹似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红衣女子又沿着桃花掩映间的小径,飘然而走。沙沙小雨不知何时悄然下起,烟雨朦胧,萧、燕二人见那红色背影显得颇为凄凉。

在红花小径中兜兜转转了数百米,红衣女子来到红花环绕的一片空地上。萧、燕两人没在桃林中的花丛里,拨开一束花,暗中向外窥探。

只见空地中央站着一群装束怪异之人,少说也有一二百人。红衣女子慢慢向他们飘近,那群装束怪异之人见红衣女子靠近,全都浑身颤抖,各个脸色诚惶诚恐,好似见到了平生最恐怖至极之事。

燕朝庸隐在花丛中,细细打量。只见这群人的脸色蜡青,好似中了毒一般,眉头不禁微微一皱。待到红衣女子靠近身前,装束怪异之人争先恐后的仆跪在地。

其中一名赤眉青衫老者喊道:“恭迎圣母大驾,圣母万岁万岁万万岁。”言罢,那赤眉老者领着众人数次叩首。拜完之后,众人趴在地上,低着头,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大气不敢出一声,显是怕极了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对那赤眉老者冷冷道:“柯术昭,我叫你们归气门办的事,办妥了没有?”柯术昭颤道:“属属下属下办事不利,还望还望圣母恕罪。”在地上猛烈的磕起头来。地上都是一些碎石子,不多会已磕破额头,鲜血直流。

红衣女子颐指气使道:“废物一个,叫你办这么一件小事,你便如此拖泥带水,不达我所愿,接下来七七四十九天的解药你便没有了,当做是对你的惩罚。”

柯术昭竟扑地大哭:“圣母饶命,圣母饶命,小人已拼尽全力了,小人忠心耿耿啊”数十位与柯术昭一样装束的年轻人,想必是柯术昭的徒弟。也跪倒在地,张口求饶。柯术昭续道:“属下带领门下弟子日夜兼程赶往云南,先后将七星派、金鸡门、滇帮等大小帮派灭门。属下忌惮点仓派是云南武林第一大派,刺探数日,周密部署,暗中埋伏,本想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哪知点仓二宗武功超群,属下与弟子不是他们的对手,拼尽全力也未能灭掉点仓派,反而着了他们的招,损失了十几位弟子,只得只得狼狈回来。还请圣母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归气门鞍前马后,吃苦耐劳的面上,赐给我们解药吧。”

红衣女子显得大为紧张,厉声喝问道:“快说,你们的意图,点仓二宗知不知道?你们到底有没泄露?”柯术昭连声道:“绝没有!属下和门中弟子用的都是你所教的武功,打的都是六大魔头萧十三的名号,绝不敢用归气门一招半式武功。”红衣女子吁了一口气,道:“哼,这还差不多。我叫你们借萧十三的名号去杀光点仓派,好叫云南武林与六大魔头结下不共戴天之仇,哪知你们全是无用的废物,未能达成我愿,还想要解药?”柯术昭颤再次重申道:“属下属下小的属下小的绝没有泄露圣母的丝毫计划,还请圣母开恩,赐给小人解药。”言语间已语无伦次,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