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四大刀王(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3015 字 2019-04-29

风如玉大怒:“装疯卖傻,找打!”手一抖,长鞭扫向铁轮双怪中的大轮怪。www.6zzw.com(www.k6uk.com)哪知大轮怪鬼嬉皮笑脸,斧神差的伸出手臂,徒手抓住了长鞭。风如玉一怔:“行走江湖这么久,还从未有人抓得住我的长鞭,他他武功好高。”手上用劲,长鞭竟挣脱不掉。

萧十三伸出左掌,掌心劲力急吐,击向大轮怪。大轮怪伸出右掌还击,两个人双掌相撞,砰的一声响,炸开一阵白烟。萧十三手臂隐隐发麻:“这大轮怪内力高深莫测,不知是什么来历?”

大轮怪送开长鞭,瞧了瞧萧十三,又瞧了瞧风如玉,道:“嘿嘿,你们二人武功不赖,我要你陪我玩。”小轮怪怒道:“不行,他要陪我玩。”大轮怪道:“刚才他二人是和我过招,不愿意和你过招,懂不懂?”小轮怪道:“放屁!”两人意见相左,登时又在厅口打了起来。

这铁轮双怪堵住厅口,萧十三等人出不得,哭笑不得。平青云忽道:“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他口出此言,乃是想表达自己对这举止怪异的铁轮双怪之不满,望这双怪能识大体,让开厅门。谁知铁轮双怪竟突然之间停止了打斗,齐齐蹦到平青云身边,舔着脸道:“哎,你刚才叽里咕噜的说些什么,好玩极了,教教我吧。”小轮怪道:“教我,别教给他。”大轮怪道:“放屁,凭什么教给你,教我。”两人见平青云故作深沉,不发一言,竟对平青云又亲又搂又抱,实是滑稽之极。

平青云故意卖关子,道:“如此好玩,我岂能随意授之他人?就是不教给你们。”转过身去,背对着铁轮双怪,提高声调,大声自语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悠然自得的吟起孔子的名言。小轮怪听着心里直痒痒,向平青云急道:“哎,你教我,我就把全身的武功传授给你,好不好?”大轮怪不甘示弱道:“你教了我,我就拜你为师,如何?”小轮怪急了道:“你当我的师父,别当他的师父,别教给他,他太笨了。”大轮怪道:”你他妈才笨呢!“

平青云哭笑不得,一本正经道:“要我教你们可以,但要磕头拜我为师,我才教。”他本是玩笑之言,谁知铁轮双怪竟同时扑通跪地,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大声喊道:“师父,请受徒儿一拜。”平青云只是和这两位武林前辈在开玩笑,竟不知弄假成真,铁轮双怪真的拜了自己为师,惊了个目瞪口呆。大厅上的众豪杰也是被惊得哑口无言。

平青云只得硬着头皮,装腔作势道:“既然拜我为师,那么师父说什么,徒儿就听什么,不能有半点违拗,只有这样,我才会将这好玩的‘之乎者也’交给你们,对不对?”这两怪嬉皮笑脸点头称是。平青云道:“那两位乖徒儿,还不快让开厅门口,让我们过去。”

那铁轮双怪乖乖的站到厅门两侧,各自恭恭敬敬的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六大魔头、佟不一师徒三人出了紫墨山庄。铁轮双怪屁颠屁颠的跟在平青云身后,笑屁笑脸的谄媚师父,平青云更加哭笑不得。出得庄外,八人牵过马来。铁轮双怪顺手牵羊,牵了七八十位武林人士坐骑中最好的两匹马,一行十三人奔向麒麟山。一路上这大小怪倒着骑马,于马上翻翻滚滚,片刻不得闲,当真叫众人哭笑不得。每当两怪互相不服,口角不和时,便被平青云的之乎者也,治的服服帖帖。

众人沿着崎岖不平的道路又行了一天。其时正值晌午,太阳炽热无比,十三匹马也显得无精打采,有气无力的缓慢走在碎石路上。

突然之间,前面狭窄的碎石路上蹿出四个拿刀的人,当中一个道:“萧十三快下马受死,今日我们师兄弟四人要替我们的小师弟报仇。”

燕朝庸仔细看了看四人手中四把各异的刀,脑中一转,说道:“此四人为江南有名的‘四大刀王’。这是赤刀手,这是寒刀手,那是苦刀手,那是辣刀手,他们刀法了得,大家小心。”萧十三道:“又来四位寻仇的。”

刚才说话之人是赤刀手,只听他又道:“你杀了我师父蓝面刀王的小儿子,松林八侠说你们定从此经过,叫我们在此等候,必得报血海深仇。”燕朝庸皱眉道:“又是松林八怪设的圈套,他们被红衣谷主玩得团团转,还木知觉也。”

萧十三朗声道:“你们的小师弟非萧某所杀,此事说来话长。我有要事在身,请四位让开道路,以后我萧某会给大家一个解释。”话还未说完,四道金光转瞬即至,四大刀王攻了上来。

萧十三颇为恼火:“分不清黑白,就随便冤枉好人,无耻!”,刚欲拔剑出招,两团影子已冲了出去,正是铁轮双怪。小轮怪指着寒刀手,道:“这个给我玩。”大轮怪道:“不行,这个给我玩。”大轮怪又指着苦刀手,道:“这个让我玩。”小轮怪大叫道:“不行,这个需得给我玩。”

江南四大刀客听这二人当自己为玩物一般,登时大怒,刀势如光,纷纷砍向铁轮双怪。江南四大刀王虽是刀法如神,哪知这双怪武功实是太过高深。这双怪抛出手中铁轮,用掌心的吸力掌控,一大一小、一重一轻两个铁轮,在四大刀王身边游走冲撞。四位刀王手忙脚乱,被两个铁轮撞的嗷嗷大叫,却无可奈何。

大轮怪从怀中掏出一捆细绳,将绳的一端射向小轮怪。小轮怪用双指夹住,两人扯开长绳,一人捏住绳的一端,用长绳戏弄夹在两人中间的四大刀王。玩得兴起,两怪上蹿下跳,左跑右奔,不亦乐乎,过不多时,细绳缠缠绕绕,这四人竟被两怪绑了起来。

突然,一把飞刀快似闪电般射向萧十三,萧十三耳听风声,手臂一扬,挥动逍遥剑将飞刀一格,那飞刀没入地中,了无踪影。抬头一看,迎面山头上立着一位戴蓝色鬼面具的人。燕朝庸举目一望,道:“大哥,他是江南四大刀王的师父,蓝面刀王东方朝圣。”

只听东方朝圣道:“你们这四个没用的东西,竟被这两个相貌丑陋的小老儿玩弄于手掌之中,真是丢了你们江南四大刀王的名号。”又朝萧十三道:“萧十三,你虽为六大魔头中人,但老夫向来视你是条汉子,自认你是正人君子,没想到你竟如此惨无人道,将小儿的手筋挑断,挖掉双眼与心,此仇不报,老夫枉自为人。”说到最后,声音颤抖起来,牙齿咬的咯咯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