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紫墨山庄(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3370 字 2019-04-29

七八十位武林打扮的人士,哗啦啦的分从厅外和大厅里的偏房抢出。(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有的堵住大厅门口,有的分站大厅的左首、右首,将萧十三等人团团围住。佟不一作做贼心虚,低着头,四处张望,顿时吃了一惊。只见左首人群中,有大师兄金剑门掌门梁玉尊、三师兄铜剑门霍在坤及其门下弟子,右首人群中有少林不量、不厌两位大师。不厌的脸上鞭痕明显,尚未消肿。

佟不一心想:“大师兄和三师弟真是阴魂不散。”

只听上首主位的花甲老者说:“老夫久仰‘六大魔头’的名号,今日得见,当真与名声无二。”萧十三等人易容打扮,别人极难分辨,那上首的老者一说,这几人就是‘六大魔头’,七八十位武林人士霎时爆发出惊讶之声。

燕朝庸轻轻摇了摇折扇,微微道:“原来是紫墨山庄的任老爷子,久仰久仰。”主位的花甲老者正是紫墨山庄的庄主任自清。任自清道:“好眼力!不错,老夫正是紫墨山庄的庄主任自清。阁下想必就是轻功了得,外号‘淡若清风’的燕朝庸。素闻燕大侠博闻强识,经史子集,无不精通。上达天下,下至市井,可谓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老夫隐居多年,外人一般甚少知晓,燕大侠却轻而易举将老夫名号道出,果真非同凡响。”

燕朝云鹰目一聚,微微道:“任老前辈过奖了。”

平青云最喜欢嬉笑怒骂,环视四周,只见任自清身后站的一名弟子,正是引八人前来的瘦猴,不禁心生恼怒。他打了一个哈哈,露出极为鄙夷的神色,道:“子曰:惟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做人要光明磊落,我看任庄主也算道貌岸然,怎的使用下流手段,叫你身后的瘦猴子把我们骗至此地,是何居心?”

任自清微微一笑,谦逊道:“平大侠息怒息怒,老夫久仰各位大名,日思夜盼,能一睹尊荣。但又怕各位瞧不着在下,只好出此下策,叫我四徒弟引你们到紫墨山庄来一叙,若生冒犯,还望恕罪。”

萧十三心念电转:“这任自清装模作样,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和红衣谷主是什么关系?他又和松林八怪什么关系?既然是松林八怪抓了小妹,为什么他徒弟手中有小妹的‘玉女拂柳镖’?”道:“既然是久仰大名,萧某敢问一句,任庄主引我们来的目的是什么?”言辞间已颇是严厉。任自清笑了笑的,道:“萧大侠,老夫素闻六大魔头不仅名声在外,武功也不输人下,老夫不才,收得身后六位徒弟,想讨教各位几招,不知可否?”

萧十三道:“任庄主,切磋过招,日后有的是功夫,无需急在一时。今日萧某实有要事在身,刚才见你的徒弟拿着一枚飞镖,不知飞镖的主人现下何处?”任自清捋了捋胡须,正襟危坐道:“萧大侠定是怀疑我抓了张女侠,是不是?老夫一生落落清名,张女侠没在老夫处。”

萧十三半信半疑,冷冷道:“既然任老前辈知道了萧某此来的目的,我就开诚布公。我六妹的‘玉女拂柳镖’在你徒弟手中,料想六妹必在此处,任老前辈却口口声声说不知我六妹的下落,那玉女拂柳镖从何而来,岂非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任自清正色道:“老夫向来一言九鼎,绝非诳语胡言之人,活到现在也从未说过一句假话,在座的诸位武林豪杰可以作证。不管萧大侠信与不信,张女侠没在紫墨山庄。”

萧十三冷笑道:“我家小妹虽没在紫墨山庄,但与你却脱不了干系,任老前辈即是武林名宿,请莫拐弯抹角,大大方方的说出我家小妹的下落吧。”

任自清道:“我确实不知。”

风如玉冷冷道:“任庄主,你谎都不会撒,你鬼鬼祟祟的拿着小妹的玉女拂柳镖,又请了这么一群乌合之众,其心昭然若揭。大哥,他既不肯说,我们这就将紫墨山庄杀一个片甲不留,我就不信任庄主,到时死到临头了,还会嘴硬?”手中不断晃动着辣手毒心鞭,一股怒气已然按捺不住。

任自清愠色道:“江湖上都说,六大魔头中‘蛇蝎娘子’最是心狠手辣,果然名不虚传。将我紫墨山庄杀的片甲不留,口气大得很。”

风如玉道:“对口是心非、表里不一之人,你对他心慈手软,他就会的得寸进尺,所以只能杀了。”萧十三低声道:“三妹,我们没必要节外生枝,小妹不在此处,我们还是抓紧去麒麟山。”风如玉抬头瞧了萧十三一眼,望着他高大的身躯,道:“大哥,三妹听你的。”话语间不再是十分十的冰冷,而是有了三分的温柔。

萧十三双目如电,射向上首的任自清,道:“那可奇了怪了。任老前辈,萧某问你,你可认识红衣谷主?”任自清道:“我从没听过红衣谷主这四个字。”萧十三又问:“你可认识松林八怪?”任自清略一迟疑,道:“不认识。”

平青云在大厅内信自踱步,手中握着大大的判官笔,指着左首的梁玉尊、霍在坤,又指着右首的少林不量、不厌两位大师,问道:“难道这四人不是你请来的么?”任自清道:“是我请来的。”

一旁易容的佟不一抢出来,道:“这四人都是冲我铁剑派来的,与萧大侠等人无关。”

梁玉尊和霍在坤登时恍悟。梁玉尊向佟不一喝道:“怪不得看你眼熟,原来你佟不一胆小如鼠,伪装成了这幅模样。”攥紧拳头,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前诛杀佟不一。但想及几天前被‘蛇蝎娘子’风如玉风如玉等人打的狼狈不堪,心有余悸,只得忍气吐声,静观其变。

任自清道:“佟掌门放心,今日大厅上是切磋比武,谁要敢动铁剑派一根汗毛,那是与我紫墨山庄过不去。”眼神转到萧十三处,微微道:“萧大侠乃一代豪杰,师从当今武林两大剑派宗师之一的逍遥老人门下。不仅学得逍遥神功,而且自创的‘逍遥十三剑式’独步武林。老夫听说,十几年前,在昆仑大雪深山中,萧大侠一招制一敌,一十三招制一十三敌,击败了十三位当时武林顶尖高手,早成佳话,让老夫好生佩服。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但十几年后的今天,萧大侠的造诣恐怕早已更上一层楼。老夫绝非溜须拍马,以老夫来看,恐怕当今武林两大剑派宗师中的另一位诡剑子老前辈,也会忌惮你三分。”萧十三冷冷一笑,道:“任老前辈过奖了,萧某名不副实,不值一提。”任自清道:“老夫向来喜好钻研武功,奈何笨拙,久不成材,自对那些武学奇才叹为观止,甚是仰慕。六大魔头光临寒舍,倘若不显露个一招半式,叫我们大开眼界,未免说不过去了。”

萧十三看也不看堵在大厅的那一帮绿林好汉,寻思:“任自清请来七八十位武林人士,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全是无名之辈,我自一点都不放在眼里。但小妹既不在此处,最要紧事是抓紧去麒麟山,去找松林八怪。便早别过为妙,况且如此众多武林人士虽是泛泛之辈,纠缠起来也甚麻烦,省的旁生事端,还是走为上计。”道:“我们八人来到紫墨山庄任老前辈处荣幸之至,奈要事在身,实为憾事。既我家小妹不在舍下,不便多加讨饶,就此别过,比武之事改天再议,天涯无处不相逢,后会有期。”八人转身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