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乱世英雄(1 / 1)

十三剑歌 剑雨江北 3086 字 2019-04-29

船到安徽境内,八人上岸打听好麒麟山所在,到一个叫怀源的小镇上买上八匹高头大马,折向西南,纵马直奔麒麟山,一路快马加鞭,丝毫不敢懈慢。7k7k001.com(Www.K6uk.Com)

其时草绿花香,正是大好时节,众人所看却满目疮痍,触目惊心。此地尽是难民,衣衫褴褛,十室九空,饿殍遍野,惨不忍睹,和大好风景格外不称。原来元朝残暴,赋税增加,加之灾害连连,农民流离失所,怨声载道,苦不堪言。

燕朝庸道:“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元廷强征民夫修黄河决堤口,百姓忍无可忍,白莲教首领韩山童、刘福通将独眼石人偷偷埋在黄河滩里,杀白马、黑牛立盟起义,在北方中原起兵反抗元廷暴政,以红巾为号,称红巾军。愿农民起义军节节胜利,打到安徽来,解救无辜百姓,复我中华纲纪。”

听罢,萧十三道:“我堂堂中华好男儿多的是,岂容残暴元廷。”八人拿出食物、银两赈济灾民,但见一路上越来越多,徘徊在生死边缘的灾民,深感螳臂当车。自己这点救济只是杯水车薪,无不痛惜难过。

又奔出数里地,迎面来了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元朝将军,趾高气昂,面色狰狞,威风神奇的很。他身后跟着一大队元兵,正驱赶着一群戴着镣铐的百姓,元兵满口全是脏话。只见一名元兵扬起粗鞭,就要落到一个枯瘦如柴的汉人身上,风如玉叱喝:“欺负老百姓算什么本事!”从马背上疾跃而起,手中长鞭跟着抢了出去,啪的一声脆响,将那名元兵兵打翻在地。

那骑马的领头将军见这女子轻功了得,鞭法了得,不禁一愣,旋即双目一瞪,用不甚流利的汉语道:“哎呦,小娘们有几分姿色,嘿嘿,还会几招三脚猫功夫。www.luanhen.com兄弟们,上头说了,武林中人反抗我大元朝,哥哥该杀,杀之重重有赏,快给我上。”其时风如玉已落在了地上,听完这名领头将军说话,手臂轻扬,长鞭打了一个响亮的鞭花,朝他当头打落,只听砰的一声,那领头将军被长鞭打的脑浆四溅,栽下马来

余下元兵大惊失色,犹如惊弓之鸟,四散逃跑。萧十三叫道:“这些人欺负穷苦老百姓,各个该杀!”众人飞跃下马,兵刃闪动,片刻间把元兵杀的片甲不留。又用兵刃砍断百姓身上的镣铐,宽言安慰。活命的老百姓无不跪拜感谢。

萧十三等人话别百姓,又直奔向麒麟山。萧十三暗想:“当今乱世,战火连天,最遭殃的是无辜的老百姓,不知何日战火平息,还老百姓一个歌舞升平、天下太平的盛世。”当下唏嘘不已。

又奔行数里,八匹骏马走进一个山谷中,燕朝庸凝视崇山峻岭,道:“穿过山谷,就离麒麟山不远了。”便在此刻,众人忽然发现一个瘦猴般模样的人从山谷中灌木丛里蹿出,举着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一闪而过。朱大海吃惊道:“大哥,那人手中拿着小妹的‘玉女拂柳镖’。”便要纵马急追。”燕朝庸道:“别慌,小心中了他们的奸计。”

萧十三见这山谷狭窄,四周密林遍布,低声道:“这山谷地势险要,善打埋伏,大家要无比谨慎小心。”众人点头会意。萧十三又道:“咱慢慢跟着那瘦猴般模样的人,看看他什么来路。”又冷笑一声道:“我倒要看看他们耍什么花样!”

萧十三策马不疾不徐的跟了上去,燕朝庸等人尾随其后。那瘦猴模样的人又从灌木丛中闪了出来,故意放慢了脚步,不住晃动着手里的玉女拂柳镖,似有意在前引路。不多时已走上蜿蜒曲折的山路,又奔一会儿,远远望去,半山腰的绿翠掩映中,一座依山就势、构筑精巧的山庄赫然出现在眼前。山庄高墙青瓦,气派威严。

山路蜿蜒,却不崎岖,八人骑着马一直来到山庄前,瘦猴早就窜进山庄不见了踪影。只见门口两边各有一座大石狮,大门屋檐下的牌匾上刻着四个隽永遒劲的大字:紫墨山庄。山庄大门敞着,一个庄丁也无,众人好生奇怪。

萧十三等人把马拴在山庄外的大树下,,小心翼翼进入山庄,一股浓香扑鼻而来。前院种着各类奇花异草,馨香四溢,沁人心脾。到得大厅,但见左右墙上挂着数百幅精美字画。

平青云最喜舞文弄墨,走到一幅字画前,细细观赏,深深品味,颔首道:“这是王羲之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仿笔,不过仿笔归仿笔,竟可以假乱真,此人于书法造诣可说是神乎其神,神哉妙哉。”他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堪是满腹经纶,不仅通晓诸子百家,字画古玩也是手到擒来,精深钻研,但见这一副以假乱真之作,也不禁十分佩服。

旁边另一幅画是《韩熙载夜宴图》,平青云踱步过去,凝神细望,突然睁大了眼睛,露出一副惊讶的神情,不敢相信道:“这,这这是真迹!此山庄的主人绝非是泛泛之辈。”史载,韩熙载文才武略,通音律,晓歌舞,擅诗文书画,家有歌妓四十余名。他眼见南唐国势日衰,痛心宫廷争权夺利,拒辞宰相一职,寄苦衷在歌舞夜宴之中。南唐后主听闻韩熙载糜烂荒纵,派画师顾闳中夜潜韩宅,窥其纵情声色之场面,目识心记,归来画成这幅夜宴图。

燕朝庸道:“韩熙载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其心可敬,吾辈之典范也。”另一旁更有一副北宋徽宗赵佶的名画《芙蓉锦鸡》,萧十三细细观摩,但见画卷满是脏渍,已被唾沫吐得污秽不堪。他寻思:宋徽宗赵佶在位时,奸臣当道,穷奢极欲,国库空虚,民不聊生,内忧外患,纷至踏来,宣和七年金兵南下,赵佶贪生怕死,胆小如鼠,传位给其子赵桓(即为宋钦宗),自称太上皇。靖康二年被金兵所俘,与其子宋钦宗一同沦为亡国之君,最后客死于五国城。燕朝庸道:“这宋徽宗实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今人犹痛“靖康之耻”,实乃千古罪人也。”

萧十三观摩字画时,聚精会神,浑然忘我。而他旁边的‘蛇蝎娘子’风如玉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无心观赏字画,却在不时的偷瞄他。目光每次落到他身上,风如玉的双颊都会情不自禁的泛起红晕,双眸荡漾。与平日冷落冰霜,目光冷漠至极的蛇蝎娘子大相径庭。

八人穿过前厅,又来到阴森森的后院,但见古树参天,葱葱郁郁,淡淡赞叹,这紫墨山庄堪是别有洞天。八人沿着青石小径,穿过清幽,来到高大的后厅里。

只见大厅上首主位坐着一个花甲老者,面貌慈祥,神色淡然。他身后一字排开,站着六名弟子。七人都是闭着双目,听见有人进厅,师徒七人同时睁眼,目光如电。

突然听得一声吆喝,霎时间响声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