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话:命运石之门(1 / 2)

天空中,落下的是冰冷雨滴。

水面下,升起的是钢铁荆棘。

华维稳稳地停在了距离张灵祈二十米开外的水面上。

二十米,是张灵祈的流体金属能前行的极限。

华维的魔术刻印确实能应付钢铁荆棘,但他并不着急。

根据结界初战的经验,黑方lancer的御主,擅长近身肉搏,尽快拉开距离,他才有时间释放魔术。

他想得还是太简单了。

巧克力与香子兰一黑一白,在钢铁荆棘中快速穿行,锐爪弹射而出,于黑暗中的死角,对华维发起了致命一击。

咽喉和心脏被锐爪洞穿。

如果华维没有走动的话,的确是这样的结果。

“是我小看你的使魔了。”

他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依然稳稳地站立在水面上。

张灵祈的监视使魔飞行于空中,给她带来的信息与眼中看到的完全不同。

监视使魔的情报是:敌方确实被巧克力与香子兰偷袭成功了。

但是

站在她面前的那个又是谁?

既然距离太远,无法看清华维是如何躲避掉巧克力与香子兰的,那么,近身搏斗一次。

钢铁荆棘让开一条道路,张灵祈直线杀向华维。

华维的魔术礼装并未带齐,和身披铠甲增速的张灵祈完全没法比,根本没有留给他任何反应时间,一记老拳结结实实地命中了胸口。

张灵祈听到了华维忍痛吟唱的声音。

两人四目相对。

华维和电影倒带一样,逆转了时间,重新回到了张灵祈拳头命中他之前。

华维脚步微动,躲过了这一击。

但是张灵祈的感官却不是这样,她的感官只有“未命中”这一概念。

“”张灵祈没有任何犹豫,拳击变为肘击,横向扫中华维的颈部。

又是一次四目相对,华维低声吟唱。

再一次,华维逆转了时间,回到了肘击命中他之前。

他侧身躲过了张灵祈的肘击。

“”张灵祈的组合拳不断命中华维,但是每一次都是无效攻击。

他总能回到受伤之前,赋予张灵祈“未命中”这一概念。

监视使魔给张灵祈带来的情报依然是:

您已命中敌方,

您已命中敌方,

您已命中敌方

和复读机似得。

“到底怎么回事?”张灵祈只知道每次“被躲闪”之前,华维都会吟唱一小段咒文,两人必定会四目相对。

在张灵祈犹豫的瞬间,华维抓准契机,多后退了两步,右手在水面上一抹,凭空多出了一只长枪。

通体剔透,和琉璃水晶一般。

两个人都是枪兵。

lancervslancer。

幸运e打幸运e,基本是五五开了,比赛中也经常单杀faker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