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话:九又四分之三站台(2 / 2)

“最讨厌挤火车了!”

张灵祈一个头有两个大,还好不是在不劣颠,那边的末等舱位甚至连车顶和座位都被抽掉了,就是要逼着你消费高级舱位。

迎接他们的接待员看到莫良之后,很明显呆滞住了,并没有让他们上车,而是拿起联络总台的魔术礼装呼叫人员。

一共两队安保人员,分列两旁,生怕莫良他们逃了似得,严阵以待。

“我去,你不是在拍卖场欠一屁股的债,被抓个现行吧!”张灵祈已经做好大出血的准备了,背上这么一个契约人,真是倒了八辈子煤,非酋大概就是被煤给染黑的吧。

四周的乘客忍不住朝这个方向看了一眼,有大新闻发生啊!

莫良默默摸出《死灵之书》,看这个样子一言不合还要开打?

三位英灵与三位使魔纷纷隐藏他们的利刃,准备在战斗触发的第一时间就干掉那两对安保。

无数管理层模样的人员在一位领队的带领下,一路疾跑加闪现到了莫良的近前,身着正式的服装,领结都是刚打的,有点歪。

“当主突然来现场检查,在下不胜荣幸,感激涕零。”

在那个领队的带头下,所有人整齐得朝莫良鞠了一躬。

当主

说的是莫良???

哈桑的匕首都快掏出来了,你就说这个?

莫良有点懵,这前身还留下这么大一笔遗产?

准确的说应该是前身的爷爷留下的遗产,莫良作为唯一的继承者,自然是所有家族产业的当主。平日里前身因为诅咒的事情基本不来现场,他们很久没见过这个年少的当主了,整个拍卖场流传着前身的传说。

“恕我冒昧,这位是当主的”领队人很上道,当主之前都是和华维一块来的,今天却孤身带着一位端丽的女子,那位女子怀着还抱着熟睡的紫发萝莉,两人的关系不言而喻。

多日不见,娃都这么大了?

莫良狂跳的心脏平稳下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这不是你该问的,不要告知华维我来过,有舒服一些的舱位么?”

主管人员打了个响指,莫良他们平移到了另一个轨道,一列华丽的单列出现在他们眼前。

“平日里当主来的少,不过我们每天都有清理,时刻等待您的到来。”

主管再吟唱了一个隔绝外界的魔术,单列平稳地朝拍卖会现场驶去。一个强大的魔术师需要大量的金钱与产业支撑,光是魔术工坊所需的地脉就价值连城。莫良的前身留下的遗产几乎为死灵魔术留下了完整的体系,比如之前缺少材料与**,完全可以交给拍卖行举办方来处理。

使魔桔梗看着莫良与张灵祈,一脸的笑意。

“什么事那么开心?”张灵祈空出一只手揉了揉使魔桔梗顺滑如瓷器的头发。

“我在想,如果欧尼酱身边陪着的是欧内酱的话,我就不会出现昨天那种情绪。动力炉也没有在痛。”

张灵祈羞红了脸不停往外摆手:“熊孩子说什么呢!”

主管淡定的在驾驶舱开火车,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哈桑戳了戳莫良:“这就是伟大的战斗友谊往上升华一下?”

“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