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悠香(3)(1 / 1)

黑骑 夕山洵 2279 字 2018-11-28

迷离的粉色光线笼罩着旅馆的房间,空气中飘荡着情人香的醉人香气,让人仿佛置身于意乱情迷的幻境。当吴奇看到盒中侧卧的少女时,不曾因异性加快的心跳速度开始缓缓加快,能在残的高温或低温环境中相对能控制体温的皮肤逐渐升温。

少女的身体因为被鲜红的缎带绑着,并不能很好的舒展身体,每一次活动都受到了限制,一举一动变得楚楚可怜。她像一个被打包好送给顾客的别出心裁的礼物,缎带外的每一寸雪白香腻的皮肤,都能让男人化身下半身支配思考的野兽。

“王胜他,是什么意思?”吴奇感受着逐渐变得奇怪的身躯,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让缎带少女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

然后这份礼物却不会放过他。随着盒子内的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两只白嫩纤细的手掌以被缚的状态从粉红色的长盒内伸出,扒在盒子的边缘,撑着行动不便的赤身立了起来。吴奇再度看到了缎带少女姣好的桃红脸蛋,缎带少女眨巴眨巴的如激荡的湖水的眼睛中仿佛有一个漩涡,在吴奇眼中,比毁灭巨像的熔岩色双眼更具杀伤力。

吴奇醒神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退到了桃心形的粉色大床边,没有后退余地的瞬间坐倒在了床。缎带少女爬出粉色的长盒后无法站起,一点点地用双手与膝盖移动,向吴奇靠近。

爬动中她的柳枝般的细腰左右扭动,丰满的翘臀如钟摆般摇晃,配合比完全**更令具诱惑的缎带装束,是男人都会血脉贲张!

吴奇也是个男性,绝大部分时刻都保持沉静的吴奇在后退无路的情况下,眼睁睁地看着娇小的少女爬到自己脚下,按着自己的膝盖撑了起来,屈膝站到头的高度和他一样的位置。

两人的脸近到鼻尖之间只有七公分的距离就会碰,吴奇美丽深邃如宝石的双眼对少女娇羞似一汪潭水的眼睛,无形之中有电流碰撞,噼里啪啦地激荡在两人心头。

对于缎带少女来说,她服侍的第一个男人竟然生的如此好看,这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的。

到了这一步,吴奇终究没有做出后退的举动。缎带少女将双手伸到吴奇的胸膛前,轻轻一推就将他的半身推倒到床,然后抬起柳腰,双腿顺势坐到他的小腹位置,大腿内侧柔软细腻的肌肤隔着薄薄的衣服和吴奇结实强壮的腹部轻轻摩擦,宛如一根火苗雀跃的火柴丢进了一堆干燥异常的木头,瞬间就点燃熊熊烈火!

少女温柔指缠至吴奇的领口附近,开始帮吴奇褪去衣服。少女樱桃般剔透的嘴唇微微张开,天鹅似的脖颈俯下,下一秒就要将粉嫩可口的樱桃送入吴奇的唇中。

就在吴奇即将被温柔乡全身裹浸的时候,一股电流竟然从他跳动的剧烈的心房猛然爆开,然后瞬息如游蛇一般流转全身。平息的汗毛立刻竖起,放松的肌肉立刻紧绷,吴奇突然从少女正做着温柔动作的十指中提前感受到了危险,下意识地将头撇向右侧!

结果下一秒的事实真如吴奇的危险感知所料,少女原本温柔似水的手指忽然间变成了坚硬的拳头,在离吴奇的下颚只有三公分的距离骤然发难!这个距离就算是反应再快的人类也避无可避,吴奇在前一瞬偏过头才没有让少女的拳头正中下巴,而是打中了侧颚。

一次侧颚被击中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吴奇清楚地记得那还是他10岁的时候,被丛林里狩猎时被长毛灰猿的一记与鞭子无二的右摆拳重重击中。虽然痛到瞬间窒息,下巴险些脱臼,但总比下巴的正下方受到重击,人直接昏厥要好得多。

少女的拳头并没有经过锻炼,但是出手的一刻十分的狠,仿佛甩出了吃奶的劲。后怕和反击在吴奇的思考系统中是一瞬间的事情,吴奇的腹肌如地震时突然隆起的山峦,发出强劲的冲力猛然将少女的下身顶到了半米高。

他能打出985斤拳力的堪比杀戮机器的双臂此刻电射而出,用力擒住少女的右手,向左边一甩,猛地将她摔到床。

紧接着吴奇一个翻滚,顺势抓住绕在少女背后的红色缎带,大力将她翻了过去,面朝下按压在床。一记骑龙步如彗星坠落于少女的肩胛,猛烈的痛感逼得少女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最终,吴奇强劲臂膀化作坚不可摧的枷锁,扣在了少女的喉咙。这样的姿势,就算是换了王胜那样肌肉强壮的男人,也难以挣脱吴奇的压制,更别说一个柔软的少女。当少女对吴奇使出能致他昏厥的攻击时,吴奇就将少女当作了敌人,对于敌人,无论是男女老少,还是凶悍庞大或娇小可爱的动物,吴奇都一视同仁。

“别杀我!”少女用全身仅有的力气声嘶力竭的叫喊出来,这一喊中夹杂着哭腔,吴奇从侧面看去,看到少女桃花般的眼睛眼角有一抹晶莹的泪水。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吴奇冷漠地道。他体内躁动的荷尔蒙已经被他完全镇压,再也翻不起一丝波澜。对于敌人,他的同情仅限于一**盖的水那么多。

“我,我不是要害你。我只想将你打晕,然后逃走。”少女颤抖地道,吴奇扣在她脖颈的枷锁随时都有可能勒断他脆弱的脖子,让她十分害怕。

一念之间,吴奇就能让这个少女永远闭嘴。但是吴奇最终没有下杀手,而是将扣住少女脖颈的手臂绕了出来,并翻身跳离了大床。

他的双手并不渴求杀戮,更不渴求毫无威胁生物的鲜血。

“既然出卖身体并非你的本意,那今晚就此作罢。”吴奇平平淡淡地道,走了几步坐到了桃心大床对面的粉色软沙发,放松地靠在沙发垫。

今晚他本就是被王胜连蒙带骗地诳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