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纵然长于肮脏的山野(4)(1 / 2)

黑骑 夕山洵 2527 字 2018-11-28

鳄虎龙强而锋锐的爪子重重地犁在地,压碎一片暴露在地表的树木的根,掀起一叠厚厚的飞土。它咆哮着再次射出酸液毒舌,吴奇看准它的提前动作架刀避开,然而一小团酸液跳出舌头,拍打在吴奇肩部,顷刻腐蚀掉了肩膀的兽皮衣。

在一刀一爪都关键至极的时刻,吴奇的肾腺素大量分泌,体温逐渐升,他的动作越发有力,眼神永远盯得极准!

抓准时机!吴奇在敏锐地察觉到鳄虎龙扑杀时因平衡缺失产生的一个微小破绽时,用尽九分的力量,将长刀横着捅入了鳄虎龙已有了多道伤口的脖颈之中。这柄无惧酸液,能斩开坚硬兽皮的长刀,就这样暂时成为了鳄虎龙脖颈组织中的一部分,刀身残留的酸液,反倒腐蚀进脆弱的组织内部。

鳄虎龙遭遇重创,却声嘶不得,它抬起强有力的双臂,却不能打中吴奇的身体,命门并一柄漆黑的长刀所钳制,掐死,生机勃勃的躯体也宛如出现裂痕的**身,泄出大量的生命精气。

猛兽虽伤,其力犹存,接下来就是漫长的体能拉锯战。二十分钟后,在吴奇高超的经验与一点点的幸运下,鳄虎龙在无法再伤害到吴奇的绝望中含恨而死。

再度将长刀从猎物的脖颈中拔出,沐浴飞溅的滚烫兽血,吴奇仿佛再世为人。劫后余生,吴奇握紧了拳头,给封锁了自己内心的关卡之门,一记粉碎性的一击。

若瑢留给他的出山的关卡,终于被他破除了!

事后,在检查鳄虎龙尸体的过程中,吴奇惊奇的发现鳄虎龙的断尾竟然在刚才的二十多分钟内有了明显的生长痕迹。吴奇坚信实力至,却也不会大言不惭地从开头就认为自己百分百能获胜,他明白这其中的运气。鳄虎龙显然已经吞噬了一种异能为“快速恢复”的变异动物,如果再给它一点点时间让这个异能快速壮大,那么自己极大可能将狩猎失败甚至死亡。

不过生死与胜负,从来都不会再来一次。

将鳄虎龙拖回洞穴显然是不现实的,吴奇就地割除了自己想要的材料,装在行囊里带回了洞穴。顺便,还将鳄虎龙的数据记录在兽皮笔记之,作为一个案例参考。

熟悉的洞穴,在这他生活了9年之后,即将离开时,吴奇坚如冷铁的心也不免有一丝波动。

他仿佛看到了坐在刀削石凳,为他烤制兽肉,给他传授知识的若瑢。那女性魅力十足的身影,和像波澜荡漾入心的音容笑貌,让他愿意粉身碎骨,也要伴随而行。

“为什么当初要离开我呢,若瑢姐?”吴奇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随后用手挥散眼前浮现的回忆旧影。

把面积较大的兽皮地毯也收入行囊后,吴奇真正意义随时可以离开这里。若瑢说这些变异动物的毛皮可以下山换钱,不过山下又是怎样的光景?

看起来也许比危机四伏的山野要复杂的多,但只要能找到你,再危险又何妨?况且你说过,我本来就不属于这片山野。

吴奇问己问心,终背行囊出发。

下山的路途很是遥远,吴奇已经做好了远行的准备,不过就在他离开洞穴十米之外后,他敏锐的感知到了周遭一个躁动的生命。

吴奇行云流水地抽刀斩开灌木,将那个偷偷潜伏到他五米之内的小动物的真实面貌暴露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这是一只浑身长着火红色顺滑毛发的红狐狸,看体长像是即将成年的少年。吴奇见到它的真容后便收了长刀,毕竟红狐一家他见的多,对自己也毫无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