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满意(2 / 2)

国潮1980 镶黄旗 15263 字 1个月前

着没诚意。你自己说说,这像话嘛!我们大家谁都没福气坐汽车过来,人人都没吃到,就你们有汽车坐,反倒比大家都晚?这要让你们过关了,那不真让你们把我们大伙儿当傻子一样耍着玩儿了?不行啊,得加倍罚!连你一起,都得罚酒!」

这一下,风向登时骤变。

好些人都觉得米晓冉说的有道理,再加上又吃人嘴短,自然情感上要偏向一些。

有遇事不过脑子的,特容易被煽动,立刻附和起来。

于是乎,眼前不但宁卫民被架在火上烤了,就连张士慧也变得尴尬起来了。

因为且不论他酒量如何,就冲他今天开汽车来的,也不能碰酒啊。

这要是喝了酒,可就是把人命当笑话了,否则车就得仍这儿一宿。

要是不喝呢,他又确实有点理屈词穷,显得没诚意,不够爷们儿。

所以一时间,张士慧是追悔莫及,觉得自己嘴太笨,欠打。

没有别的办法,他也只有赶紧给刘炜敬打眼色,跟媳妇求救,想要刘炜敬为他们出言求情。

却不料就连这一招也没瞒过米晓冉的眼睛,她居然又率先制霸,以玩笑的口吻堵了刘炜敬的嘴。

「炜敬,你别为他们俩男的求情啊,不要站在咱们女同胞的对立面好嘛。我今儿就是想看看他们俩是不是真男人,这两位大经理有没有勇气对自己的错误负责!有没有能力,为自己办差了的事儿承担后果。如果真喝不了,那就承认自己不是男人就完了。咱们也不会逼他们,是不是?众位姐妹。」

真是话里有话,句句诛心啊。

这话说完,还真引起了几声不怕事大的哄笑,不懂分寸的附和。…。。

不但张士慧眉毛一挑,意识到米晓冉是来者不善,像是有意刁难。

就是黄素琴和刘伟杰也都想起宁卫民和米晓冉过去的那些纠缠不清的事儿来了。

不禁怀疑起米晓冉是借题发挥,故意想让宁卫民难堪。

只可惜,明白过来不代表有好的解决办法,尤其是还当着赵汉宇的面。

哪怕是黄素琴不愿看到他们龃龉,有心想做和事老,但也投鼠忌器,有无从下手之感。

怎么开口呢?

别提起过去的陈芝麻烂谷子,又惹出新的麻烦来。

这个米晓冉啊,怎么心眼那么小?

然而就在这种似乎已经完全走进死胡同的局面里,宁卫民也依旧保持着安然和淡定。

虽然他突然发现自己今天好像是自投罗网了,米晓冉对他仍然夙怨难解。

但他毕竟是个交际场上的高手,而且问心无愧。

随后只用了一手,就不动声色地巧妙化解了眼前的难题。

「罚!罚!确实该罚!晓冉这话有道理,不管怎么说,迟到就是不对,更别说我们还坐着汽车来了。无论什么理由都没办法为自己辩解。」

宁卫民先是赞成米晓冉的话,跟着又一转折,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皮包。

「不过啊,张士慧今天开车,确实不能饮酒,我呢,好就没见到大家伙了,也真想跟大家好好聊聊。要是每人都敬一杯酒,我估计喝了就得直接回去睡觉了。这样好不好,我说个变通的法子,今天我本来是给大家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份小礼物的,现在我就拿出来分发给大家,就算我和张士慧将功折罪了好不好?」

宁卫民的这一手可是人人都没有料到。

他这么一说,张士慧立马就眼睛亮了。

他也想起这茬来了跟着就激动起来了,紧着附和。

「对对,我们还给大家带礼物了呢。这总行了吧?」

听说还

有礼物可拿,这帮女人那还有不高兴的。

别说占小便宜的天性使然,就从感情上论。

宁卫民能这么大方,还想着她们,就足够打动人心的了。

于是现场气氛缓和,风向再变,果然有不少人立场松动,又开始向着宁卫民了。

「喂喂,我说,姐妹们,姐妹们,大家稍安勿躁啊,先不要心急嘛。依我看啊,咱们还是得先看看送的什么礼物再决定是否能将功折罪。送礼也是讲究诚意的。大家总得看看是什么礼物,满意不满意,在决定是否该饶了他们俩啊?」

米晓冉当然不愿意看到宁卫民掌握主动权,赢得人心,于是她忍不住站了起来,不惜用最后的努力来阻拦大家的决定。

她看到宁卫民的皮包不大,吃准了不是什么拿得出手的礼物,甚至喊出了不惜挑动阶级仇恨的话。

「我说姐妹们,咱们有点骨气行吗?像他们这样在外企工作的大经理,早已经是人上人了,总不能随便送点不值钱的小玩意,就顺利收买我们呀。那我们也太不值钱了呀?」…。。

只可惜她番话虽然看准了人心,分析得无误,的确起了一定的压抑效果。

但她怼上的可是宁卫民啊,那是老天爷的私生子。

她的小花招,或许对一般的人有效,可对于能够完全掌握时代脉搏的超人,就不够看了。

宁卫民都懒得跟她争辩,只是笑眯眯的打开皮包,拿出一摞摞的小盒子。

他面对在场的每一个同事,嘴里客气地说着,「确实是份小礼物,有点拿不出手。不过我认为大家一定会喜欢的……」

然后张士慧和刘炜敬帮忙发给在座的每一个人。

果不其然,打第一个人用手接过这份礼物开始,不受控制的,惊喜呼喊就开始此起彼伏,在包间里蔓延。

实际上连一桌人都没发完全呢,整个包间的三桌人秩序就乱了。

大家情绪都高昂激动,恨不得把宁卫民、张士慧和刘炜敬给围起来。

连以稳重而著称的主管黄素琴也不例外。

「斐翔!斐翔!还是原版的!」

「真的假的?天啊,是真的!真的是斐翔!真的是原版!」

「哇,太好了!你怎么搞到的?喜欢,当然喜欢!」

「啊,真是太幸福了!这怎么可能?我不是做梦吧?」

「卫民,你也太厉害了!这怎么能算小礼物呢?我听说一盘都炒到十块钱了呢!想买都买不到。」

「就是,就冲你的这份礼物!我太崇拜你了!你的酒我替你喝都行!」

是的,宁卫民送出的不是别的,正是那些原本积压在他手里的磁带。

原本由太平洋唱片发行的那张音乐专辑——《跨越四海的歌声》。

自打斐翔在春晚出了名,他的这张早已经被判定失败的内地首专就咸鱼翻身了。

宁卫民手里现存的货加上赵长青手里的货,面向全国一铺开,根本就不够卖的。

别看至今斐翔才火了一个星期,可京城的各大音像店已经把不多的十几万盘现货都卖光了。

这让宁卫民都后悔,自己脑子少根弦儿,明明知道有这景儿,却忘了给斐翔做挂历了。

否则上千万都卖得出去。

而现如今要说整个京城里谁还有斐翔的磁带,那除了宁卫民还真没别人了。

他留了五百盘不是为卖的,就是为了春节四处走动,当礼物送出去拉人情的。

瞧瞧,什么叫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这不,米晓冉的蓄意刁难,算是正撞他手里了!

谁让他手里有斐翔这张

宝牌呢,一切女人的欢心,都可轻易获得。

ps:好像又阳了,已经病两天了。就问你们满意不满意?

大家各自多保重。

提前预告,只要维持目前感觉,不严重,我就还能更。

pt39314230。。

...

(看完记得收藏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免费阅读.

epzww.com3366xs.com80wx.comxsxs.cc/p

yjxs.cc3jwx.com8pzw.comxiaohongshu.cc/p

kanshuba.cchmxsw.com7cct.combiquhe.co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