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满意(1 / 2)

国潮1980 镶黄旗 15263 字 19天前

「大家好啊,你们看看,谁来了?」

随着一声喊叫,张士慧率先推开了包间大门。

红光满面的他,在让开身形后,先是刘炜敬跟着走了进来,最后出场亮相的就是和大家已经数年没有联系的宁卫民。

「宁卫民!」

几个认出他的老同事们,不约而同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而且紧跟着,好多人全都不约而同站了起来,就连黄素琴也在其中。

从这种下意识的反应里就可以看出来,这些原先的老同事,对于宁卫民的看重。

确实,虽然宁卫民在重文门旅馆干了还不到一年。

而且当初还是因为违纪,颇有点灰头土脸地辞职离开的。

但问题是,这些年过去了,这些同事们,可是谁都没有把他忘记。

甚至大家始终在着和他相关的消息,无不在心里把他视为可以拿出来对别人吹嘘的传奇人物。

不同于远走美国的米晓冉,今天这间屋子里的其他人,基本上都知道,宁卫民在离开原单位改换门庭进入外企后,他就越混越壮。

众所周知,那皮尔卡顿公司可是有「第一外企」之称,这几年事业更是蒸蒸日上。

宁卫民还总是插手与皮尔卡顿公司相关的文化事务和项目。

实际上,无论是什么新春游园会,雕塑艺术展,锦绣东方模特大赛,还是《西游记》展览,以及阿兰德龙和凯瑟琳德芙娜访华……

大家总能在报纸上看到宁卫民的名字。

另外也要知道,张士慧的老婆刘炜敬可还留在重文门旅馆上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班呢。

大家仅仅通过刘炜敬身上的变化就能知道张士慧跟着宁卫民捞了多少实惠。

别的不说,就那些刘炜敬身上穿的,脸上抹的,哪一样不是价值不菲的进口玩意?

用的一个口红也许就顶大家半个月的工资,而且没外汇券还买不到。

这年头任何一个女人都想要的金首饰,刘炜敬早就不稀罕了。

尤其她有了身孕的时候,张士慧居然开着汽车,天天车接车送,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而且就算是嫉妒也没法说他们的坏话。

因为坐在这里的每个人也都从中沾了不少光呢。

张士慧自打开了烟酒店,卖给这些老同事烟酒就是全市最低价。

他是不在乎,可大家伙每个月都能通过他剩下个好几块钱。

既然谁都离不开这两口子的帮衬,得了人家的好处。

哪怕看着再眼红,也不好背后嚼舌头不是?

没有吃饱了骂厨子的道理。

更别说皮尔卡顿的总部和马克西姆餐厅,目前还就在重文门旅馆的对面的重文门饭店。

平日里也备不住大家什么时候,就能看到宁卫民在重文门饭店和马克西姆餐厅出入的情景。

其实什么都不用去详细了解宁卫民在外企是什么待遇。…。。

只要对比一下,人家意气风发坐汽车,穿西装,吃西餐,喝咖啡,天天宴客的日子。

再看看自己每天枯坐前厅,去食堂打饭,就是等公共汽车,或骑着自行车上下班的生活内容。

就已经足够让这些人自身产生自渐形秽之感了。

所以说句大实话,尽管这些人提前就收到了米晓冉的邀请,大家都知道这是一次全体老同事的聚会。

但碍于米晓冉和宁卫民的「特殊关系」,还真不好打听一句,请没请宁卫民来。

实际上差不多大部分人都没报这个希望。

许多人都认为宁卫民如今已经不是

大伙儿能攀附得起的贵人了。

人走茶凉世态炎凉,贵人多忘事这是很普遍的现象。

弄不好连张士慧和刘炜敬都不会来。

毕竟他们如今也不在重文门旅馆上班了嘛。

要是不想来,推诿最近事情多来不了,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然而谁都没料到,今天不但张士慧和刘炜敬来了,就是宁卫民也来了。

虽然他们肯定是迟到了,但毕竟距离点完菜也就刚过十几分钟,凉菜还没上齐全呢,只要人能来,大家一样喜出望外。

特别是他们晚来的几人身上毫无居高临下的傲慢,别说张士慧和刘炜敬都是笑吟吟的,跟每个人都打着招呼。

该叫姐叫姐,该玩笑就玩笑,如同过去大家在一起上班的时候一样。

已经成了大家眼里「大熊猫」的宁卫民,更是一派谦和的姿态,进门连连作揖,为他们的迟到而道歉。

「对不住,对不住啊!今天路不太好走,京城居然也开始堵车了。累得大家等我们,真是不好意思。」

这样不见外又亲和的态度一下博得了大家的好感。

于是也有人开起了玩笑。「光嘴上致歉不行,得敬酒道歉。」

「我敬酒我敬酒。」

宁卫民也是毫无架子,为了顺应民意,自己就去找酒杯。

结果没想到,他才刚端起这杯酒,这时候又有人说了,「敬一杯不行啊,得每个人敬一杯。」

要知道,今儿米晓冉在花竹餐厅订了三桌。

宁卫民真要是每人都敬一杯,那估计直接都到位了。

为此,他也不免告饶。

「别呀,我每桌儿敬一杯行不行?」

「不行!不行!」大伙儿哈哈大笑,故意架着他。

其实到这个时候,包间里的整体氛围还是很欢乐的。

张士慧也恰到好处地开始替宁卫民打圆场。

他出面与大家解释,说今天不怪宁卫民,其实是自己出门没掌握好时间,更没料到花竹餐厅这儿这么不好找停车位,他们是把车停到胡同里,又溜达过来的。

如此一来,要是不出意外的话,只要率先有人表示谅解,比如黄素琴这个领导。

其他人再跟着一附和,大家共同举杯,这事点到为止,哈哈一笑就过去了。…。。

谁都不会尴尬,气氛只会更融洽。

聚会嘛,不就是图个乐嘛。

可问题是这顿饭可是米晓冉做东请客。

原本她就跟个怨妇似的,记恨着宁卫民呢,巴不得他和张士慧今天都别出现呢。

偏偏他们几个推门进入的时机又这么寸。

正好打断了米晓冉已经到了舌头尖的话。

硬生生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耽误了米晓冉要说出口的正经事。

那米晓冉心里还能痛快?

即使知道自己没宁卫民混得好,没法在「正面较量」中占优。

那她也想找茬挤兑挤兑这小子,不能让他太得意了。

头两天2号院的邻居们一起聚会,是宁卫民做东,长辈们又多,席间她自然不好放肆。

但今天就不一样了,坐在一起都是原先的老同事们,女人占据绝对优势。

宁卫民和张士慧作为男人,本来就是弱势群体。

何况又是她来请客的主场,她怕什么?

这不,眼下这件事,明显就很适合抓住不放,做做文章。

「张士慧,你这话就不对了。你们迟到了,说什么理由都行,但就你刚才说的这些理由不行。完全不成立啊,透